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临 > 第九十章 大乾,我来了
    书院师生们开始疯狂地向山上逃命,什么尊师重道,什么礼仪道德,全都被他们踩在了脚下。

    年迈的教习和大儒被自己的学生践踏在了脚下,同窗情谊到头来变成你敢挡在我前面就是一把推开,那块当朝宰辅亲笔所书的匾额在失去了护身效果后也被丢在了地上已然被踩得裂开。

    一些话,一些口号,平时自己喊喊就好了,聪明的人知道千万别往心里去;

    但愚蠢的人,会自己把自己洗脑。

    当刀口真的砍下来了,

    梦也就破了,

    切割开那虚伪的美好面纱后,

    这才看见隐藏在下面的那张,属于自己的,丑恶嘴脸。

    从策马向前,

    到手起刀落,

    郑凡一直保持着很平静的姿态。

    只是,当看着这群大燕读书人种子这些大燕文风傲骨们宛若丧家之犬在哀嚎乱窜时,郑守备的眼中,露出了一抹怅然。

    生活,如果都是可以预料的,那往往就意味着枯燥。

    郑凡其实更想看到这群大燕文华种子在屠刀面前宁死不屈,众志成城,这还能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也能增添很多的意思。

    结果,还是自己想多了。

    唉,

    滴淌着那位叫黄子充鲜血的刀口,缓缓地举向前方,

    郑凡开口道:

    “全部拿下,敢有反抗者,杀无赦!”

    郑凡身后的梁程用蛮话重复了命令,其实,郑凡这阵子也在学习蛮话,蛮话并不难学,但在这会儿,保险起见,郑凡还是启用了梁程这个翻译。

    他生怕自己的命令下得不清楚,手底下的蛮兵会错了意,直接拿着刀把书院上下全屠了,那就好玩了。

    蛮兵们全部下马,留下了二十余人看管马匹外,其余人全部举着兵器冲入了牌坊。

    郑凡也翻身下马,在梁程的陪同下,跟在蛮兵后面,走上了上山的台阶。

    身前,躺着一个衣衫残破满脸血污的老者,应该是个教习或者书院的大儒,先前被自己的学生逃跑时撞翻同时踩踏了过去。

    这会儿,已经没了生息了。

    郑凡从老人身边绕了过去,感慨道:

    “你说说,年轻的学子觉得这世界很美好很天真也就算了,这老东西这么大一把年纪了,还真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主上,他刚刚可是站在最后喊话的。”

    “但到头来却是最先被踩死的。”

    “也是。”

    郑凡继续往上走,在那块匾额前停了下来。

    匾额已经被踩出了好多裂纹,破损得很严重了。

    郑凡伸手指了指这地上的匾额,对梁程问道:

    “应该能修复吧?”

    “只是拓印下字体的话,问题不大。”

    “嗯,好歹是当朝宰相的字,拿回去拓印一个,挂咱翠柳堡里;学海无涯,也是个万金油,哪里都能挂。”

    “好,知道了。”

    郑凡忽然扭过头,看向跟在自己和梁程身后的杜鹃,问道:

    “杜姑娘,你说我今儿个将宰相大人的母校给踩了,他会不会怪罪于我?”

    杜鹃先思索了一下“母校”这俩字的意思,随后,回答道:

    “宰相大人素有容人之量。”

    “瞧瞧,瞧瞧,听见没有,杜鹃姑娘说了,宰相不会明面上报复我,会在背地里玩阴的。”

    “…………”杜鹃。

    继续往上走,一路上,到处都是散落在地的书册头巾扇子等等风雅之物。

    “嘿,别动。”

    郑凡抬起手,示意跟在自己身边的梁程和杜鹃停下脚步。

    然后,郑凡弯下腰,将前方台阶上的一块玉佩捡了起来,估摸着应该是前面逃跑的师生哪个谁掉下来的。

    “呼呼……”

    放在手里,对着玉佩吹了吹。

    郑凡扭头对杜鹃问道:

    “杜姑娘,这个,需要上交么?”

    “郑守备若是喜欢,自可拿去。”

    “谢谢。”

    握着玉佩,郑凡开始继续往上走。

    青鸣山本就不高,三人也没走多久,就看见了上方的校舍和宿舍。

    这种校舍,来到这个世界后,郑凡还是第一次见到。

    至少,在虎头城,他是没看见校舍存在的。

    门阀政治的一个基础就是,门阀家族,垄断了教育,他们的家族里有自己的族学,供自己族人进学,至于寻常人家,就真的很难了。

    教育的垄断,等于是斩断了大部分黔首的升迁之途,这也导致了这一代燕皇哪怕有意识地在提拔寒门,却终究难以使其成气候。

    毕竟,真正的精英,大部分还是从门阀里出来的,他们天生就带着门阀的烙印。

    校舍外的场子上,数百名师生全都跪坐在地上,不准站起。

    一开始有个中年文士似乎想要站起来喊两句“有辱斯文,有辱斯文”,

    结果被根本听不懂的蛮兵拿刀把直接砸掉了一口牙。

    昨日,郑凡在靖南侯面前曾说过,蛮兵对文人,天作之合,事实,也的确如此。

    大部分的师生都在这里了,但还有一些人散落在外面,不过,身手矫健的蛮兵很快将他们一个一个地逮了回来。

    杜鹃拿出了名单,开始点名。

    “薛楚贵,赵明阳。”

    点了两个人的名字,却没人站出来应声,也不晓得是在里面还是不在里面。

    “这两个,是乾国人?”郑凡开口问道。

    “是。”

    郑凡点点头。

    他没有站在杜鹃身边,拿着刀,再去反复地质问和威胁这帮师生这俩人到底在哪里,识相地快点交出来。

    因为郑凡觉得这个戏码太像鬼子拷问乡亲八路滴在哪里滴干活。

    虽然他自己也觉得,自己先前在山门外骑着马威逼这群读书人同时还斩下了一个读书人的头,简直和上辈子老早以前看过的老式武侠片中的反派一模一样,但毕竟还是有底线的。

    所以,郑凡伸手指了指前面人群中的一个年轻学子。

    身边马上有两个蛮兵上前将那个人抓了出来。

    那个脸上还长着青春痘的年轻学子身子明显在颤抖,但被拉到郑凡面前时,却用颤抖的声音梗着脖子喊道:

    “我是不会出卖同窗的!”

    然后,一边看向被看管在那里的书院同门和教习一边又偷偷地在打量着郑凡,小腿肚子,在发颤。

    郑凡从怀里取出了小铁盒,从里面掏出了一根烟,先倒过来在自己掌心位置敲了敲,然后咬在嘴里。

    摸出火折子,点燃,

    悠哉悠哉地吐出一口烟,

    这才开口道:

    “放心,我没打算问你什么。”

    这名学生愣了一下,一下子没能理解郑凡话语中的意思。

    郑凡抖了抖烟灰,

    同时轻声道:

    “砍了。”

    “砰!”

    一个蛮兵一脚揣在了这名学生的膝盖上,将其踹跪在地,另一个则马上举起了刀。

    “我说,我说,我说!!!!!!!!”

    这名学子马上开口大喊。

    俩蛮兵犹豫了一下,

    郑凡则是默默地又把卷烟送入嘴里,

    抽了一口,

    两缕烟雾从鼻孔中缓缓喷出。

    两名蛮兵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个手中的刀还是斩了下来。

    “噗!”

    人头,

    再度落地。

    被看押的人群中,不少师生已经屎尿失禁,空气里很快就弥漫出一股臭味。

    杜鹃在旁边看着郑凡的行为,没说话。

    郑凡又抽了一口烟,这个版本的卷烟有点辣嗓子,忍不住干咳了一声,同时伸手又随便指了一个中年文士。

    马上有蛮兵走过去将其从人群中拉拽了出来。

    “我说,我说,我说,我认识他们,他们就在人堆里,在…………”

    “我最讨厌卖友求荣的人,这种人,该死。”

    “…………”中年文士。

    郑凡没再搭理他,而是转过头,看向梁程,问道:

    “交给你解决?”

    为了怕影响不好,郑凡没直接问梁程:你饿了么?

    梁程看向郑凡,回应道:

    “合适么?”

    “合适。”

    “方便么?”

    “方便。”

    “好,我把他抓去那边林子里拷问一下。”

    梁程走过来,将这个中年文士一把提起,拖拽入了前方林子深处。

    “啊啊啊啊啊!!!!”

    很快,林子里面传来了极为凄厉的惨叫。

    郑凡将烟头丢在了地上,且很有公德心地用靴底踩了踩。

    再抬起头,目光扫向前方的一众书院众人时,这帮人的身体集体向后缩了一下。

    “杜姑娘,你继续念。”

    郑凡看向了杜鹃。

    杜鹃拿起文书,

    “薛楚贵!”

    “哗!”

    一个男子身边的其他书院师生全都看向他,且自发地和他拉出了距离。

    男子脸上露出了绝望的神色。

    马上有蛮兵上前将那家伙抓过来。

    杜鹃继续点名,

    效率很高。

    郑凡趁着这会儿功夫,一个人走到了西侧的一个比较偏僻的亭子里,一个人开始放空。

    少顷,梁程回来了,在亭子里找到了郑凡。

    郑凡伸手指了指嘴角,又从自己袖口里掏出一条四娘的帕子丢给了梁程,

    道:

    “擦擦。”

    梁程接过来帕子,却直接用袖口擦了擦嘴角,问道:

    “还有么?”

    “没了。”

    “嗯。”

    这时,外面的传来了脚步声,杜鹃也来到了亭子里。

    梁程往后退了一步,把空间让给郑凡和杜鹃。

    “郑大人,人已经抓好了。”

    “是么,他们也是傻子,都不晓得跑么?”

    “他们估计没想到,我们能冲上来抓他们。”

    “嗯。”

    杜鹃看向梁程,微微欠身。

    梁程会意,走出了亭子。

    杜鹃看向郑凡,道:

    “郑大人,小女子很好奇,我想,郑大人应该不会不清楚今日所做之事,在以后,会给郑大人您带来多大的麻烦吧?”

    此时此刻此景此情此问题,郑凡忽然好想吟出一首诗。

    但最后,还是笑笑,

    道:

    “杜姑娘为何要问我这个问题?”

    “怎么,小女子不能问么?”

    “杜姑娘是替自己问呢,还是替……”

    “郑大人希望小女子替谁问呢?”

    “杜姑娘,这你可就为难我了。”

    杜鹃后退两步,对郑凡行礼,

    道:

    “人犯已经抓获,多谢郑守备出兵相助。”

    “分内之事。”

    “那人犯卑职就带走了,郑守备,有缘再见。”

    郑凡点点头,

    “杜姑娘一路小心。”

    “郑守备也一样。”

    杜鹃走了,

    一匹马,马上驮着先前被打晕过去的密谍司小哥;

    一个女人,手里拿着麻绳,捆着两个人犯,就着午后暖阳,越行越远。

    郑凡对着日头眯了眯眼,

    在其身后,四百蛮兵全部上马待命。

    书院,还是那个书院,只不过今天死了几个人。

    梁程对郑凡开口道:

    “书院里,一个人都不拿?”

    “拿了干嘛,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押回翠柳堡都不能帮忙干活,还得浪费米粮养他们。”

    “但是,就这样把他们放了,马上……”

    “马上骂名就要来了不是?他们会四处上访,会写信给自己的同门好友,会动用一切力量和可能把今天受到的屈辱都还回来?”

    梁程不说话了。

    “阿程,你也就适合带兵打仗了。

    为什么左继迁不接这个军令?

    为什么靖南军有五万人马,却分不出几百兵来这里拿人?

    为什么明明是窝藏乾国细作,包庇之罪,但那个叫杜鹃的女人却只抓了两个犯人走了,剩下的人问也不问?”

    郑凡伸手拍了拍梁程的肩膀,笑道:

    “咱们,就是来背锅的,就是来担骂名的,有些人,爱惜羽毛得很,就需要有下面的人来顶锅。”

    “主上想得比我明白。”

    “但这口锅还不得不背,你能背锅,就证明你有用处,兴许会赏你仨俩甜枣什么的,为了吃这一口甜枣,我是什么都顾不得了。

    至于以后,咱们这些人,既然来到这个世界上,也就没想着去谋划什么安度晚年。”

    说着,

    郑凡将目光投向了身后的牌坊,

    道:

    “让他们活着吧,让他们给我们做宣传,免费的炒作,不要白不要。”

    “主上豁达。”

    “不会拍马屁就别勉强自己,你的马屁总是和你的人一样,太僵硬。”

    “呵呵,主上,我们接下来是回去么?”

    “回去?大老远地骑了三个小时的马就为了跑来欺负一群腐儒?”

    “那我们去哪里?”

    “去我一直想去的地方,既然已经准备背上骂名了,也就无所谓再弄出一个大新闻了。”

    郑凡举起马鞭,

    “啪”

    胯下战马撒开四蹄开始拼命奔驰,在他身后,是紧随而来的梁程和四百蛮族骑兵!

    …………

    夕阳如血,

    一座堡寨安静地矗立在晚霞之下,

    肉眼可及之处,

    在堡寨的东西两侧,都能远远地望见相似的燧堡,若是视角能够继续拔高拔高再拔高的话,可以看见在这一片的大地上,分布着密密麻麻大小不一的堡寨。

    没有过分靠近,

    隔着远远的,

    郑凡就拉住了缰绳,

    胯下战马扬起马蹄,止住了身形。

    其身后,四百蛮族骑兵也一同收住了缰绳。

    望着前方的堡寨,郑凡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

    “大乾,我来了……”p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