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岩忍者日志 > 第四十六章 意外之敌(一)
    不详的黑色火焰突然从机甲傀儡上燃起,上原视线中都是跳动着舔舐着机甲观察窗的黑色火苗。

    忍者世界中颜色是黑色的火焰,只有一个,那就是鼬万花筒写轮眼施展的天照之术。

    被天照烧上,这副机甲废了,上原下了机甲的自毁按钮,噼里啪啦的一阵爆鸣,完整的铠甲部件瞬间四散飙射,机甲完成了最后一次攻击任务。

    被黑炎灼烧的机甲很快就成了一堆融化的钢铁和灰烬,与跌落的机甲碎块接触的地面也燃烧了起来,黑焰连成一片,遍地黑色火焰与越蹿越高的火舌。

    号称只要开始燃烧就无法再熄灭的天照,在鼬的查克拉耗尽之前,几乎就没有办法扑灭。

    汹汹燃起的黑炎沸腾了空气,隔着迫近的黑炎向外看,四周的环境都有些不真实的扭曲感。

    前边是天道佩恩,后方是鼬,这两个家伙加起来,能打死超过一掌之数的影。上原感到棘手。

    上原扯下了让他感到闷热的忍者马甲,眼神扫过鼬,战意升腾。

    “你们——”

    “一起上吧。”

    “忍法——通灵之术!!”

    “地爆天星!!”

    上原脚下,大块大块的土层分崩离析,天空和地像是瞬间颠倒了,上原再也感觉不到来来自大地的重力,反而来自头顶处的重力让上原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向上飘去。

    半个岩隐村的的地皮都被掀了一层,大块大块的比屋子还大的土块浮空飞起,从四面八方向高空上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小黑点汇聚。

    像是宇宙间能吞噬一切的黑洞,那个吸引着土块的黑点附近,连光都模糊了。

    处于攻击正中心的上原,很快就被土块像一层跌一层镶嵌积木一样挤压在中心。

    土块一层层从地上剥离,岩隐村那些倒塌的断壁残垣也同土块一起浮空拔起,不停的加速撞向地爆天星之术的正中心。

    不规则的土块在咯吱咯吱的挤压着,并被后续的土块继续碰撞挤压着,无数土块夹杂着钢筋水泥残块一起形成了圆形的巨大圆球。

    巨大已不足以形容圆球的体积,地爆天星所形成的巨球离地很高,球体遮蔽了阳光所形成的巨大阴影笼罩了半个岩隐村,处于其下的鼬就感觉到光线暗了好多。

    一颗足以把山体砸塌的巨球悬在头顶,鼬极度没有安全感。

    “封印成功了吗?”鼬看了一眼岩隐村正中出现的碗形巨坑,问着身旁的天道佩恩。

    佩恩仰着脑袋,面无表情,远程操控着佩恩的长门却绝不轻松。藏身的大树中,长门在剧烈的喘息着,他鼻孔在淌血,已经没有多余力气完全睁开的眼睛中满是可怖的血丝,过度的消耗,三个长门的身体再度恶化。

    地爆天星所形成的大土球的正中心,四周一片黑暗,土块挤压的咯吱咯吱的声音终于消失了。

    “猴子,谢谢了。”黑暗中,响起了上原的声音。

    “快点啊小鬼,这种程度的压力,骨头都差点断掉了!”化身为金箍棒的猿魔催促着。

    与三代火影猿飞日斩同出一族的猿洪同样有着金刚不坏的躯体,变成金箍棒的猿洪以金刚囚笼之术,用金箍棒坚固的棒身编织成了小小的正方体笼子,在最关键的时刻保护住了上原免去了他被挤压成肉泥的下场。

    地爆天星之术用大量土块禁锢敌人,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强到能造月亮的术,也算得上是土遁术。

    上原的身份,土影,土遁术再拿手不过,所以……

    “土遁——土流割之术!!”

    静滞在空中不动的巨型土球突然就有了异动,一道极其细小的裂缝从土球上出现,裂缝从一点开始蔓延,然后规整的划了一圈之后,极其符合几何切割的裂缝恰巧出现在土球中间。

    紧接着,第二道第三道……

    越来越多的细小裂缝出现,那些狭小的裂缝在地面上的佩恩和看来,微小的完全察觉不到。

    裂缝越来越多,产生裂缝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随着裂纹越来越多,土球坚实一体的结构被破坏殆尽,响起了不堪重负的咔嚓声。

    细碎尘土正簌簌掉落下来,巨大土球瞬间分崩离析。

    “瞬身之术!”

    地爆天星之下,两道迅疾的身影飞速离开。

    轰鸣声中,大大小小的土块如同雨点一般噼里啪啦的落下,岩隐村下了一场土雨,哗啦啦拍下来的雨点就是密集的土块,土块落在地上激起的烟尘让整个村子都变得尘埃滚滚。

    烟尘之中,手持着金箍棒的上原踩着一块掉落的土方从天而降,他的背后,是满天飞舞的土色的烟尘。

    这时,风的颜色与遍地高山与黄土的土之国起大风时是一样的颜色。

    “上原前辈果然很难对付,可以尽力施为了。”鼬双手结着印,万花筒写轮眼凝视的瞳力几乎化为实质,鼬体内的查克拉在体外涌动。

    鼬的身体缓缓浮空,以他身体为中心,一个穿着的古老铠甲的巨人正在缓缓凝实,而鼬处于完全由查克拉组成的巨人心脏的位置。

    写轮眼的究极瞳术之一,须佐能乎。

    相比须佐不输于尾兽的巨大体型,上原比蚂蚁大不了多少。

    手中的金箍棒随手舞出了漂亮的棍花,“要上了。让我来试试须佐的强度如何。”

    上原倒擎着金箍棒开始加速,越跑越快几乎出现残影。

    “超重岩之术!!”

    携万钧之力,上原凌空而起金箍棒高举至头顶,伸长百倍的棒子对着须佐凌空砸下,黑幽幽的棒子砸下时与空气产生了摩擦时的呜呜声。

    轰!

    这威力十足的一击,却砸空了,本就烟尘滚滚的岩隐村以金箍棒砸下的大坑为中心,腾起了更多的尘埃。

    (嗯?躲掉了?)看着向后跳去的躲避攻击的须佐,上原眉头直皱。

    须佐那么一个大家伙,防御力变态攻击力也变态倒也罢了,还灵活的不可思议。

    上原有理由相信,须佐的灵活性绝对不会差于施术者本身。如果鼬想跳肚皮舞的话,须佐完全可以同步复制鼬的每一个动作,而且百分之百无延迟。

    原著中须佐的有限几次出场,都着重刻画了须佐防御力如何如何强大,这个上原造成了一些误解,须佐之所以像个扛伤害的肉盾,大概是因为其防御力过于变态,几乎可以完美防御大多数忍术,而要破坏掉须佐对方需要消耗更多查克拉来释放破坏力足够的究极忍术,对须佐来说,就算须佐被破坏掉也让敌人消耗了数倍于几的查克拉,良性收益也就足够了。所以须佐的用法,最合适的还是肉盾战术。

    当鼬的须佐开始打起体术时,上原的惊讶已无法言表。

    上原给鼬的压力太大了,大到鼬宁可大费周折的操纵须佐闪转跳跃,也不肯挨上原金箍棒一下。

    没见过这么怂的须佐。p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