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庶子夺唐 > 第三十六章 腹背受敌
    大度设把大半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赵德言的身上,希望赵德言能再如当初在浚稽山时那般,助他力挽狂澜,全身而退。

    可大度设没有想到,他倚重为心腹,视若臂膀的赵德言从来都不是他的人,是李恪安插在他身边的一颗棋子,就等着关键时候给薛延陀和大度设致命一击。

    大度设在营中等了许久,都未曾等到赵德言回营,他等来的却是李恪亲率的唐军和阿史那社尔的两面夹击。

    赵德言自大度设大帐出门,一走便是两个时辰,大度设在大帐中算着时辰,总觉着很是不妥,有些坐立难安。

    大度设的大营和阿史那社尔的大营相互挨着,隔着并不远,赵德言骑马而去,一个来回顶天了一个时辰,而阿史那社尔不过一个莽夫,赵德言同他又能有多少话来讲,至于一个多时辰还没个说法吗?大度设想着,心里越发地不踏实了。

    而就在大度设想着是否要命人走一趟,前往探问一番的时候,军中的斥候却突然传来了消息:大营前二十里突现唐军踪影,直奔大营而来。

    大度设闻言,顿时惊愕,他知道李恪与他有隙,他有几次三番拖沓,不尊李恪之命,李恪断不会轻易饶了他,但他没想到的话李恪竟如此急着要除掉他,那边还正对夷男动手,这边便同时对他动手了,竟是一日都不愿等。

    大度设当即一面命人整备人马,调军前往大营边迎敌,一面遣人前往阿史那社尔大营告知阿史那社尔此事,要他速速领兵来援。

    当大度设整备兵甲,匆匆赶到营门处时,唐军已经兵临营外,不过大度设终究还是低估了李恪杀他的决心,因为唐军两线作战,李恪竟选择亲临此处,而未去夷男那边。

    按理来说,夷男乃薛延陀可汗,位尊非常,重要性远胜大度设,李恪身为主帅,自当以大局为重,亲临夷男处督战才是,可大度设不曾想到,李恪竟亲自来处置他了。

    其实大度设不知,虽然夷男贵为可汗,但在李恪的心中,纵走大度设的隐患却是远在夷男之上的,夷男依然年迈,无论是野心还是精力都不比从前,此番郁督军山一战,夷男已经彻底废掉,不成大患,但大度设就不同了。

    大度设正是盛年,颇有武略,野心也是极大,只要他还在漠北,对漠北的安宁便是隐患,李恪绝不会留他。

    “殿下,我奉殿下之命领军来此助战,攻破夷男,对殿下并无不敬之处,殿下何故前来伐我?”大度设站在大营的营门内,对营门外的李恪高声问道。

    大度设之意,在拖延时间,想要拖着李恪大军,待阿史那社尔的援军赶到,届时再两军合于一处,才好一举击败李恪。

    但大度设想拖延李恪,李恪又何尝不是,李恪大军先动,而阿史那社尔大军后动,李恪也正等着阿史那社尔大军至此,两面夹击大度设,索性李恪也愿同大度设在此多厮磨些时间。

    李恪对大度设道:“大度设,你包藏祸心还当本王不知吗?本王命你强攻夷男,你却一再拖延,传你来营相见,你也一再推诿,全然没有以我大唐为主的意思,你早欲反我大唐,本王岂能留你。”

    大度设道:“殿下所言若无证据,未免太过武断了些,我等为殿下,为大唐效力,却落得如此境地,岂不叫人寒心吗?”

    李恪道:“你要证据,本王还真有证据。”

    大度设自问自打兵出金山后行事还算谨慎,并不曾留人把柄,李恪说有他背叛大唐的证据,大度设一时间还有些诧异,大度设问道:“不知殿下所说的证据又在何处?”

    李恪问道:“你命人前往阿史那社尔处笼络阿史那社尔,此人已经去了许久,过了时辰,难道你竟全无警觉吗?”

    李恪怎会知晓大度设遣赵德言去拉拢阿史那社尔之事?此事本该是绝密,知晓的人也不多才是,大度设听着李恪这么说,顿时有些慌了。

    大度设问道:“你怎知此事?”

    李恪笑道:“你遣去的人出了你的大营便来了本王这边,将一切告知于本王,你说本王是怎么知道的?”

    李恪的话入耳,大度设的心顿时塌了下来,赵德言奉他之命前往阿史那社尔处,他一去确实过了时辰,难不成赵德言真如李恪所言,乘机投降了李恪,若是如此,那他的处境便难了。

    就在大度设心中揣度,上下忐忑不安的时候,己方的后部突然变得嘈杂了起来,大度设的心中顿时多了分不好的预感,紧接着,后面的士卒也传来了消息。

    “特勤,不好了,阿史那社尔骗开营门,突袭后军,后军已经溃败了。”士卒跑到夷男的跟前,对夷男禀告道。

    阿史那社尔受大度设之邀,前来助战,大度设营中的守门士卒自然不会阻拦,白白的便将营门让给了阿史那社尔,而阿史那社尔进了营门后便突然发难,率众杀向了大度设的大军,打的他们猝不及防。

    大度设为防备李恪,将麾下大军尽数调来了前部营门,后方空虚,怎敌阿史那社尔三万大军,阿史那社尔不过片刻便击溃了大度设的后军,要不了多久便该杀到此处了。

    大度设闻言,竟险些自马上栽倒下来,先是赵德言,再是阿史那社尔,这一刻大度设才知道,原来他以为左右臂膀的两人从头到尾都不是他的人,他不过是钻进了李恪的圈套罢了。

    李恪听着大度设后军大乱,也知道必是阿史那社尔依言赶至,眼下正是最好的时机,李恪挥枪向前,麾下大军便纷纷齐出,直奔营门而去。

    阿史那社尔的大军已经进了大营,在后军搅得天翻地覆,在前部唐军又来势汹汹,营门岌岌可危。

    若是以二敌一,兴许大度设尚有几分胜算,可随着阿史那社尔发难,如今的大度设已是以一敌二,腹背受敌,纵是白起复生,也帮不上大度设分毫了,不过片刻之后营门便被唐军踏碎,随之告破,就连大度设自己也难免做下李恪的枪下俘虏。p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