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英雄联盟入侵异世界 > 第五百九十九章 石化凝视
    【海克斯科技制式枪械】和【海克斯科技炮台(第一型)】的出现,彻彻底底革新了瓦洛兰领境内的社会阶级,打破固有的超凡界限。

    尤其是在深渊入侵事件里,进行尝试性的使用,很好的解决了深渊入侵所带来的混乱局面。

    领地内的诸多新贵族非常清楚,海克斯科技背后代表的深远意义,绝对会给当下的生活带来巨大变化。

    而毗邻瓦洛兰领的坦贝法沙大公国和法迪尔哈王国同样不缺乏卓越远谋之辈,他们虽然无法确定海克斯科技是否是曾经消失在历史长河里魔导帝国所拥有的魔导科技,但内心却无比渴望掌握海克斯科技。

    因此在暗地里,他们频繁接触旧贵族和新贵族们,想要谋夺一些海克斯制式武器,用于分解和研究。

    面对巨大的利益诱惑和许诺的深厚条件,不少崛起的新贵族失去平常心态,陷入到阴谋漩涡。

    哪怕是瓦洛兰领给他们带来现在的一切,他们依旧选择铤而走险,直至不可自拔。

    “如果我说了,可以放过我吗?”索菲·罗德尼低垂眼睑,不敢去看面前的卡西奥佩娅,语气显得有些低沉。

    既然事情败露,他已不再会对自己的未来抱有希望,只想好好的存活下去。

    “背叛者,没有选择的权力。”

    卡西奥佩娅俯视懦弱的目标,翠绿的眼眸内满是讥讽之色。

    “背叛?我只不过是想要活得更好一点。”索菲·罗德尼仰头望着身前的蛇形怪物,察觉到那隐藏的凶光,自知逃不过死亡的命运:“哈,既然我没有选择的权力,那么为什么要告诉你背后的诸事?”

    “你说对吧,恶心的怪物?”

    “怪物!”卡西奥佩娅低声诉说到:“唔......这不是对我最糟糕的称呼。”似乎洞察到索菲·罗德尼的潜藏意思,她轻轻松开刚想要缠紧的尾巴。

    “做的不错,你成功激起我的怒火。”

    “我改变决定了,唔....放心,我不会就这么干掉你。”

    卡西奥佩娅吐出分叉的蛇信,品尝目标内心的恐惧,显露出挂着粘液的蜡黄毒牙。

    “我会把你变成我的作品,一件栩栩如生的石像作品!”

    【石化凝视】!

    【石化凝视:卡西奥佩娅对面前的所有敌人造成恐怖的魔法伤害,且面对她的敌人会陷入石化状态。】

    炙热翠绿的光芒从卡西奥佩娅的双眸内喷薄而出,灌入到索菲·罗德尼的眼睛中,那恐惧的目光被冰冷地禁锢在凝视之中。

    时间仿佛停止不动,索菲·罗德尼死亡前的恐慌被完整地刻画出来,沸腾的生命能量破灭,强壮的身躯从内到外被彻底石化。

    其目光渐渐僵滞、暗淡、凝固,最后一声惊恐的惨叫戛然而止,翠绿的诅咒已经将他的血肉变成坚硬的石头。

    卡西奥佩娅伸出双手,轻柔地抚摸着它的坚硬脸庞,曾经的皮肤已经变得粗糙龟裂,犹如干涸的河床。

    “感受到了吗?”

    “恐惧、死亡、惊恐,多么完美的作品!”

    嘭!第一读书网

    陡然间,石化坚固的木门粉碎,一名名身披银灰色甲胄的士兵包围住卧房,见到卡西奥佩娅和其身侧的石像后,下意识地抽出腰间利刃,严阵以待。

    休利特走到阵列前方,看到索菲·罗德尼所化的石像,神色霍然凝重,体内的火焰生命能量激荡不止,隐隐有赤色光环在脚下浮现。

    “阁下是什么人?”

    随着贝希力克王国再度掀起战争狂潮,利蒙坦卢自夜幕降临,开始执行戒严,不断有城卫军巡逻在街道路口和贵族区域,防止有混乱发生。

    而在卡西奥佩娅掀起杀戮时,恰好有一列城卫军经过罗德尼家族府邸,看到门口破碎的石像和陷入寂静的府邸,意识到事情不简单,当即把情况通知给指挥官休利特,造成眼下的局面。

    “很熟悉的话语,我刚刚才听闻过。”卡西奥佩娅环望四周呈包围阵型的士兵,翠绿的眼眸给他们带来极大的压迫感。

    轻笑一声,她没有去难为这些弱小者,从腰间抽出一张赤红色的羊皮卷丢给休利特。

    火焰生命能量升腾而起,休利特小心翼翼地伸手接住羊皮纸,信手打开。

    那是一张写满索菲·罗德尼罪状的缉查令,末尾处是赤红色的双刃斧印记。

    象征诺克萨斯军团!

    看完缉查令上的罪状,休利特瞳孔紧缩,双手轻微颤动一下。

    罗德尼家族是达勒家族最坚定的追随者,现在却胆敢走私海克斯科技制式枪械,贩卖给坦贝法沙大公国和法迪尔哈王国。

    虽然无法说明和达勒家族有关,但至少会牵扯到这场漩涡里。

    “非常抱歉,休利特不知是大人当面,马上率领麾下离开。”休利特示意周围的士兵收起武器,准备退出卧房。

    “不用,已经结束。”卡西奥佩娅轻轻地瞥了一眼休利特,鳞甲尾巴缠绕住索菲·罗德尼所化的石像,沿着阴影,悄无声息地离开。

    卧房门口,休利特低垂脑袋,不敢去看那翠绿的双眸,直直地望着地上的影子,直到感知内失去对方的气息,他才缓缓抬头,眼眸内涌现点点疑惑。

    如果记忆没有出错,他此前在瓦洛兰领从未见过那位大人,但诺克萨斯军团的印记做不得假,代表着那位大人的身份。

    打量着彻底石化的房间,休利特陷入沉默,从府邸大门开始,到沿途所见,全是栩栩如生的人形石像,有些保持完整状态,有些破碎成石块,铺满地面。

    “石化术?不...有些不对,不是石化术!”

    “大人,我们现在.....”身侧的亲卫上前一步,打断休利特的思绪,询问说道。

    “清理现场。”看了一眼四周情况,休利特下达命令,随后低头看着手里的缉查令,神色凝重。

    “另外公布索菲·罗德尼的罪行,走私海克斯科技制式枪械,勾结坦贝法沙大公国和法迪尔哈王国,背叛瓦洛兰领!”

    “是!”亲卫心领神会,率领城卫军士兵离开卧房。

    今夜发生在罗德尼府邸的事情肯定瞒不住,不如直接公布,可以警告一些同样沾染类似事情的新贵族。

    休利特轻叹一口气,总有不知死活的家伙妄图挑衅领地,尤其是在战争已起的时刻,还不停止暗地里的活动。

    他相信今夜的事情不是例外,后续还会有发生,直至清洗掉所有背叛者。p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