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之星宇归刃 > 第五百一十章 妖尊
    宇宙洪荒无边无际,星辰浩瀚无始无终。

    每一个星辰都在演变着自己的轨迹,也在遵循着彼此的距离。

    这其中便有一片热土,它如世界根囊般静静漂浮,它孕育了无数神秘的力量,也承载着千百万年才形成的那悠悠史歌。

    不管是凡界、神界、鬼界,又或是万恶至极的修罗界与超脱天外的龙界,这些世界层层叠叠共存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便形成了那生灵愈发繁茂的三界之地。

    那些生灵生在这片土地之时便开始遵循了弱肉强食的规律,无数强者涌动泛起,让三界之地开始有了丰富的色彩。

    但那些色彩之外,却还有一界。

    虚无。

    这一界不同寻常,却又时时刻刻存在于分分秒秒,言之有,便有;言之无,便无。

    有关虚无的记载不知从何而起,但那神秘的说法却流传在所有角落。有人说,天地诞生便有了虚无,虚无是天地的额外产物;也有人说,虚无是天地之外的漏洞所化;更有人不信其谈,说虚无只是飘渺的传说。

    千百万年,有关虚无的言辞不胜枚举,却无人真正见过,听过;但越无从谈及的话题就越无法让人忘怀,这个传说便流传在代代人的口中。

    斗转星移,氤氲疾灵,那存乎世间却又不属于世间的一个角落,忽然长出一棵流光溢彩的小树。

    说是生长,却不如说是凭空而现;小树摇曳枝条,抖擞了浑身的莫名气泽,将根深深扎入那宇宙之中,漆黑而空洞的宇宙,就如同栽养它的土壤般被吸收着,吞噬着。

    说来也怪,有那些宇宙生灵察觉到了宇宙气息的波动,但近在咫尺也无法寻觅到此事发生的缘由,渐渐的,越来越多的宇宙生灵出没于此片区域,连星魔族和焚星族这两大族群也成片聚集,但不管是多么强大的存在,却都无法找到波动的根源。

    又过了很久很久,小树已经生的茂盛,枝叶宽如云,通体壮如河;那树开始也开始有了意识,总在不知年的刹那摆动一瞬,每一次摆动,都会带动着无穷的涟漪荡漾。

    那荡漾的涟漪触碰到每一个生命后都将折返的余波收回了那树体之内,它在感受那些生命的力量,感受着上面存在的点点滴滴。

    它的意识穿过了无数岁月,博览着三界之地的所有生灵,所有力量,还有那花草树木等一切可以察觉的要素。

    似乎是认定了目标,宽阔的巨树渐渐消匿去了那繁茂的躯干,虚无的黑暗只剩下风华绝代的身影,借着察觉到的元素反馈,它化作了这个地方上某种生灵的形体,变得和他们无二。

    虚空为根,天地为灵,万物为魂。

    虚无动然了刹那,而后便再次无影无形,三界之地的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多了一个面色妖白的男子。

    虽然那一瞬间的动然极其微妙,但依然有屈指可数的至强存在察觉到了那个突然的异客。

    龙界岿然而鸣,蛰伏不问苍生事的天龙王突然自龙座暴起,龙目睥睨横扫世间洞察着万物;但它却未曾寻到那令他毛骨悚然的质点,似乎刚才一瞬间的悸动只是内心的忧虑。

    凡间。

    时值一片雾蒙蒙的阴雨刚过,山中鸟鸣空响,百叶摇晃露珠,一位老者将背上的装满草药的背篓放置一旁,信手捻住一片轻云在掌间揉着,揉出了一支淡雅无梦的长烟,在山顶观赏云海,品茗云味的烟香。

    “这是个好地方,能寻到的,都是有心境的人。”

    他像是在自言自语,但身后逐渐清晰的身影却听得分明。

    “你察觉到了吾。”

    老者回头笑着,伸手拍了拍旁边平整光滑的石头,上面未干的水痕还倒映着头顶树木的翠绿:“若不嫌弃,坐下说说话吧。”

    “你是何人?”

    来者心存戒备,只是冷言质问。

    老者也不计较,只是轻轻抽着烟,吐着一口芬芳还有一缕词赋:“无名无姓,自语乾坤。”

    “乾坤,奇怪的名字。”那人听了名姓,便走过来坐在旁边,浑身的昂扬气势顿时将那水分蒸干,连带着周围的树木都枯萎了半亩,然后他自顾自的介绍着自己,直觉告诉他眼前的老者并无敌意:“吾乃……妖尊。”

    老者笑着,摆了摆头打趣道:“何故自拟妖呢?你又不是妖。”

    “吾说是,那就是。”妖尊很执着,对老者的打趣并不理解。

    说罢,妖尊袖手甩出一柄虚无长剑,挥然斩向乾坤之首;后者为了不伤及自然万物,眉心八卦符印轰鸣震慑,以乾坤之界隔绝大千世界,自此便形成了一尊超于世间之外的领域。

    二人打的昏天黑地,地动山摇,最后以平局落幕。

    说来也怪,这两人平生素问某面,性格迥异,方才还打的生死相搏,但转瞬却好似知音般聊的顺畅;从天地到万物,从星河到江海,无所不言,无所不谈。

    英雄惜英雄,高山遇流水。

    乾坤欣喜着,自己已经许久未曾遇到过如此与自己心性相近的人,他便与妖尊聊着有关乾坤八卦的规理。

    妖尊悟化了世间道法,但乾坤所推演的境界他还不能领悟,最后只能留下半盘太乙神数戛然而止。

    “乾坤,吾要去寻封神的道路,你可愿与吾同行?”

    妖尊的盛邀乾坤很是高兴,但他却深知彼此道不同,“你我各有行道,擅自干涉皆是不妥;但我愿在此等你复归,那时的你想必已经身居封神位,可别忘了这盘还未结束的推演。”

    亦敌亦友,就此别过。

    乾坤转化无上法则,为妖尊炼化了那还未开封的虚无长剑,熔炼的自然元素让长剑瞬间魂灵兼备,取名【神虹】。

    妖尊为表谢意,指点给乾坤遁入虚无的道法,身居其中可以避开岁月流逝,对修行有大帮助。

    本以为,这一别只是好友相离。

    不曾想,这一别……便是再无相见。

    妖尊所奉杀道忤逆天法,生屠三界的暴举让他彻底深陷世间敌对,天龙王率领三界无数讨伐者围追堵截,终于在【神极化巅】山天外让妖尊没了退路。

    不光是三界众生,连天龙王都没有料到三界内居然会出现如此旷世之强者,连无上至尊般的自己都不敢轻言可敌!

    这还是差半步封神,若当真让他封神一步迈出,别说三界!恐怕整片星辰都莫能敌之!!!

    举世围剿终究是让妖尊陨落在了封神前夕,他逆天而行的道路没有任何加持,有的只是自己超绝的非凡,还有那被天道斩了一刀的伤躯。

    他是所有人、甚至是所有法则的敌对,连自然都不承认他的存在。

    妖尊败了,但他生于虚无不死不灭,三界之内没有可以斩化他的秘法,天龙王只得动用鬼界至阴之铁铸成鬼界封印,将他永远的锁在鬼界之中,成了阶下囚。

    不知过了多久,那个命中注定的人破除了封印,沉眠的妖尊感应到了那和自己相似的气魄。

    他本就生于虚无,所谓破灭也不过是回归虚无而已。

    但他不舍自己已经成形的血脉,不舍自己一生于世间的造化……,也不舍那再无相见的好友赠与的神虹之剑。

    虽然,神剑已残。

    他抬起头,看着那笃定的年轻人,他身上的气质和自己无异,不同的只是境界的层次。

    昔日他曾推论过天地秩序,从中感受到一种岁月的气息,而今眼前之人便让他解开了自己心头一直的疑惑。

    他询问来者,对方一一应答,和自己推演的半分不差。

    “既然彼时的吾将力量交给了你,说明你有值得我如此做的缘由,既然已得力量,又来此何故?”

    “我想来尝试一次。”

    “尝试什么?”

    “救你出去。”

    那年轻人的想法如此单纯,但却让他感到了阵阵欣慰。

    他明白,自己已经无处可去,因为自己本就不是这个世界该有的存在,又何来出去一说。

    这封印结界内和外面那无道的世界,没什么区别,无非是监牢大小而已。

    妖尊叹息着,但他并不是惋惜自己的半步惜败,而是叹息自己已经彻底失去了昔日的荣光。

    真正的妖尊,不会向任何人低头,此刻的自己已不配妖尊之名。

    他缓缓崩裂了自己千百万年才铸就的神躯,变成一缕缕随风而逝的零星碎片,或许,只有虚无才是他该去的地方。

    血脉,神虹,都赠与他吧……

    最后的光影之中,那跟随身躯凌乱的记忆回想起了让自己无法忘怀的好友。

    逐渐没入虚无的纷飞,只剩下一句细微的浅笑,笑的遗憾。

    “乾坤……吾未能携神虹封神,但吾并不遗憾……”

    “只是……还想和你推演完那半盘法则啊……”p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