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临 > 第二十九章 温柔乡里何处觅
    虎头城并不大,在边境城镇里,它当然算是繁华的,但与后世动辄三四五环的城市相比,还是显得过于袖珍了一些。

    四人牵着马,没多久就来到了客栈。

    平日里,客栈到这个点,生意应该也冷清下来了,至多还剩下个两三桌客人在互熬着看谁先说走谁就去付账,比拼着耐力。

    但今晚的客栈,明显有些不同寻常,太过冷清了,冷清得除了客栈门口有一盏小灯笼以外,其余位置都是黑漆漆的一片。

    “主上,有问题。”薛三马上窜到郑凡身前,做出了保护架势。

    问题,肯定是有问题的,一如后世会所居然在十点钟就关门了一样,要么是出事儿了,要么就是严打了。

    郑凡眼睛一眯,他是真的担心客栈会发生什么意外,这里,毕竟是他在这个世界的家,而且,家里还有人。

    “是阿郎回来了么?”

    这时,门口有一个白发大爷提着灯笼向这里张望。

    这个大爷郑凡认识,是客栈的门子,一般客栈晚上关门后,他就会出来,把床铺安置在门板后头守夜。

    他在虎头城本就无亲无故,已经活不下去了,还是四娘赏了他一口饭吃,没工钱,但是管饭,过节时也有一份红包。

    “家里怎么了?”薛三对着老头儿问道。

    “哟,真回来了啊,还都回来了。”大爷提着灯笼把四人都瞅了一遍,随即道:“阿郎们,客栈已经不开了。”

    “不开了,是出什么事儿了?”郑凡问道。

    “不是,不是,是四娘和北先生他们前阵子又盘下了新的宅子,大家伙都搬去了新宅子,这里现在也就由小老儿在这里守着罢了。

    对了,四娘还吩咐过小老儿,说要是阿郎们回来了,就去街口老井最里头拐角位置的那个院子。”

    “搬家了?”郑凡有些疑惑。

    好端端的,怎么就搬家了?

    就算是想炒地皮置业……你在虎头城搞也没前途啊?

    倒是薛三和梁程他们在听到这个解释后,反而没显得多么惊讶,似乎,他们早就有了心理准备。

    他们跟着主上出去杀得欢,留守在家的那几个怎么可能安稳?

    不搞点事情,岂不是被比下去了?

    …………

    “虎头城上下官员的月例银子,按照上面账上的,全部翻两倍。”

    瞎子北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橘子,一边剥橘子一边做着决断。

    因为日照足的原因,这里的橘子很甜,很好吃。

    “两倍?”手里拿着账本的阿铭有些不理解了,道:“是不是太多了?”

    三神会,在瞎子北“一曲肝肠断”下,

    领导层全部于一夜之间去投奔了各自的信仰之神的怀抱;

    剩下的信徒们则是于第二日就树倒猢狲散,这种没有真正的生意利润分布全部是靠忽悠信徒香火钱的帮会,瓦解下来,真的是太简单了。

    鬣狗帮几乎被阿铭自己一个人全屠了,可能有小猫两三只幸存下来,但不会影响大局。

    但鬣狗帮的生意,因为瞎子北顾忌郑凡的态度,所以直接停了,那些蛮族奴隶留下来当奴仆,而那十几个小娘子则被瞎子北全都留了下来,做了特意安置。

    聚义帮和车帮算是比较平稳的接手下来,但要知道,在客栈势力统一了虎头城内的这四个势力后,等于也继承了这四个势力每个月需要向虎头城官方上下大小官吏进贡的款项。

    高高在上的大人们,无所谓下面的帮派怎么杀来杀去灭来灭去,只要每个月送上门的月例还在,他们就不会去理会。

    这就是黑有黑道,白有白道,彼此之间看似井水不犯河水,但浑然连系,却如同那太极双鱼图一般,从古至今,都不可能彻底分割。

    而现在,客栈这边相当于是,在断了两个收入进项之后,还要在瞎子北的决定下,比过去承担更多一倍的月例银子。

    面对阿铭的不解,瞎子北直接对着四娘所坐的方向努努嘴,道:

    “阿铭啊,你问问四娘,她会所妓院,各个年代各个城市开得多了,懂得多。”

    四娘闻言,点点头,道:

    “这份开支,不能节省,而且,因为我们初来乍到,刚刚冒头,需要更有诚意的表现出我们的态度。”

    阿铭摇摇头,他其实不喜欢这种算计来算计去的事情,不过,他还有一件事不明白,问道:

    “三神会,为什么就这么直接给拆了?”

    信徒们每个月供奉的香火钱,也不少了。

    “主上是个文化创作者,唔,我说是以前。”

    “这和主上又有什么关系?”

    “和对人口贩卖很反感一样,主上也不愿意去碰教会和x教的问题,所以,这些钱,咱就别指望了,这种生意,咱就别碰了。”

    四娘这时拿起一杯茶,喝了一口,补刀道:

    “当初瞎子北的漫画就是因为牵扯到那方面的剧情被封杀的。”

    “…………”瞎子北。

    阿铭有些哭笑不得。

    “还行吧,几个帮派的存银还真不少,也够我们近期花销的了,上面的那些两张嘴的人,先给他们喂饱了。

    只要他们不碍事,我们接下来,赚钱的机会多了去了。

    咱们七个,凑在一起,还是在这个古代,要是连银子都拉扯不出来,那还不如干脆自己抹脖子算了。”

    “嗯,赚钱的事,不难,等把上下关系都打理好理顺之后,就准备着手做吧。”四娘附和道。

    只要后续生意能跟上来,现在手上的银子,还是足够大家花销这几个月的,而且是很奢侈的花销。

    “做什么生意?”阿铭问道。

    瞎子北空洞的眼眶,对着阿铭。

    不说话。

    “你这是什么意思?”阿铭问道。

    “看我的眼神。”

    “…………”阿铭。

    风四娘则是在旁边打了个圆场,顺带给阿铭也插上一刀,道:

    “都是穿越者了,搞个香水弄个肥皂什么的赚点钱不简单得很?”

    这时,屋门被从外面推开,云丫头探出头,对着里面的三人喊道:

    “妈妈,主人回来了,他们都回来了。”

    …………

    郑凡感觉自己像是做梦一样,

    以前看过很多别的穿越作品里,主角穿越后大多生活很苦逼,之后还流行过穿越后身边还带着个拖油瓶妹妹。

    自己这边,开局就有侍女,出去晃荡了一段日子,回来后,大院子也有了。

    尤其是等到郑凡被引领着走过院子里的假山时,看见两侧站着两排穿着古装的小娘子,齐声向他请安。

    一时间,郑凡有一种恍惚感。

    在这一刻,郑凡心里忽然生出了一股念头,似乎就这样生活下去的话,也挺好的。

    虽然没有电,也没有网络和空调,但古代老爷的生活,三妻四妾,颐气指使,也有着极为强大的吸引力。

    脂粉香气在弥漫,水池里,已经准备好了热水,上面还铺上了花瓣。

    丝竹音乐之声响起,恰到好处地挑拨着心弦。

    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被脱光了,郑凡有些迷迷糊糊地走入到了水池之中,融入这香风缭绕。

    呼,

    虚浮啊。

    ……………

    “我觉得,这样有点过了,你就不怕主上就这么沉陷进去?”

    阿铭有些担心。

    现在,一切的计划,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之中,虎头城的地下势力也已经被统一,主上他们也安全回来了。

    但瞎子北却直接安排出了这一场温柔乡,这是打算直接把主上灌醉在里面么?

    瞎子北却摇摇头,道:“还是要看主上自己的选择。”

    “选择?”

    “其实,一个人的欲,是永远都不可能满足的,当你得到一时,你会自然而然地想要去获得二和三;

    很多文学作品里喜欢塑造那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朴实老农,觉得他们淳朴,觉得他们善良,觉得他们踏实;

    但如果真不是没有往上走的机会,看不到离开的希望,谁又愿意一辈子这样踏实下去呢?”

    “我只是觉得,用这种方式去勾引主上,有点low了。”

    “还行,主上出去回来,总得享受享受咱们团队发展的果实,主上和咱们不同,我们每个人,其实都是一个个变态。

    我们的兴趣点和爱好,大部分都不在正常人所理解的享受上,我们的需求,更偏激,我们的渴望,更扭曲。

    而主上,他属于正常人的一面,比较多一些,你总不可能奢望哪一天主上和你蹲一起互相品着哪个年龄段哪个地区的人鲜血,味道更甘甜一些吧?”

    “别玩儿脱了,万一主上就一直在后宅不出来了,乐不思蜀了,有你哭的。”

    “那就是主上自己的选择了,我们之前对他承诺过的,选择权,在他身上,富家翁,安稳一世,生儿育女,他也能做得。”

    “我只记得,之前主上可不是做的这个选择。”

    “但人是会变的,刚来时,我们只有一家客栈,堪堪衣食无忧罢了,那时候,咱们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现在,条件好了,自然得给主上重新选择一次的机会。

    两头牛的故事,你又不是没听说过。”

    “梁程他们已经在偏厅吃饭了,你不去?”

    “去,待会儿一起吧?”

    “好。”

    二人又在这里站了大概一刻钟,见后院里面,郑凡还没出来。

    瞎子北叹了口气,

    道:

    “去偏厅吧,听听他们这一路上到底遇到了什么。”

    …………

    偏厅里,

    薛三、梁程和樊力已经进食完毕了,尤其是樊力身旁,两个大米桶已然空了。

    这孩子,去了荒漠后,可算是得到机会吃米饭了,吃得就有些收不住。

    瞎子北和阿铭进来后,除了魔丸,大家也就齐了。

    风四娘有些疑惑地开口道:

    “主上呢?”

    “估计歇息下了吧。”瞎子北回答道。

    一时间,

    在场的众人都有些沉默了。

    薛三砸吧砸吧了嘴唇,看了看瞎子北,想说些什么,却又不晓得如何开口,但可以想见,他是很不甘心的。

    梁程则是更干脆一些,抬头,面向瞎子北和阿铭,直接道:

    “胡闹。”

    显然,他们也是知道了瞎子北对主上的安排。

    瞎子北默然不语,甚至有点想笑。

    四娘则是专注于自己手中的针线活儿。

    “哟,都吃好喝好了么?”

    这时,

    郑凡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众人一起起身,向外看去。

    只见穿着一身豹皮的郑凡光着脚从门口走了进来,径直走到首位坐了下来。

    这感觉,

    像是在浴室里洗完澡,穿着浴室里的休闲服从淋雨区来到休闲区了一样。

    区别有两点,

    一是这身豹纹简直搔气到无以复加;

    二则是,这他娘的真的是豹皮……

    应该是鬣狗帮的帮主,留下来的藏品,被四娘改了改,直接给主上用了。

    “四娘啊。”郑凡伸手对四娘指了指。

    “主上。”

    “下次那汤池那儿给我预备套衣服,我找了很久,就找到这一套,实在是不好意思光着身子出来见你们。”

    “奴家晓得了,这是奴家的错漏。”

    “不至于不至于。”郑凡摆摆手,然后看向饭桌边的众人,面带微笑道:“这,都吃好喝好了吧?”

    “吃好了,主上。”

    “吃好了。”

    “就等你了,主上。”

    郑凡笑了笑,身子略微地向椅子左侧靠了靠,双手搭在一起轻轻拍了拍,

    道:

    “行,那我们就谈正事吧。”

    在座的五位魔王只觉得自家主上从进来到现在,整个人的气质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种自信,这种成熟,以及这种……游刃有余,仿佛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只有瞎子北微笑不语,

    他刚刚用精神力探测到了,

    主上其实已经在厅堂外的走廊那里站了好一会儿了,

    一边在外面冻得有些哆嗦一边在自言自语着像是在做着自我催眠:

    “我是陈道明,我是陈道明,我是陈道明!”

    ————————

    PS 感谢道湖老哥和grasshoper小姐姐成为《魔临》盟主!

    新人写书不易,

    第一本书《深夜书屋》成绩不错,所以写第二本书时会更加忐忑不安,会有很大的压力。

    还好,有大家的支持和鼓励,谢谢大家!p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