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临 > 第六十三章 真正的……强者
    下了马车,郑凡觉得自己刚刚在那里与空气斗智斗勇真特么的好笑。

    尤其是自己和许文祖二人,互相都以为那个邋遢男是对方的人,一个表示亲切,一个表示慎重,结果居然是个蹭吃蹭喝的路人甲。

    但马上,

    随着郑凡的一声令下,

    王端在内的五名百夫长马上率领自己的部下出动,开始在整个营地里搜索那个邋遢男。

    搜索,持续了两个小时,但却毫无所获,那个邋遢男似乎就过来蹭了半只烧鸡后就在营地内蒸发了一般。

    郑凡不是很喜欢这种事情发生变故脱离掌控的感觉,因为这会使得自己接下来无法确定能否对许文祖动手。

    怀着淡淡的不安,郑凡回到了自己的帐篷。

    一掀开帐篷,郑凡就愣住了,他看见在自己床榻边,那个邋遢男正坐在那里,拿着筷子正在吃着小火锅。

    火锅,是四娘给自己准备的,辣椒花椒以及其他香料这类的火锅灵魂,因为这里西域商人很多,所以并不缺,价格也不高。

    在古代,能吃一顿麻辣小火锅,这绝对是美死人的享受。

    但此刻,却被别人捷足先登地享受了。

    郑凡的目光在帐篷里逡巡,看见四娘站在角落里,神色戒备。

    呼,

    心下长舒一口气,

    火锅,

    被人吃了也就吃了吧,

    只要四娘没事儿就好。

    不过,从四娘的警备姿态来看,自己倒是没看走眼,这个邋遢男,绝不是什么轻易的角色。

    毕竟,四娘她可是七魔王之一,她吃的盐比自己吃的米都多;

    她的判断,郑凡是信的。

    哪怕是换做稍微比她强一些的人,四娘依旧能够镇定自若,甚至与其谈笑风生,绝不至于是现在这般状态。

    得嘞,

    营地里搜索了这么久,这人,居然就坐在自己帐篷里吃火锅。

    尤其是,四娘就看着他在吃火锅,却没有出手干预。

    心里开始权;

    自己现在放下帘子扭头就跑,发着光地跑,能否跑出一个安全距离?

    至少,

    跑到队伍中央那边,让王端他们带着手下人来给自己当替死鬼阻拦一下?

    郑凡的目光看向四娘,

    四娘微微摇头。

    嘶……

    这意思是连跑都来不及跑?

    郑凡依旧相信四娘的判断,那就是,如果眼前这个邋遢男想杀自己话,依照现在这个距离,自己根本跑不掉。

    那么,

    摆在自己面前的,就剩下两个选择了。

    一个是:啊哈哈哈,我走错门了,兄弟你继续吃着喝着。

    另一个是:既然打不过,那就加入它,一起吃!

    郑凡放下了帘子,大大方方地走了进来,在邋遢男面前坐下。

    邋遢男抬头看了一眼郑凡,然后继续用筷子从火锅里夹出一个蛋饺往自己嘴里送。

    很烫,他一边吃一边不停地唆嘴,脖子仰起,咕噜了好久才最终咽下。

    郑凡摇摇头,道:

    “这不对,吃火锅,怎么能没蘸料?”

    说着,郑凡对四娘招手道:

    “四娘,把料碟拿过来,吃火锅没蘸料,简直就是对火锅的亵渎。”

    邋遢男闻言,忽然笑了一下。

    似乎已然完全洞悉了郑凡的套路。

    但郑凡还真不怕对方洞悉自己的套路,因为自己的套路多。

    从郭靖黄蓉到张无忌萧炎,从降龙十八掌到斗气化马,

    这种傻乎乎地主角如何获得大佬的青睐的戏码和套路,郑凡脑海中储藏得不要太丰富。

    人生,本来就是在套路和反套路之间来回折腾的一个过程。

    要么,自己今晚获得来自这个世界的第一次机遇;

    要么,明年瞎子他们可以到这里来,给自己上坟同时拔拔草。

    四娘见郑凡稳下来了,她自然也不会露怯,马上去将料碟和调料取了过来。

    “来,看着啊。”

    郑凡先将蒜末舀到碗里,再加上大把的葱花香菜,撒上点芝麻,然后拿起火锅里的汤匙,从火锅内舀出汤底浇在了料碟里。

    啧啧啧,完成!

    芝麻和大蒜现在才传入东方不久,并没有被大面积地种植,不过虎头城这儿因为地利原因,想搞到也不难。

    唯一的缺憾就是虎头城太过偏于北方内陆,想弄点生蚝熬点耗油出来有点不太现实。

    郑凡将这料碟递给了面前的邋遢男,

    邋遢男也不客气,跟先前接许文祖手中烧鸡一样,接到手里。

    “蘸着吃。”郑凡提醒道。

    邋遢男夹了一个肉丸,在料碟里搅了搅,再放入嘴里。

    “怎么样,好吃吧?”

    邋遢男点点头,然后更加快速地夹菜蘸着吃。

    “其实,还有芝麻酱的,但我吃不惯这个,就没弄。

    对了,四娘,把阿铭酿的葡萄酒拿出来。”

    军中不能饮酒,但现在了,还在乎什么纪律啊。

    四娘把葡萄酒拿了过来,亲自倒了两杯,然后又退后了几步站着。

    “来,走一个?”

    郑凡将一个酒杯递给了邋遢男。

    邋遢男接过酒杯,似乎犹豫了一下,还是和郑凡走了一个。

    场面,有点温馨,但只有当事人知道自己心里多慌得一比。

    终于,火锅吃完了。

    涮菜都没了,这可是郑凡路上两天的量,被这家伙一顿给吃没了,他似乎还有点没满足,甚至端起了锅,将底汤都喝了下去。

    吃完后,

    邋遢男很是满足的一只手摸着肚子另一只手开始……抠脚。

    “四娘,把我的大福拿来。”

    “好的。”

    四娘将点心端了过来。

    郑凡伸手示意道:

    “饭后点心。”

    邋遢男用抠脚的手拿起一枚大福,放入了嘴里,似乎很满意这种柔糯的口感,风卷残云一般给吃了个干净。

    “老兄,可惜啊,现在是在路上,准备的东西不多,要不,等我这趟出完活儿,你跟着我回去吧,我保证每天好吃好喝地供你,一年到头,绝不带重样儿的。”

    若是换做其他人,遇到这种深不可测的人物,巴不得赶紧离他远远的,但郑凡却反其道而行,直接要把人家带回家。

    这可是多少剧本里主角的发家经验啊!

    “呵呵呵呵,嘿嘿嘿…………”

    邋遢男把手指放在鼻下,使劲地嗅了嗅,然后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

    虽然不知道他在笑什么,但郑凡也跟着笑了起来。

    “什么都答应我?”邋遢男问道。

    “只要我有。”郑凡回答得也很干脆。

    邋遢男伸手,指向了站在旁边的易容成男子的四娘,

    “她,很不错。”

    四娘的易容,能骗得过普通人,但肯定骗不过他的眼睛。

    郑凡闻言,

    笑了,

    “那就拔刀吧。”

    这个,没得谈。

    都自杀过的人了,在这个世界的第一目标,就是搞事情。

    你还要牺牲自己的女人去委曲求全,你图什么呢?

    这一点,郑凡看得很开。

    四娘走了过来,双手撑开,一根根丝线开始延展出去。

    邋遢男却毫无反应,只是很平静地道:

    “她,很不错。”

    “我知道。”

    紧接着,

    邋遢男又伸手指着郑凡道:

    “他,也很不错。”

    很显然,邋遢男不是在指郑凡。

    郑凡也马上明白了,对方,指的是魔丸!

    他甚至能看见魔丸的存在!

    下一刻,

    一股冰凉的感觉开始袭遍郑凡的全身,

    暴戾、

    诅咒、

    灾厄、

    种种负面气息开始宣泄而出。

    邋遢男的手,放在了小桌上,

    轻声道:

    “蛮神,在上。”

    “轰!”

    郑凡只觉得自己的耳朵开始了轰鸣,

    下一刻,

    四娘手中的丝线全部断裂,郑凡体内刚刚升腾而出的负面气息则在顷刻间被强行镇压了回去!

    郑凡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邋遢男,

    妈的,

    这是蛮族人!

    这个蛮族人,好强!

    他,到底是几品?

    八品?不,八品不可能这么强,七品?六品?甚至………更往前?

    “你的饭菜,很好吃。”

    邋遢男一挥手,刚刚的气势瞬间消散一空。

    四娘单膝跪在了地上,大口呼吸着,胸口不停地起伏。

    “你的心思,我也懂。”

    邋遢男身体微微后仰,有些无奈道:

    “可惜了,换做以前,我真愿意去你家的。说不定,你想要的,我还真的会给你。”

    “现在,不可以么?”

    郑凡开口问道。

    邋遢男摇摇头,

    道:

    “我的时间,不多了。”

    “我家里有医生,能治病。”郑凡马上说道。

    “我没病。”

    邋遢男的眼里多出了一抹玩味之色,

    再度伸手指着郑凡,

    道:

    “他们两个,都很不错,你,原本也算很不错,但和他们两个比起来,就……有些上不得台面了。”

    “…………”郑凡。

    我要听的,不是这个啊!

    “可惜了,你不是蛮族人,否则我倒是可以举荐你去祭祀所。”

    郑凡马上正色道:“是啊,我也一直为这件事惋惜,以前,我觉得蛮族人很可怕,很野蛮,但直到我接触过他们之后,才发现了他们的可爱,他们能歌善舞,他们热情好客……”

    邋遢男对着郑凡抬起手,

    郑凡眨了眨眼,问道:

    “怎么了?”

    “别停,接着胡说。”

    “…………”郑凡。

    “这一路,就劳烦你做饭了,作为回报,我不会杀你。”

    这回报,好丰厚啊。

    似乎,邋遢男自己都觉得有点过于不要脸了,又加了一条,道:

    “我还能在我死前,帮你把马车里的那个胖子杀了。”

    “不不不,他是我的长辈,你误会了。”

    “但我在马车上,感觉到你对他的杀意。”

    “额…………”

    “吃饱了,我想休息了,给我安排一个帐篷。”

    “好,这没问题,不过,前辈,能否告知晚辈名讳?如果不方便,就当我没问,我只是觉得今晚见到前辈的英姿,不能得知前辈名讳的话,会抱憾终生。”

    “你们中原人有一句话,叫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叫阙石,沙拓阙石。”

    嘶!!!!!!!!!

    卧槽!

    “你呢,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

    郑凡深吸一口气,

    双手抱拳,

    很郑重地道:

    “我叫樊力。”p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