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庶子夺唐 > 第三十八章 夜撷明珠
    李恪的胃口和野心远比大度设和夷男所想的要大,李恪一面苏定方统军大举进攻夷男,一面亲自率军和阿史那社尔夹击大度设,不过半日的功夫,便各自功成,一举擒拿了大度设和夷男两人。

    李恪不放心大度设,故而将大度设斩杀于唐麓岭下,取其性命,而夷男已然年过中旬,不比大度设那般野心勃勃,而且堂堂薛延陀可汗,也不是李恪随意可杀的,故而夷男被李恪羁押,准备回朝后大殿献捷。

    战局已定,日头渐晚,随着天边的最后一丝鱼肚白被夜幕吞没,漠北草原也暗了下来。

    唐麓岭下,唐军的帅帐之中,李恪正端着茶碗,在帅帐中坐着,而在李恪身边的正是阿史那云。

    “我们漠北这么粗的茶,你竟也喝地惯吗?”阿史那云看着李恪捧着茶碗,正自壶中倒了茶,大口地一口饮尽,阿史那云问道。

    李恪回道:“我行伍出身,又曾在北地数载,不比其他皇子那般娇贵,只要是茶水,哪有什么喝不惯的。”

    阿史那云道:“你堂堂皇子,天潢贵胄的,我只当你喝多了中原的细茶,喝不惯咱们漠北的了。”

    李恪放下了手中的茶碗,笑道:“这天底下茶都是一样的茶,不过所观不同罢了,我不是朝中那些酸讲究的老学究,在我看来粗茶有粗茶的喝法,细茶也有细茶的喝法,只要喝对了路子,都是好茶。”

    阿史那云看着李恪的模样,顿时笑了出来,阿史那云对李恪道:“你少年时便是这般洒脱的性子,现在还是如此。”

    李恪笑着回道:“洒脱吗。我倒是觉着自己还算是执着多些,我若是洒脱之人,现在应该在扬州的温柔乡里醉生梦死,又何必来北地受这个罪。”

    阿史那云瞪了李恪一眼,嗔怪道:“我说你洒脱,说的是你的心性,你非得同我较这个真作甚。”

    在这偌大的漠北草原,李恪手握二十万大军,横行无忌,可谓真正的漠北王,无论是谁都需对他恭敬万分,却唯独只有阿史那云一人能在言语占着些便宜,而且李恪还不得不让着些的。

    李恪挠了挠头,这才连忙转了个话题问道:“北事已定,我不日即将凯旋南归,此番正好顺路,你要随我同回一趟长安。”

    阿史那云闻言,脑海中不禁浮现起了那个熟悉却又觉着陌生的大唐都城,想了想,摇头道:“长安我便不去了吧,在长安城,我实在是没有什么好的想头。而且我还要先往一趟金山,安葬父汗的骨灰。”

    李恪听着阿史那云的话,顿时也明白了过来,阿史那云第一次去长安,便是颉利病危,前往料理颉利的身后事,他对于长安自然就缺了些好感,也就不愿去了。

    李恪道:“说的也是,这长安城不去也罢,只是你葬好了可汗的骨灰又作何打算,总不能就这么一直守在金山吧。”

    阿史那云道:“金山汗庭早已物是人非,我一人还留在那金山作甚,我此去金山不过是圆阿爹的遗愿罢了,安葬完后我便当回定襄城。我是外人,朝中人虽不管我,但我毕竟是陛下册封的定襄公主,也不便久离定襄,叫你这个牧北的并州大都督难做。”

    李恪道:“你还当我是贞观四年刚自突厥回京时的那般孤立无援的局面吗?近八载经营,朝堂内外我已颇有些资本,你不必担忧,片语流言动不得我的。”

    阿史那云笑道:“那殿下你可是劝我不要回定襄城,便在金山待着?”

    李恪摇了摇头,回道:“我的心意,难道阿云你还不知吗?我只是想告诉你,如今在长安,我已不比往昔,我护得住你,护得住身边的人,我又怎忍你独在定襄城。你若是不愿去长安,来河东便是。”

    阿史那云听着李恪的话,一下子愣住了,她倒是不曾想到李恪今日说话竟会如此直白,一时间阿史那云竟不知该如何去回李恪了。

    阿史那云愿意去河东吗?她愿意,自然愿意,阿史那云在定襄城并无知心之人,虽号定襄公主,但却孤独无依,每日不过枯乏度日。

    可李恪开了口,真的要她去了河东,可她又犹豫,又不肯了,李恪的王妃已在河东,她此时去河东又算得了什么?她生性烂漫,自由惯了,又可能受得住那份约束。而且还有另外一个最是重要的缘故,那就是李恪的处境。

    如今的李恪在朝中颇有势力不假,但李世民乃强主,李恪的羽翼还远远没有到一手遮天的地步,阿史那云的身份太敏感,她若是去了河东,便会成为别人对付李恪的一把利刃,阿史那云自然不愿。

    一时间,就在阿史那云的心头闪过许多念头,不知该不该回绝李恪,也不知该如何回绝李恪,左右为难的时候,帐外草原上的一阵风吹来,吹进了大帐,竟一下子吹熄了帐中的烛火。

    夜色已黑,大帐中的光亮本就都靠着这支烛,这烛火一灭,大帐中顿时暗了下来,虽还不到伸手不见五指地步,但也看不真切了。

    李恪见状,便要唤卫率进帐点灯,可就在李恪起身刚要唤人的时候,阿史那云看着隐隐约约,能看得见大概轮廓的李恪,心中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自己开了口。

    “就这样很好,不必掌灯了。”阿史那云按住了李恪的手,对李恪道。

    李恪不知阿史那云何意,开口问道:“这是为何,帐中这般漆黑,岂不是什么都看...”

    李恪说着,一句话还未出口,便觉着自己的嘴巴被什么东西堵住了,说不出话来,紧接着,便是唇边传来的一阵温热感,还有淡淡的香气,这是阿史那云身上独有的香气。

    帐中虽然漆黑,但李恪也并非什么都瞧不见,李恪低垂双目看去,阿史那云秀美的脸庞正在李恪的眼前,阿云的一双明眸正闪烁着星光,大胆地看着李恪,原来封住李恪嘴巴的不是别的,竟是阿史那云的双唇。

    这一瞬间突如其来,但李恪怎会不知这意味着什么,此时哪怕是片刻的犹豫都是对佳人的唐突。

    李恪不自禁地伸出手去,轻轻地揽住了阿史那云纤细却结实的腰肢,缓缓地,解开了阿史那云腰间的绸带,顿时阿史那云本就宽松的外袍铺落在地。

    盛夏,阿史那云身上的衣着本就单薄地很,遮身蔽体的外袍被李恪除去,剩下的就只有云纱般轻薄的里衣,朦朦胧胧地笼罩着曼妙且年轻的身体,仿佛有着巨大的魔力,吸引着李恪着迷地不停探索。

    “娇柔一捻出尘寰,端的丰标胜小蛮。学得时妆官洋细,不禁袅娜带围宽。低舞月,紧垂环,几会云雨梦中攀。”p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