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临 > 第十章 血族觉醒
    梁程走在前面,郑凡走在后头,二楼的房间不少,大多是拿来给四娘手下的“婶儿”们工作的房间。

    按照当地风俗在房间门口挂着不少红裹头,有点像是现代路边挂着发廊招牌里面却连一个推子都没有的理发店。

    四娘的房间,在最里头,其实四娘是住在后面院子里的厢房,她也从不接客,这一次为了动手,选房间时,就选了个二楼西北角最里侧的一个房间。

    房间被隔成两道,一个内房一个外房。

    当梁程推开门时,郑凡看见了那位双手抱剑坐在那里的护卫。

    护卫穿的衣服和那些跑商队的没什么区别,只不过那后背挺得很笔直,半闭着眼;

    要知道他的主人现在可是在里屋里“颠鸾倒凤”,他还能继续严格要求自己,足以可见先前阿铭对他的评价绝对没有错。

    当梁程和郑凡进来时,护卫睁开了眼,目光扫向了这边。

    “何事?”

    护卫开口问道。

    “按照掌柜的吩咐,来送点酒水,我们客栈的酒,在这虎头城可是出了名的好喝,所以…………”

    “我不喝。”

    护卫直接选择了拒绝。

    梁程是见过大场面的,这种魔王,哪怕变成了普通人,其胆色也依旧不是普通人所能够比拟的。

    所以,在这个护卫直接拒绝之后,梁程伸手指了指里屋的门:

    “客人您误会了,这是我们掌柜吩咐送进去给她和贵客调q用的酒水,可不是给您喝的。”

    护卫闻言,愣了一下。

    显然,他不喝是他不喝,但里面的主人需要的话……

    老实说,对于这种带着q趣兴致的调调,他这个自小被家族培养训练成家族子弟死士的护卫还真不是很懂。

    倒是自家主人似乎是深谙此道,在家里时还好一些,这一出家门,就彻底失去了束缚,游历了几个地方,窑姐都已经被自家主人玩死了好几个了。

    郑凡一直跟在梁程身后,一直在寻找机会,先前,自打开门的那一刻开始,郑凡就感觉到有一股气息一直盯着自己。

    但就在这时,那股气息忽然消失了。

    显然,是那名护卫在分神!

    郑凡不再犹豫,虽然他对这事儿没经验,梁程先前也没安排什么手势让自己见机发动,但他觉得这一刻,是个机会!

    “啊!“

    郑凡发出了一声低吼,举着自己手中的酒坛直接对着那名坐着的护卫砸了过去!

    …………

    “好看么?“

    “好看,好看,太好看了,本公子以前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事物,这叫什么?”

    “这叫丝袜,喜欢么?”

    “喜欢,爱死了都。”

    “奴家这边还有好多条呢,不同的颜色,反正长夜漫漫,奴家一件一件地换着给公子您看,公子选一条最喜欢的,让奴家穿着它,再好好地伺候公子。”

    虎头城只是一个边陲小城,毗邻荒漠,条件上自然是好不到哪里去,这种好不到哪里去体现在方方面面。

    比如四娘手底下的那帮“婶子”们,都能够应付虎头城里的客人了,那服务,可以说是相当的机车了。

    也没法子,毕竟是小地方,哪里来那么多的穷讲究。

    虽然不晓得燕国内地的温柔乡发展得如何了,但四娘可是在漫画故事里各个时代各个地方都开过青楼的资深老鸨,玩儿点情调弄点儿风情,再拿出现代的丝袜款式,就已经足以将这个看似身份不低的公子哥的魂儿给勾过去了。

    “这条如何?”

    “好看。”

    “这条呢?”

    “也好看。”

    “那这条呢?”

    “美,美得很。”

    四娘一条一条地换着,换下来的就直接挂在公子哥的脖子上,公子哥闻着这味儿,都迷醉了。

    也就在这时,

    四娘猛地双手一攥,先前挂在公子哥脖子上的丝袜就成了勒紧他脖子的捆绳。

    “额额…………”

    四娘不遗余力地勒着,但公子哥的挣扎却很剧烈。

    在这时,一道人影从窗户那边爬了进来,见到了里屋正在发生的一幕,没紧张和慌乱,反而觉得很有趣。

    但看着四娘似乎力有不逮的架势,阿铭微微皱眉,似乎有些疑惑。

    不过现在不是思考的时候,阿铭走向床榻边,途中顺手从梳妆台上拿起一根簪子。

    等走到那个公子哥身后时,

    举起手中的簪子,

    “噗!”

    簪子刺入了公子哥的后脖颈位置。

    公子哥身体抽搐了一下,就失去了抵抗昏厥了过去。

    风四娘撒开手,坐在床边大口喘气,汗水已经淋湿了自己今天很薄的衣衫,

    “他,他不会死了吧?”

    阿铭摇摇头,“我有分寸。”

    “砰!”

    外屋传来了酒坛碎裂声。

    …………

    酒坛被郑凡砸了下去,最好的结果,是一坛子将这护卫直接干翻。

    但很显然,事情没有往最好的方向去发展。

    可能刚刚,这名护卫确实是放松了警惕,但他的反应速度确实惊人。

    “嗡!”

    抱在怀中的剑瞬间抽出,劈碎了砸向自己的酒坛。

    “砰!”

    酒坛碎裂,但里面的香灰却依旧撒向了他。

    护卫事先根本就没料到在这个窑子里居然还能遇到处心积虑且手段如此下作的袭击,猝不及防之下,双眼沾染上了香灰,当即闭上了眼,脸上露出了痛苦之色。

    梁程没有丝毫犹豫,双臂向下一伸,两根铁椎落入其掌心中被握住,身形向前一扑,如猛虎下山般手持铁椎刺向了这名护卫。

    “咣当!”

    然而,这名护卫的实力确实惊人,在遭袭之后,哪怕眼睛不能视物,但其他方面的灵觉依旧敏锐。

    长剑撩起,梁程的两根铁椎根本就没刺中对方身体反而被对方用剑身格挡住。

    梁程目光一凝,双手下拉,直接放开了自己的空档,铁椎再度刺出。

    护卫的长剑也顺势变化,横切下去,他认为梁程会退却,除非对方也是死士!

    但梁程没退,

    “噗!”

    剑身前端切中了梁程的小腹,但梁程的双锥却也一样刺入对方的肩膀位置。

    护卫惊愕了一下,疼痛感和对方的搏命之势让他有些慌乱,而且,他觉得对方身上应该穿了内甲,因为自己的剑锋在刺入对方之后受到了极为清晰的阻力。

    他当然想不到现在这个正在对他出手的,平日里可是经常在客栈里表演胸口碎大石,而且,虽然现在是普通人,但他毕竟是一头僵尸!

    只是,正当梁程觉得自己已经得手准备加大对方的创伤之际,这名护卫身上忽然释放出了一道很微弱的蓝光。

    郑凡砸完酒坛之后就站在边上,不是他没想按照先前约定好的他砸完就跑,而是因为从自己砸了酒坛到梁程跟上刺杀,其实也就两三个呼吸的功夫,他还没来得及跑。

    所以,郑凡看见了护卫身上的光。

    这是内力?斗气?还是什么?

    虽然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但再联想到自己早上在客栈门口看见的那匹奇怪的坐骑,至少可以确定一件事,那就是这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古代世界。

    正和这名护卫交手的梁程是体会最深的,因为在对方身上的蓝光一闪即逝后,梁程感觉到对方的力量忽然增加了一倍,不光是直接用剑身将自己的铁椎给完全卸开,更是抬起脚,直接踹中了自己。

    “砰!”

    郑凡眼睁睁地看着梁程被那名护卫直接踹飞了出去,砸破了门板。

    这一刻,郑凡的心直接掉入谷底,这次,是真的抓到大鱼了,但这条大鱼,好像会吃人。

    不过,这名护卫并没有在踹飞梁程后选择去杀郑凡,而是冲向了里屋。

    在他眼里,自己的主人才是最重要的。

    “吱呀!”

    在护卫刚冲到里屋门口时,里屋的门就被从里头打开。

    阿铭直接站在门口,手里还攥着那把玉簪。

    护卫口中当即发出一声低喝,那道蓝光再度显现,只不过这次比先前一次微弱了不少。

    哪怕护卫的眼睛还因为香灰的原因没办法睁开,但他的剑却依旧犀利。

    “小心!”

    郑凡只能来得及对阿铭喊一声。

    没法子,郑凡不是段誉,自从他砸了酒坛之后事情的变化实在是太快太快了,他也没办法直接一指指过去“biubiubiu”。

    阿铭似乎愣神了,仿佛没预料到自己一开门,准备偷袭的自己,却被人家迎面刺过来。

    所以,阿铭没来得及躲避,至少,在郑凡看来是这样子的。

    “噗!”

    护卫的剑刺入了阿铭的腹部,强横的力道使得剑端刺穿了阿铭的身体后再度钉在了门板上。

    阿铭的身体开始轻微地颤抖起来,头部后仰,头发披散下来。

    “你们,到底是谁家派来的,说!”

    明明只是陪主人出来嫖个娼,谁晓得居然在妓院里被偷袭了!

    阿铭的头慢慢的低下来,他的身子依旧在颤栗,在颤抖,但是他的脸上,却挂着一种癫狂的笑容。

    这种感觉,又回来了么,又回来了么!!!

    “呵呵呵…………”

    阿铭的喉咙里发出了笑声。

    “死士?”

    护卫有些疑惑,这些偷袭的人,是死士!

    该死,

    这家妓院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不畏死亡的死士!

    先前那个被自己刺中还要拼命攻击的是,眼前这个已经被自己用剑洞穿的也是!

    到底是谁,到底是谁家,竟然安排了这么多如此珍贵的死士在这里刺杀自己和主人?

    阿铭的笑声让护卫很恼怒,他的手握着剑端,在阿铭的体内一搅。

    是的,阿铭身体的颤抖更剧烈了。

    护卫因为眼睛无法睁开,所以以为这是阿铭在承受着更为剧烈的痛苦,但站在边上的郑凡却看见了,看见阿铭脸上的那种惊悚的喜悦之情正在越来越浓郁!

    下一刻,

    阿铭张开了嘴,

    两颗獠牙缓缓地出现,

    而后,

    对着护卫的脖子,

    咬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p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