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临 > 第三十九章 谈判专家:瞎子
    “人死了?”

    郑凡这会儿想伸手狠狠地拽一把自己的头发,这是他以前在创作漫画卡剧情时常用的动作。

    大家伙忙活了一整天,又是埋伏又是杀人还跑了个马拉松,结果救回来的人,还给颠死了?

    搞笑呐?

    “我看看。”

    瞎子北向前一步,上了马车。

    郑凡也跟着一起上去了,其余人只能站在马车旁边看着。

    马车内,瞎子北的手搭在了丁豪的手腕上,闭着眼,神情严肃。

    “脉象如何?”郑凡问道。

    瞎子北叹了口气,表情更加凝重了。

    “到底怎么了?”

    “主上。”

    “嗯?”

    “我是个心理医生。”

    “…………”郑凡。

    瞎子北摇摇头,道:“估计是没戏了,脉搏和呼吸都没了。”

    “这人,就这么死了?”

    “是的。”

    郑凡有些哭笑不得,长吐一口气,道:

    “行吧,那就把这家伙埋了吧。”

    “埋了就浪费了,后院那儿花圃里不是一直种着花么,切碎了发酵一下做肥料吧,先前院子里死的那帮家伙也是这个待遇。”

    郑凡愣了一下,

    他真的是常常因为自己不够变态而和这帮手下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但既然是瞎子北的建议,郑凡也只能按捺住自己心里的不适,点头道:

    “行吧,就这么办。”

    话音刚落,

    丁豪的眼睛睁开了。

    “这……这家伙醒了,没死!”

    郑凡手指着丁豪的脸震惊道。

    瞎子北似乎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反而头脑清晰地来得及拍一个马屁:

    “不愧是主上的老师,沾染了主上的气运后,自然吉人自有天相。”

    郑凡本能地觉得有哪里不对,但瞎子北马上继续道:

    “主上,毕竟是拜人为师,一些必要的礼仪和待遇还是需要谈妥的,请主上把这件事交给我,属下保证明日,主上就可以开始真正的修炼了。”

    这个世界上,真正地修炼!

    郑凡点点头,心里其实清楚这货先前是在装死,但他相信瞎子北的能力,也就很听话地先下了车。

    不过还是嘱咐了一句:

    “好好地谈谈,尽量别动粗。”

    瞎子北点头应下了。

    待得马车内就只剩下瞎子北和丁豪两个人后,

    瞎子北空洞的眼眶看着丁豪,

    缓缓道:

    “你这龟息功不错,

    行,下面,我们来,好好聊聊。”

    ……………

    古人的宅子讲究个几进几出,可和后世的四合院不同,再加上“新客栈”现在是由两处宅子一前一后拼在一起的,所以哪怕已经住了不少仆人和少女,但未利用面积依旧很大。

    瞎子北找了间空屋子,让樊力把丁豪放在了椅子上,自己则亲自搬了一把椅子,坐在了丁豪对面。

    四娘也来了,她自然清楚,这种谈判方式很可能不会那么文明,所以她就准备在旁边看着,有可能会有自己出手的机会。

    曾经开了无数家妓院会所的四娘,最擅长的,其实是用刑。

    她曾自创过一套刑罚,那就是操控一条绣线,在你的体内进行游走和蠕动,然后缓缓地开始在你清晰地感知下去进逼你的大脑。

    无论是上下哪个大脑,都堪称无比恐怖了。

    “瞎子,需要我出手的话,直接说。”

    四娘继续织着手里的东西,这是一条围巾,本来,是想织一顶帽子的,但想着过几天主上就要去衙门上班了,到时候应该会有军服甲胄配发,所以就改成围巾了。

    瞎子北摇摇头,伸手指了指面前的丁豪,道:

    “这是主上的老师,我们得尊敬他。”

    “哟,你还打算以理服人?”

    “可不是么,也不知道怎么的了,我自打瞎了后,就越来越喜欢和人讲道理,火气,也没那么旺了。”

    丁豪就这么斜靠在椅子上,两个胳膊架在后头保持着平衡,什么话也不说,一副我就静静地看着你们装逼的样子。

    终于,瞎子北开始聊正事了。

    “先做一下自我介绍,正如你所看到的,我是一个瞎子,一个废人,幸得主人不弃,赏我一口饭吃,你可以叫我瞎子,想客气点的话,可以叫我北先生。

    唉,你我都是废人一个,你手脚筋被挑断了,我双目失明,我觉得,咱们都同是天涯沦落人,应该能有那种惺惺相惜的感觉,是吧?”

    “废人?”

    丁豪仔细地盯着瞎子北,似乎想确认对方是不是在开玩笑。

    要知道,

    在先前不久,

    正是眼前这个自称为“废人”的瞎子,在自己面前,用二胡弦,将那个杀死王立的刺客的脑袋绞断。

    “我们呢,是一个很友善的团体,我们一直致力于世界和平与发展,是一个温和的组织。

    我们组织的宗旨是爱与和平,不要有战争,不要有杀戮,不要有伤害。”

    瞎子北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然后双手握在一起对着上方拱了拱手,

    “我们的主人,他一直想当一名武者,他一直有一个侠客梦,除暴安良,行侠仗义。

    所以,请您来,是想来给我们的主人,当老师,传授他武者修行的法门。”

    前面一段话,丁豪直接在脑子里自动屏蔽了,倒是后面的那一段话,让丁豪眼睛眯了眯,当即笑道:

    “你们,想让我这个废人,来教你们背后的那个人习武?”

    “是。”

    瞎子北很认真地点头。

    随即,丁豪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浓郁的失望之色,他抿了抿嘴唇,喃喃道:

    “呵呵,我先前还以为,你们是朝廷派来的人。”

    “现在,我们还不是。”

    瞎子北这般回答。

    “哦?”丁豪有些疑惑地继续问道:“你们,是朝廷的人?”

    “唔,你可以这样理解,因为我们的主人,过两日就要去虎头城衙门上任了,是个校尉。”

    校尉,这个官职是个笼统的称谓,因为燕国官制体系的混乱,基本上,脱离了小兵百夫长层次的,都能称为校尉。

    当然了,在这里,瞎子北的意思其实是指,我们日后,也能被称为朝廷。

    “既然是朝廷的人,为何敢做出这种事?”

    “我觉得,这些都是细枝末节的问题,如果朝廷发现了,朝廷当然可以问,但您,不应该问这个问题。”

    “为什么?”

    “因为如果我们不出手,您已经死了,也不可能坐在我面前,问出这个问题。”

    “也是。”

    “我们来谈谈待遇问题吧,只要您能教授我们主人习武,在您当老师的这段时间,我们会确保您的安全,以及锦衣玉食和专人的伺候,另外,薪水酬劳也会…………”

    丁豪忽然打断了瞎子北的话,道:

    “我说过,我同意要当你们那个…………那个主人的老师了么?”

    四娘放下了手中的针织物,主动向前走了两步。

    瞎子北抬起手,挡住了四娘。

    “怎么,打算动刑么?”

    丁豪脸上出现了一抹很不屑的笑容。

    他当过军官,杀过上司全家,当过马匪,被镇北军俘虏后,也遭受过折磨,可以说,他什么风浪没见过?

    当然了,他先前用龟息功装死,是想着能否浑水摸鱼地逃脱。

    但眼下,他也并非是无比坚持地不肯教,但这事儿,就跟做生意一样,你开价,我杀价,大家可以好好地唠唠。

    哪怕现在自己的命被别人捏在手里,但丁豪完全不在乎,因为他已经是烂命一条了,真没什么舍不得了。

    “哟哟哟,奴家可是看多了那种动刑前英雄动刑后狗熊的家伙了,你且让…………”

    “四娘,我说过,这是主上的老师。”

    四娘脸上露出一抹愠怒,但还是后退了一步。

    “既然是主上的老师,我们必须对他给予尊重,毕竟,日后,主上需要从他这里学习武者之路。”

    “但他…………”

    瞎子北的声音提高了一截,继续呵斥道:

    “况且,主上也曾教育过我们,要以德服人,要和他好好地谈谈。”

    四娘瞥了瞎子北一眼,干脆又退回了先前站的位置,重新拿起了针线活做了起来。

    瞎子北回过头,继续用自己空洞的眼眶对着丁豪,

    温和地笑了笑,

    道:

    “下面,我们来好好谈谈。”

    “谈可以,但你们必须满足我三个条…………”

    瞎子北忽然侧了一下身,

    无视了丁豪的说话,

    对站在身后的四娘喊道:

    “对了,四娘,前天巡城校尉王立的夫人在我这里算卦少给了一文钱,你现在去把他全家上下都杀了吧。”

    “………”丁豪。

    ————————

    这是今天第三章,嗯,因为新书期时不能爆发太多,但龙还是争取不断章不卡大家,接一下上一章的剧情。

    等12月1号上架后,会努力爆发的,这本书,龙不做咸鱼了。

    莫慌,

    抱紧龙!p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