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芝加哥1990 > 第九百九十二章 罪与罚
    什么专题报导,这就是部结构工整、逻辑条理清晰的上佳纪录片。

    前纽时记者比格派罗整理了大量详实的资料、老照片及警方公报,全国各处实地走访,还采访到了一些早期说唱歌手,很流畅的将‘桥之战’始末陈述得既完整,又清楚。

    “当年我就坐在这,ScottLaRock被枪杀在那个位置,大约只离我十来米远,OMG……回想起来就好像昨天才发生的事。”

    一位年老黑人背对镜头,没露正脸:“八十年代他和KRS-One是搭档,在布鲁克林街头正当红,附近人都认识他。”

    采访到小明星不难,给钱就行,但深入黑人街区找出这些亲历者可不容易,帮派一向很抗拒有人调查自家地盘的涉案事件,特别比格派罗还是个精英白人。

    历史照片加画外音,比格派罗把桥之战始末交待清楚,画面从纽约布鲁克林破败街区干净利落的剪辑到西海岸,洛杉矶街景,背景音乐也从纽约旧式说唱突然跳到了德瑞标志性的匪帮放克。

    镜头又切到室内,一位八十年代颇有名气的西海岸说唱老前辈坐没坐相的躺在沙发上,从漂亮整洁的室内陈设看,这家伙算‘上岸’了,“斗殴、枪击、贩毐、滥用暴力的警员,还有贫穷,我们从小在这种街区长大,生活是什么样我们就唱什么。”

    巧妙的借对方之口为‘桥之战’做了个结语后,比格派罗问道:“歌手们为何会互相仇视?”

    “哈哈……”

    老前辈笑了,“想想吧,从这种环境出来的孩子,正在谁的账也不卖的年纪,突然,哇喔,出门买包烟都能遇到疯狂歌迷,正巧,手里还有大把大把可供挥霍的现金……身边各种有趣的、吹捧自己的人来来去去,不迷失才见鬼了!就像我当年,认为自己就是街区之王,如果有人胆敢攻击我,说真的,我不认为给对方一个教训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教训?”比格派罗问:“Beef?”

    “耶,互相DISS,但事情往往会脱离控制,那些DJ、歌迷、甚至身边的人都不想见到你退缩,因为他们可不要奉一个软蛋为偶像。于是……”老前辈话说一半。

    “聊聊NWA吧,大E。”

    比格派罗也没追问,而是进入下个环节,大E的帮派背景,发家史,康普顿的街区瘸帮,以及NWA后来的内讧。

    “我想想。”老前辈回忆,“那是……八八年?”

    大E、德瑞、艾斯库伯等人的恩怨情仇是那段时间说唱圈的顶级话题,他如数家珍。

    又是一系列的配图,比格派罗本人配的画外音。

    后面自然是首位大红的白人说唱歌手:香草冰的环节了,苏格奈特第一次被提及,他正是靠暴力威胁香草冰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还是康普顿,但这次出风头的帮派换成了红色的血。

    “传闻大E生前对人说,是苏格奈特用枪和球棒逼迫他放弃了德瑞等人的合约,西海岸说唱以这种暴力的方式完成了交接,从无情唱片,到如今的死囚。”

    比格派罗总结道。

    这个小段落过后,大大的‘九十年代’的字样出现在以芝加哥城市天际线为背景的画面中心,配乐自然是二手店。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老摩根的洗脑萨克斯风伴奏,老乔的副歌,然后小洛瑞的Rap,遣词干净、曲风欢快的二手店瞬间将之前旧式说唱与NWA内讧DISS歌曲的愤怒和戾气驱逐一空。

    “九十年代初,两位年轻人在这里横空出世,永远的改变了嘻哈音乐版图。让人们知道,除了东西海岸,还有中西部,芝加哥。”

    比格派罗漫步在南城街头,“他们就是洛瑞二世,以及APLUS!”

    “我们喜欢他俩,歌词里没什么暴力元素,诙谐幽默,对生活的态度要积极乐观得多……”

    一位SBK前高管对镜头说道:“记得那时我们已经拥有了香草冰,很快就注意到他们之间风格相近,于是……我们将小洛瑞签进了SBK大家庭。当时我们的概念是:说唱音乐也可以令人感到轻松愉悦,并不需要总和那些街头暴力、犯罪扯在一起。我们喜欢小洛瑞,他个人形象很阳光、健康,吉他也弹得很棒……”

    高管身后挂了张大幅海报,是那次小洛瑞刚成名时接受访问的抓拍,他嚣张的对着镜头比帮派手势,宋亚看到自己也入镜了,就站在他侧后方,一脸跟班样。

    实际上这张照片里就自己和小洛瑞,当时那名记者拍得很好,都算上相,这可能正是后来被SBK选中并制作成海报的原因吧。

    “果真如此吗?我要说SBK看走眼了……”比格派罗说。

    “九十年代初,GD是全米最威的黑人帮派,没有之一。”

    扎着GD花头巾,脸部做过模糊处理的黑人对镜头侃侃而谈,“我知道瘸与血人数更多,但我们更团结,他们没我们有力量。我们之间的差距就像小卖店与连锁卖场……”

    宋亚和小洛瑞的正面照作为配图并列呈现,休息室里陪自己看电视的菲姬和威廉姆亚当斯等人都笑出了声,选用的这张应该是自己念南城那间破公立高中时期的学生证件照,还很青涩,穿着打扮和眼神都土里土气的。

    “又来了!又来了!又开始了!”宋亚也摊开双手,翻着白眼对电视机高声吐槽。

    在场所有人都陪着哄笑起来。

    安舒兹的人笑得很勉强,小洛瑞死后,关于他关于自己的相关报道很多,这部分八卦早被挖烂了,对自己也没什么杀伤力,宋亚很清楚安舒兹的人不会为这些内容担心,后面肯定还有其他‘猛料’。

    就这部纪录片而言,如果真是比格派罗一个人的力量,那么光收集背景资料花费的时间估计都不止一年了,然后组织专业团队跑遍全米各地采访拍摄亦得耗上数月工夫以及不菲的经费,肯定没那么简单。

    他脸上挂着笑容,继续看下去。

    “小洛瑞和APLUS都是GD的人,这里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小洛瑞的父亲生前在GD内部地位很高……”那名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GD帮众说。

    配图切换成了小洛瑞父亲的入狱照,画面里的人和小洛瑞有几分相像,拍照时应该很年轻,宋亚以前从没见过这个料。

    “APLUS也是GD的?”比格派罗问。

    “当然,他和小洛瑞是儿时好友,他们成名前总在一起混……”

    帮众回答:“当然,小洛瑞地位更高,我不是指他成名更早,不是,是在帮派里的地位更高,你懂我意思吗?”

    “因为他父亲?”

    “对,他父亲为帮派死于火拼。”

    老生常谈,反正小洛瑞已经死了,扯下去也无非是拿自己的GD背景来说嘴。

    但这部纪录片节奏很快,“SBK认为他们签下了优质偶像,但小洛瑞甚至APLUS都令他们失望了。九零年,两人几乎前后脚去了东海岸,纽约,唱片业的中心发展事业……”

    随着比格派罗的画外音,画面切换成小洛瑞指使消音器当街暴打吹牛老爹的照片,“他们从来都不是SBK一厢情愿中的乖乖牌,他们,特别是小洛瑞性格暴戾、惹是生非,绝不向纽约的街区低头,因为他们背后站着当时最强大的帮派……GD。”

    “在芝加哥人与纽约本地说唱歌手的一系列冲突后,说唱史上最大的血案,哈林区夜店枪击案发生了……”

    嘈杂的夜店人声和音乐声中,宋亚听到了自己的声音,正是当时与K-Ci上台battle的SINALOA选段,音轨似乎经过特殊处理,是迄今为止最清晰的。

    “Withthat30(点30,一种手枪口径)inyourface,like,what'sinyourspot?”

    画面再次全黑,只有与自己爆豆般歌声同步弹出的唱词文字,竟然有一种独特的视觉冲击力。

    还贴心标注了原音来自APLUS。

    宋亚挠挠头,看向休息室里的其他人,大家都不说话,默默听着。

    ‘黑帮福音(GD)万岁!为了小洛瑞!’

    有人突然喊了一嗓子,是锡那罗亚,‘哒哒哒……’枪声伴随着人们的尖叫和哭喊响起,然后戛然而止。

    小荧幕给出K-Ci等当场身亡的死者照片跑马灯,“不能妥协,不能低头,在说唱的世界里所谓的‘软蛋’会受到极大鄙视……”

    比格派罗再次快速略过案情细节,他就时代、社会背景、说唱文化等角度很冷峻的开始阐述,最后说:“凶手锡那罗亚死了,小洛瑞很快也死了,目前为止还没有确凿证据他在哈林区夜店枪杀案里扮演了什么角色,但他已经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你觉得小洛瑞死于纽约人的报复吗?”比格派罗问之前那名GD帮众。

    “哈哈,这我就不清楚了,纽约人?Emm……”

    帮众隐晦的嘲笑了一下,随后说:“我更愿意相信另一种说法。某天,小洛瑞和APLUS大吵了一架,当晚就遭到了枪击,两人那会儿在芝加哥斗得很厉害。”

    “他们不是好兄弟吗?”比格派罗问。

    “早不是了,小洛瑞宣称自己是RapGod,还出了好几首DISSAPLUS的歌。”

    帮众回答:“APLUS很不高兴,他觉得自己才是芝加哥说唱之王。”

    “而‘王’只能有一个是吗?”

    “哈哈,当然。”

    “WTF!?这是个假匪。”宋亚指指电视里连脸都不敢露的帮众说道:“这M-FXXK肯定是他们请的临时演员!”

    “对,我觉得也不像。”

    “遣词造句就不像帮派份子……”

    “就是个念稿子的。”

    休息室里的人们纷纷应声点头附和。

    这事不从锡那罗亚一直挖到FBI探长被杀案,挖出小洛瑞死时那间监狱的管理层,根本拿不到自己幕后指使的确凿证据,维克麦基、彼得弗洛克、安德伍德、现任大统领,呵呵,一牵牵出一串。

    有胆子就去查,为了污我一手,去查个底掉吧!

    “歌手们互相为意气之争不惜用生命来冒险,DJ、媒体、听众也喜欢看,喜欢谈论这类新闻,这就是从八十年代开始,说唱圈愈演愈烈的罪与罚,此一情形直到现在,今天,仍在延续……”

    比格派罗还故意用自己‘纪念’小洛瑞的歌DeadandGone当背景音乐来讽刺,他并没胆继续往深层次挖掘,遮遮掩掩的输出情绪就行。

    在简单介绍了锡那罗亚后来做的康普顿电台枪击案,以及自己和苏格奈特、吹牛老爹等人的背景、恩怨、竞争关系等介绍后,纪录片进入下一段内容。

    或者说下一个时代。

    东西海岸大战的时代。

    配乐也悄然变成了2PAC的Hit'EmUp。

    “无聊透顶!”

    这个时代自己就是纯配角了,不痛不痒,宋亚懒得再看无关情节,拿着手机躲进卫生间,从未接电话里找出古德曼的号码回拨过去。

    结合窃听案关键证人安东尼奥自杀,他感觉这很像摩图拉的手笔,那家伙又开始了,上次斗争就操纵媒体高强度扯过小洛瑞之死的疑点,毫无进步,毫无新意。

    就这老一套,能奈我何?

    “我们要慎重对待这件事,APLUS。”古德曼说:“非常慎重。”

    “哈!没什么吧?这类阴谋论我们已经见过很多了,对我造不成什么伤害。”宋亚笑。

    古德曼严肃:“我劝你不要如此认为。”

    “怎么?小洛瑞死后那些媒体瞎扯很久了。”宋亚问:“我感觉这次也没什么新意。”

    “小洛瑞?不!是2PAC!”

    ‘还有APLUS,管好你的那帮垃圾,Jazzy,Foxybrown……’

    宋亚阴沉着脸返回休息室,这部纪录片播放的背景音乐Hit'EmUp,竟然是2PAC之前把自己骂进去的早期电台版本。

    “你也在场是吗?”比格派罗问一位背对镜头,依然不露面而且嗓音做过后期变声处理的女人。

    “是的,APLUS的前妻,呃,也就是玛丽亚凯莉家里当时有派对,我们就去了。”

    那个女人回答:“正巧APLUS也在,他去看两人的孩子。”

    “他有什么反应?”比格派罗问。

    “他说要杀了2PAC。”

    “真是这么说的?”

    “呃……原话是‘那家伙找死’,对,我不会听错,他听完2PAC的歌后很生气,当时脸色难看到吓人。”女人回答。

    宋亚感觉到菲姬和威廉姆亚当斯他们在悄悄偷瞄自己,“Shxt!这他妈关我屁事?!”他愤怒的指向电视机,自己真把小洛瑞他们全干掉了没事,反而这关键当口要被冤枉一口大锅?

    “我不是在暗示APLUS是导致2PAC死亡的幕后指使者,他的个人形象很好,非常好。”

    比格派罗对镜头冷静陈述,“我要表达的是:‘那家伙找死’很可能只是APLUS随口说说的一句粗话。但,即使一位公众形象和风评如此优质的偶像,一位顶级的嘻哈巨星,当听到涉及自己的DISS歌曲时,第一反应也是诉诸于暴力解决问题,造成这一切的环境与内因,难道不值得令我们每个人,多多深思吗?”p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