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八百五十八章 九宫八卦阵!
    “独孤将军身中剧毒,但好在太原城内有一名医,医术极为高明,独孤将军体内的毒素这才得以清除,并转危为安!”

    龙山之上,李泰面色凝重,对墨垂沉声道。

    “……身中剧毒!居然这么严重?看来那些刺客是有备而来,而且想置独孤将军于死地啊!眼下这太原城,看起来并不安全,咱们必须得更加小心才是!”

    闻言,墨垂神色一凛,独孤信对于这支队伍的重要性,墨垂自然比谁都要明白,毫不夸张地说,独孤信就是他们这支队伍的守护神,独孤信若是遇害了,那他们这些人这趟北上之行能平安回去的可能性非常小!

    如今他们这才刚到太原城,独孤信就被刺杀了,而且对方直接就是下死手、欲置独孤信于死地!这很难让人相信刺客的下一步行动不是冲着他们这些人来的,所以墨垂的心中,此时升起了浓浓的警惕!

    李泰明白墨垂话语中暗含的意思,他点了点头,道:“如今的太原城的确是波澜诡谲、暗含杀机,但墨垂先生您也不必太过于担心,刺史府那边已经掌握了关于刺客的一些线索,刚刚并州大营的一万大军也已经入城,正联合州府衙役、王家护卫一同在城中搜捕刺客!

    如此天罗地网,即便是捉不住刺客,相信他们也不敢再出来造次了!咱们只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将电报中继站给建好,然后便能离开太原城,前往云州了!”

    闻听此言,墨垂心中稍安,他轻吁一口气,道:“如此一来,太原城近几日定然戒备森严,大家的安全也有了一定的保证,待咱们建好这座电报中继站,独孤将军的伤势想必也能好的差不多了,那个时候,我便能稍稍放心了!”

    李泰点了点头,然后道:“虽然太原城现在戒备森严,但大家还是得小心些,按照我们先前定的规矩,任何人不得单独行动!”

    墨垂点头应道:“合该如此!我会再跟学生们叮嘱几遍的!”

    “有劳墨垂先生费心了!”

    ………………………………………………

    “云山四周,树林茂密、顽石繁多,若以道家一元、两仪、三才、四象、五行、六合、七星、八卦、九宫、十方之变,结合墨家机关术,在云山周围建造一座大型迷宫阵法,的确能够困住那些擅自闯入的人!”

    云山脚下,一个样貌清秀、身着青色道袍,约莫只有十来岁的小道童,用手指轻轻点了点额头,然后一脸认真地说道。

    只是他说出来的这些话,一点也不像他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所能说出来的。

    没错,这小道童正是龙虎山天师道当代掌门之孙——张恒。

    上午,龙虎山一行人在云山别院安顿好后,然后便跟随玄清、墨槐,一同来到了云山山下勘测地形。他们此次下山的主要任务是下山历练,准确地说是到大唐联合医馆历练,不过此时书院正在修建护山大阵,而且墨槐都向玄清开口求助了,那玄清岂有不帮之理?

    所以协助书院修建护山大阵,成为了玄清、张恒等人离开师门后的第一件任务!

    “呵呵!小友眼力不错!老夫先前受李淳风道长指点,他当时也是这么建议的。只不过老夫和李淳风道长都不精通布设阵法,所以这件事情只好麻烦天师道的诸位道友了!”

    闻言,墨槐不由略微惊异地看了小道童一眼,大概是没有想到天师道一个小道士在阵法方面便能有如此深厚的造诣,想到此处,他不由对书院护山大阵的建设更加有信心了!

    …………………………………“独孤将军身中剧毒,但好在太原城内有一名医,医术极为高明,独孤将军体内的毒素这才得以清除,并转危为安!”

    龙山之上,李泰面色凝重,对墨垂沉声道。

    “……身中剧毒!居然这么严重?看来那些刺客是有备而来,而且想置独孤将军于死地啊!眼下这太原城,看起来并不安全,咱们必须得更加小心才是!”

    闻言,墨垂神色一凛,独孤信对于这支队伍的重要性,墨垂自然比谁都要明白,毫不夸张地说,独孤信就是他们这支队伍的守护神,独孤信若是遇害了,那他们这些人这趟北上之行能平安回去的可能性非常小!

    如今他们这才刚到太原城,独孤信就被刺杀了,而且对方直接就是下死手、欲置独孤信于死地!这很难让人相信刺客的下一步行动不是冲着他们这些人来的,所以墨垂的心中,此时升起了浓浓的警惕!

    李泰明白墨垂话语中暗含的意思,他点了点头,道:“如今的太原城的确是波澜诡谲、暗含杀机,但墨垂先生您也不必太过于担心,刺史府那边已经掌握了关于刺客的一些线索,刚刚并州大营的一万大军也已经入城,正联合州府衙役、王家护卫一同在城中搜捕刺客!

    如此天罗地网,即便是捉不住刺客,相信他们也不敢再出来造次了!咱们只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将电报中继站给建好,然后便能离开太原城,前往云州了!”

    闻听此言,墨垂心中稍安,他轻吁一口气,道:“如此一来,太原城近几日定然戒备森严,大家的安全也有了一定的保证,待咱们建好这座电报中继站,独孤将军的伤势想必也能好的差不多了,那个时候,我便能稍稍放心了!”

    李泰点了点头,然后道:“虽然太原城现在戒备森严,但大家还是得小心些,按照我们先前定的规矩,任何人不得单独行动!”

    墨垂点头应道:“合该如此!我会再跟学生们叮嘱几遍的!”

    “有劳墨垂先生费心了!”

    ………………………………………………

    “云山四周,树林茂密、顽石繁多,若以道家一元、两仪、三才、四象、五行、六合、七星、八卦、九宫、十方之变,结合墨家机关术,在云山周围建造一座大型迷宫阵法,的确能够困住那些擅自闯入的人!”

    云山脚下,一个样貌清秀、身着青色道袍,约莫只有十来岁的小道童,用手指轻轻点了点额头,然后一脸认真地说道。

    只是他说出来的这些话,一点也不像他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所能说出来的。

    没错,这小道童正是龙虎山天师道当代掌门之孙——张恒。

    上午,龙虎山一行人在云山别院安顿好后,然后便跟随玄清、墨槐,一同来到了云山山下勘测地形。他们此次下山的主要任务是下山历练,准确地说是到大唐联合医馆历练,不过此时书院正在修建护山大阵,而且墨槐都向玄清开口求助了,那玄清岂有不帮之理?

    所以协助书院修建护山大阵,成为了玄清、张恒等人离开师门后的第一件任务!

    “呵呵!小友眼力不错!老夫先前受李淳风道长指点,他当时也是这么建议的。只不过老夫和李淳风道长都不精通布设阵法,所以这件事情只好麻烦天师道的诸位道友了!”

    闻言,墨槐不由略微惊异地看了小道童一眼,大概是没有想到天师道一个小道士在阵法方面便能有如此深厚的造诣,想到此处,他不由对书院护山大阵的建设更加有信心了!

    …………………………………

    “独孤将军身中剧毒,但好在太原城内有一名医,医术极为高明,独孤将军体内的毒素这才得以清除,并转危为安!”

    龙山之上,李泰面色凝重,对墨垂沉声道。

    “……身中剧毒!居然这么严重?看来那些刺客是有备而来,而且想置独孤将军于死地啊!眼下这太原城,看起来并不安全,咱们必须得更加小心才是!”

    闻言,墨垂神色一凛,独孤信对于这支队伍的重要性,墨垂自然比谁都要明白,毫不夸张地说,独孤信就是他们这支队伍的守护神,独孤信若是遇害了,那他们这些人这趟北上之行能平安回去的可能性非常小!

    如今他们这才刚到太原城,独孤信就被刺杀了,而且对方直接就是下死手、欲置独孤信于死地!这很难让人相信刺客的下一步行动不是冲着他们这些人来的,所以墨垂的心中,此时升起了浓浓的警惕!

    李泰明白墨垂话语中暗含的意思,他点了点头,道:“如今的太原城的确是波澜诡谲、暗含杀机,但墨垂先生您也不必太过于担心,刺史府那边已经掌握了关于刺客的一些线索,刚刚并州大营的一万大军也已经入城,正联合州府衙役、王家护卫一同在城中搜捕刺客!

    如此天罗地网,即便是捉不住刺客,相信他们也不敢再出来造次了!咱们只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将电报中继站给建好,然后便能离开太原城,前往云州了!”

    闻听此言,墨垂心中稍安,他轻吁一口气,道:“如此一来,太原城近几日定然戒备森严,大家的安全也有了一定的保证,待咱们建好这座电报中继站,独孤将军的伤势想必也能好的差不多了,那个时候,我便能稍稍放心了!”

    李泰点了点头,然后道:“虽然太原城现在戒备森严,但大家还是得小心些,按照我们先前定的规矩,任何人不得单独行动!”

    墨垂点头应道:“合该如此!我会再跟学生们叮嘱几遍的!”

    “有劳墨垂先生费心了!”

    ………………………………………………

    “云山四周,树林茂密、顽石繁多,若以道家一元、两仪、三才、四象、五行、六合、七星、八卦、九宫、十方之变,结合墨家机关术,在云山周围建造一座大型迷宫阵法,的确能够困住那些擅自闯入的人!”

    云山脚下,一个样貌清秀、身着青色道袍,约莫只有十来岁的小道童,用手指轻轻点了点额头,然后一脸认真地说道。

    只是他说出来的这些话,一点也不像他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所能说出来的。

    没错,这小道童正是龙虎山天师道当代掌门之孙——张恒。

    上午,龙虎山一行人在云山别院安顿好后,然后便跟随玄清、墨槐,一同来到了云山山下勘测地形。他们此次下山的主要任务是下山历练,准确地说是到大唐联合医馆历练,不过此时书院正在修建护山大阵,而且墨槐都向玄清开口求助了,那玄清岂有不帮之理?

    所以协助书院修建护山大阵,成为了玄清、张恒等人离开师门后的第一件任务!

    “呵呵!小友眼力不错!老夫先前受李淳风道长指点,他当时也是这么建议的。只不过老夫和李淳风道长都不精通布设阵法,所以这件事情只好麻烦天师道的诸位道友了!”

    闻言,墨槐不由略微惊异地看了小道童一眼,大概是没有想到天师道一个小道士在阵法方面便能有如此深厚的造诣,想到此处,他不由对书院护山大阵的建设更加有信心了!

    …………………………………

    “独孤将军身中剧毒,但好在太原城内有一名医,医术极为高明,独孤将军体内的毒素这才得以清除,并转危为安!”

    龙山之上,李泰面色凝重,对墨垂沉声道。

    “……身中剧毒!居然这么严重?看来那些刺客是有备而来,而且想置独孤将军于死地啊!眼下这太原城,看起来并不安全,咱们必须得更加小心才是!”

    闻言,墨垂神色一凛,独孤信对于这支队伍的重要性,墨垂自然比谁都要明白,毫不夸张地说,独孤信就是他们这支队伍的守护神,独孤信若是遇害了,那他们这些人这趟北上之行能平安回去的可能性非常小!

    如今他们这才刚到太原城,独孤信就被刺杀了,而且对方直接就是下死手、欲置独孤信于死地!这很难让人相信刺客的下一步行动不是冲着他们这些人来的,所以墨垂的心中,此时升起了浓浓的警惕!

    李泰明白墨垂话语中暗含的意思,他点了点头,道:“如今的太原城的确是波澜诡谲、暗含杀机,但墨垂先生您也不必太过于担心,刺史府那边已经掌握了关于刺客的一些线索,刚刚并州大营的一万大军也已经入城,正联合州府衙役、王家护卫一同在城中搜捕刺客!

    如此天罗地网,即便是捉不住刺客,相信他们也不敢再出来造次了!咱们只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将电报中继站给建好,然后便能离开太原城,前往云州了!”

    闻听此言,墨垂心中稍安,他轻吁一口气,道:“如此一来,太原城近几日定然戒备森严,大家的安全也有了一定的保证,待咱们建好这座电报中继站,独孤将军的伤势想必也能好的差不多了,那个时候,我便能稍稍放心了!”

    李泰点了点头,然后道:“虽然太原城现在戒备森严,但大家还是得小心些,按照我们先前定的规矩,任何人不得单独行动!”

    墨垂点头应道:“合该如此!我会再跟学生们叮嘱几遍的!”

    “有劳墨垂先生费心了!”

    ………………………………………………

    “云山四周,树林茂密、顽石繁多,若以道家一元、两仪、三才、四象、五行、六合、七星、八卦、九宫、十方之变,结合墨家机关术,在云山周围建造一座大型迷宫阵法,的确能够困住那些擅自闯入的人!”

    云山脚下,一个样貌清秀、身着青色道袍,约莫只有十来岁的小道童,用手指轻轻点了点额头,然后一脸认真地说道。

    只是他说出来的这些话,一点也不像他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所能说出来的。

    没错,这小道童正是龙虎山天师道当代掌门之孙——张恒。

    上午,龙虎山一行人在云山别院安顿好后,然后便跟随玄清、墨槐,一同来到了云山山下勘测地形。他们此次下山的主要任务是下山历练,准确地说是到大唐联合医馆历练,不过此时书院正在修建护山大阵,而且墨槐都向玄清开口求助了,那玄清岂有不帮之理?

    所以协助书院修建护山大阵,成为了玄清、张恒等人离开师门后的第一件任务!

    “呵呵!小友眼力不错!老夫先前受李淳风道长指点,他当时也是这么建议的。只不过老夫和李淳风道长都不精通布设阵法,所以这件事情只好麻烦天师道的诸位道友了!”

    闻言,墨槐不由略微惊异地看了小道童一眼,大概是没有想到天师道一个小道士在阵法方面便能有如此深厚的造诣,想到此处,他不由对书院护山大阵的建设更加有信心了!

    …………………………………p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