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临 > 第四十四章 主上,天赋异禀!
    郑凡真的就想不通了,明明是上个家教补习班,怎么画风一变,就变成了梁程要用手指进入自己的身体?

    这种转变,就像是你念念不忘的初恋女友忽然主动加了你的微信备注还是“亲爱的,你还记得我么?”

    然后当你怀着激动的心情点了同意后,对方甩过来了一份电子结婚请柬附带收款二维码……

    若是这时候郑凡还没能感觉到手底下这帮魔王的不正常,那也太丢份儿了,但就算你感觉到了,又有什么用呢?

    汉献帝不知道曹家的心思么?

    总之,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既然他们没有说,那么郑献帝也就没问。

    很快,

    原本的人体多媒体教室,

    一下子变成了医学院的解剖课大课堂。

    原本的大体老师阿铭穿回了自己的衣服,

    新任大体老师郑凡脱去了自己的上衣。

    梁程站在郑凡的身边,面容平静,平静得像是小时候给你屁股上打针的白大褂医生。

    “轻一点儿,可千万别弄疼了主上,否则你万死难赎!”

    瞎子北在旁边说着废话,很像是骗小红帽的狼外婆。

    郑凡闭上了眼,这一刻,他是货真价实的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简直比鸿门宴上的刘邦还要更写实。

    所以,古时候那些上位者的狡兔死走狗烹,并非全无道理。

    一旦你手底下的大将们手腕和实力太强的话,你不去搞他们,他们就会来搞你了。

    丁豪倒是对这种极为稀奇的服散方式很是好奇,他已经对这帮人新奇的手段和脑回路有些习惯了,同时,心底还升腾起了些许的希望。

    依照这帮人的手段,他们对自己承诺的,事成之后帮自己疗伤复原,似乎,也不是没有可能啊。

    梁程的指甲悬在了郑凡的上方,

    薛三忽然问道:

    “从哪里进入?”

    樊力开口道:“啤鼓!”

    说完,

    樊力还解释道:

    “啤鼓那里肉多,刺进去不疼嘞。”

    郑凡深吸一口气,为了不出现自己翻身让梁程刺自己啤鼓的画面,他自己开口道:

    “就胸口位置吧,轻点。”

    梁程点点头,

    食指的指甲放在了郑凡的胸口,

    然后,

    缓缓地刺了进去。

    一开始,

    是酸酸麻麻的感觉,

    随后,

    又开始有点胀痛胀痛的,

    紧接着,

    就开始全身疯狂地痉挛。

    “唔……啊!!!!”

    郑凡像是发了羊癫疯一样,开始剧烈抽搐起来。

    像是有一把巨大的勺子,将自己身体彻底地搅翻了过去。

    白沫,开始自郑凡嘴角溢出,双目里,白色开始疯狂地占据原本属于黑色的地盘。

    “我艹,快收手!”

    薛三马上喊道。

    别他妈把主上玩儿死了。

    梁程马上将自己的指甲抽出来,有些疑惑地盯着躺在自己面前的郑凡。

    “不会感染尸毒吧?”阿铭有些担心地问道。

    “我心里有数,尸毒不会进入主上的体内。”梁程回答道。

    “这叫有数?”四娘不满意道:“叫你用煞气刺激一下,你倒好,主上几乎要被你搞成老年痴呆了。”

    “不应该的,我没注入多少煞气,况且,我现在的实力水平,还不至于这么恐怖。”

    自己到底注入了多少煞气,梁程自己心里是有数的。

    丁豪则是分析道:“可能,是因为这位大人体内,本身就存在着一股极为浑厚的气血,所以,相当于一把干柴放在那里,被您的煞气给点燃了。”

    “唔……这样么。”

    瞎子北伸手摸了摸今天没有贴上去所以就不存在的胡须。

    他想到了薛三叙述里,郑凡所拥有的力气,以及梁程陪郑凡习武时给出的主上力气不错的评价。

    “如此说来,我们主人,是个练武的好材料?”

    瞎子北看向丁豪,很认真地问道。

    丁豪点头道:“如果之前从未进行过身体熬炼和开发,也没有从小药浴或者被高层武者以内力温养气血的话,确实可以称得上是练武奇才。”

    噗通……

    一颗大石头,

    在众人心底落地。

    其实,不光光是郑凡,

    其实,

    在场的诸位魔王心里何尝不会去担心这会是一场废柴流开头?

    好在,

    主上很给力!

    大家心里都很开心,毕竟策马奔腾和策猪奔腾是截然不同的景象。

    没多久,

    郑凡悠悠转醒。

    瞎子北凑到跟前,问道:

    “主上,请问,有什么感觉?”

    “头,有点晕,还有点想呕吐。”

    这是郑凡醒来后的真实感觉,大凡瘾君子嗨过之后,都会有那种身体被掏空的感觉。

    “属下问的是,感觉到了那股气了么?”

    郑凡沉下心,感受了一下,别提,确实感到有一股暖流,在自己体内游走着。

    这种感觉,有点像是先前梁程的煞气宛若是向蝙蝠洞穴里丢了一根火把,把里面沉睡的东西给惊醒了。

    “有……”

    “可以具体说说,是什么感觉么?”

    “粗粗的……胀胀的。”

    “唔……”

    瞎子北抬头面向丁豪。

    丁豪脸上露出了惊喜之色,道:“普通人习武刚开始感知时,大概只能感知到若游丝一般的气血,眼下这位大人能一开始就感觉到如此粗壮之物在体内鼓动,可喜可贺啊!”

    说是可喜可贺,

    但因为昨天经历过了这六个变态瞬间进阶的冲击,

    丁豪此时还真没有发现了一个天才的激动。

    凡事,真的就怕对比。

    明明是一个练武奇才,但和身边的这六个手下比起来,瞬间就成废柴了。

    丁豪心里也不清楚,这群人为什么会认他为主。

    哪怕是势力再大的家族,也不会奢侈到给自己的子弟配备上这么豪华奢侈的随从团队吧?

    听到丁豪的确认后,

    瞎子北往后退了一步,

    薛三眼神一挑,

    不好,

    这老银币又要抢先舔了,

    下一刻,

    薛三、梁程、四娘、阿铭、樊力五个人一起后退,

    拱手,

    躬身,

    “属下恭喜主上天赋异禀,主上大业可期!”

    郑凡有气无力地躺在板床上,

    挥了挥手,

    道:

    “跪安吧。”

    …………

    煞气入体的效果还是很明显的,接下来,需要做的就是让主上去学会如何掌握那股气血的运转。

    但今天是没办法了,今天的进度已经超纲了,再超负荷下去,大家还真担心主上的身体吃不消。

    所以,郑凡被四娘抱着去泡温泉和接受按摩了。

    其余人,则各自去做各自负责的事情。

    很快,

    入夜了。

    “吱呀……”

    薛三从丁豪的房间里出来,手里还拿着一张纸条,不过,还没等他把纸条放入口袋里,就被吓了一跳。

    他看见了一个,

    一个,额……

    一个打着灯笼的瞎子。

    任何事物,其实都有两面性,换一个角度来看,事物的高度也将截然不同。

    俗话说得好,瞎子点灯白费蜡;

    但瞎子若是说我打灯不是为了让自己看见,而是为了让别人在夜里看见我不会撞上我,思想高度,瞬间就不同了。

    当然了,眼前的这个瞎子,打灯,是满满的诡异。

    “你去做什么了?”

    瞎子北开口问道。

    “喂,我说,我感觉以后东厂很适合你当老大。”

    “这是以后的事。”瞎子北跳过了这个话头,继续问道:“你去丁豪那里,做什么了?”

    薛三把手中的纸晃了晃,道:

    “我去问了一下,吃哪些东西能让功力大进,他倒是给我说了一些他吃过的和没吃过的东西,哦,里面不光有天材地宝,还有丹药。”

    “很贵吧?”

    “还行,这不过阵子就准备出商队了么,钱应该不是问题。”

    “有些东西,是有价无市的。”

    “抢或者偷,都可以。”

    “你以为靠丹药强行催熟的法子,我会没想到?”

    “嗯?”

    “会有副作用的。”

    “但前期很有效啊,用丹药去堆,去砸,我觉得能更快地让主上入品,甚至从九品到八品乃至于……七品。”

    “然后,揠苗助长的后果就出现了,主上将一辈子卡在七品,再无寸进。”

    “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呗,主上估计也是愿意的,毕竟修炼多苦多慢啊。”

    瞎子北笑了,

    夜里,

    红色的灯笼映照着瞎子北的脸,

    他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

    沉声道:

    “你以为,一辈子卡在那里的,仅仅是主上一个人?”

    “我……”

    “我劝你,别自作聪明,要是让他们知道你准备给主上嗑药的事,呵呵……

    之前,大家都是普通人,所以无所谓,眼下,大家已经恢复了一些力量,未来还很光明,你却要涸泽而渔,饮鸩止渴,直接堵死大家以后的期望和晋升通道。

    你说说,他们若是知道了,会对你做什么?”

    “我只是有备无患问问而已,又没真打算马上去找来给主上吃。”

    “七,是个很顺口的数字。”

    “额……”

    “但,六六大顺,66666,也挺好听的,你知道吧?”

    薛三点点头,左手做了个“六”的手势,很诚恳道:

    “我明白的。”

    瞎子北忽然有些惆怅地侧过身,缓缓道:

    “我觉得,我们已经有些过火了,尤其是今天,我们的吃相,太急了。”

    “主上会理解的,再说,主上今天也很配合不是?”

    “对造物主,你得保持着一种敬畏。”瞎子提醒道。

    “我只知道,我们和主上,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谁也离不开谁,眼下,我们是需要实力,而且,是很需要实力。”

    “一条绳上的蚂蚱?”

    “难道不是么?”薛三反问道。

    “魔丸,现在还没苏醒,但我们谁也不清楚,他会在什么时候忽然解封自己出现。”

    “这和魔丸又有什么关系?”

    “呵呵,若是魔丸苏醒了,你说,如果我们还像是今天这般对主上施加压力甚至是紧逼的话,主上是更愿意和我们继续在一起,还是愿意…………带着魔丸直接离开。”

    “这……”薛三忽然沉默了。

    “毕竟,我们之于主上,更像是义子的关系,而魔丸,可是主上自己真正的……亲儿子。”

    “但是,瞎子,我承认你一直很聪明,算计人心的本事也很强,但魔丸的性格和习性你又不是不清楚。

    可能是当局者迷吧,主上自己可能都因为创作者和作品之间的特殊情感纽带关系,和你一样,也忽略了一个问题,他忘记了,是他自己亲自把魔丸设计成了一个怎样的形象和角色。”

    “哦?你说说看。”

    “魔丸,为什么一直没解封自己?”薛三忽然压低了声音问道。

    “为什么呢?”

    “因为…………”薛三的脸,在月色的映照下有些发白,但他整个人,却表现出了一种异样的亢奋:“因为我觉得,若是魔丸真的苏醒了,他解封自己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将主上杀了!

    然后,

    留下一句话:

    ‘你,也配当我爹?’”p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