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临 > 第一百零三章 跋扈!(求订阅!)
    宽敞的马车内,燃着炭盆,不时发出轻微的脆响。

    一个中年男子坐在炭盆边,双手放在炭盆上烘着。

    杜鹃坐在另一侧,手里拿着钳子夹着红薯在上面烤,阵阵甜味在马车内逐渐弥漫。

    马车在移动,但马车内,却一点都不摇晃。

    “确认了么?”

    “侯爷,确认了,银浪郡所有堡寨里,只有翠柳堡少了四百骑。”

    “是那小子?”

    “是的。”

    “这么说,那一日怀涯书院事了后,他并没有回翠柳堡。”

    “是的,侯爷,根据咱们在乾国的眼线传来的那些消息大概可以判断出,他可能是在怀涯书院事了之后就直接率麾下人马去了乾国。”

    “呵呵。”

    “侯爷,他到底是为什么?”

    “为什么?年轻人,不服气呗,替咱们背了书院的事儿,心里有委屈,又不敢朝给他安排事儿的本侯来撒,就想着把怨气撒到乾国人那边去。”

    “仅仅是这样?”

    靖南侯摇摇头,

    道:

    “当然不仅仅是这样,这个世界上,确实会有只凭脑子发热做事的傻子,而且还不少,但傻子可做不到守备。

    本侯觉得,这小子,大概是看出一些风向来了。

    咱们在银浪郡清理了这么多人,也料理了那么多家门阀,许是已经被他看出已经有对南用兵的意思,他呐,是想着抢一个头功,提前下注。”

    “侯爷,属下觉得,可能没那么简单。”

    “你是查到什么了么?哦,对了,那小子的堡寨,是谁帮他修的,查到了?”

    “侯爷您会大吃一惊的。”

    “行,那就让本侯猜猜,能让本侯大吃一惊,那肯定不是镇北侯府的关系,那小子,虽然曾在本侯面前腆着脸说自己是镇北侯府的一条狗,但本侯觉得李梁亭大概是家里狗太多了,多到他自个儿都记不清楚了。

    至少,这小子身上的狗链子,肯定不是他李梁亭亲自握着的,他也没那么大的狗脸值得李梁亭亲自去拴他。

    那也应该不是他自己出的钱,他刚从北边到南边来赴任,哪怕身上有银子,但也没那个人脉这么快就把一切采购好和打点好。

    也不可能是哪家门阀,门阀资助一个地方军头子,看重其发展前景,吸纳为己用也不是什么让人觉得惊讶的事儿。”

    说到这里,

    靖南侯看向杜鹃,

    掌心翻了一下继续烤着炭火,

    道:

    “皇子。”

    “侯爷英明。”

    靖南侯伸手从杜鹃那里接过了一个烤好的红薯,因为太烫,所以在手里来回地掂着。

    “老大掌着天成郡郡兵,所以不可能是老大;老二名义上掌握着京城禁军,也不会是老二;

    他们两个,自己手头上的军务都还没能理顺,还不至于贪心到墙外再开花;

    老三走文路,素有文名,是诸位皇子之中文采最好的一个,他不会去碰武事,碰了武事,先前自己给自己营造的角色就塌了。

    老四母妃家是三石邓家,本就是将门,他若是想插手,自有邓家给予支持,不至于去外面寻人。

    老五年初因殿前失仪,被陛下罚闭门思过一年,在这一年里,他不会对外出手,他没那么蠢。

    老七年纪还小,

    那就是,

    老六了。”

    “正是六殿下。”

    “呵,也是难为他了,也不晓得那姓郑的小子到底给老六灌了什么**汤,居然让老六忍不住破功了。”

    “侯爷,您认为六殿下……”

    “老六才七岁时,那天陛下命我入宫陪着喝酒,老六作陪,陛下对我说过一句话;

    陛下说,诸位皇子之中,老六,最肖父。”

    杜鹃低下了头。

    “其实,我也这么觉得,老六,打小就聪明,在他身上,我确实能看到咱们这位陛下年轻时的影子。

    只可惜,老六没咱们陛下那么好运,先皇是个中庸之主,可能先皇这辈子做得最得意的事,就是在诸子夺嫡之中最后胜出,但也就那样子了。

    所以,咱们陛下反倒是没那么大的压力,但老六不同,他太像陛下了,但咱们大燕,一个国家,容不下两代陛下。”

    靖南侯撕开了红薯皮,送到嘴边,咬了一口,道:

    “甜。”

    “六殿下此举,并未做遮掩,他难道就不怕?”

    “他不怕,这小子知道他父皇信任本侯,将整个银浪郡上下事宜都交给本侯打理,他自然清楚,银浪郡的密谍司,掌握在本侯这儿,想查他,肯定能查得到,但他就笃定本侯不会声张,甚至还会帮他隐瞒。”

    “为何?”

    “本侯欠他的。”

    “侯爷,您是说?”

    “武安三年秋,闵家涉嫌谋反,朝廷下旨治罪;是本侯率一千靖南兵,踏平了闵家,也就是咱们这位六皇子的母族。”

    “那是陛下下的旨,和侯爷您无关。”

    靖南侯又咬了一口红薯,在嘴里慢慢地咀嚼着,同时道:

    “武安三年冬,因闵家谋反而被打入冷宫的闵妃被赐白绫自缢香消玉殒。”

    杜鹃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什么。

    “这一切,都起源于武安三年立秋的那一晚,陛下曾把六皇子带入御书房,据说,问了六皇子一些关于我大燕以及关于蛮族和乾国那边事儿的看法,陛下龙颜大悦,赏六皇子金银器物同时提享亲王俸。

    第二天,本侯就收到了陛下的旨意,让本侯去灭闵家满门。”

    靖南侯将手中最后一点红薯送入嘴里,还在红薯皮上舔了舔,这才将红薯皮丢在了一边;

    有些心满意足地吮了两下手指,再从杜鹃手里接过了热毛巾擦了擦手和嘴。

    “可能,那一晚在御书房,陛下确实是开心的,因为六皇子的表现,让陛下很满意,任何一个父亲,在看见一个很像自己的儿子时,他心里,肯定是充满着喜悦和满足的。”

    “那为何…………”

    “为何?本侯之前说过了,陛下对大燕的现在,对大燕的未来,有他的布局和设想,陛下已经为大燕设计好了路,不允许任何人去更改,哪怕那个人,是他的儿子。

    陛下不仅仅是一位父亲,他还是大燕的皇帝。

    所以,陛下在高兴之后,第二天,就下令让本侯灭了闵家,断了六皇子的母族支持;

    再幽禁最后又赐死闵妃,断了六皇子来自后宫的支持。

    自武安三年后,六皇子就开始喜欢声色犬马,开始卖烤鸭了。”

    “那六皇子这次,就不怕您?”

    “他聪明,所以他懂我,他清楚,本侯就算知道了这件事,也会帮他隐瞒,一是本侯确实欠他外公一家的血债,

    二是,他知道本侯对国本之争,没什么参与的兴趣。”

    “侯爷,二皇子,可是您的亲侄子。”

    “亲侄子?是,老二确实是本侯的亲侄子,是本侯亲姐姐的孩子,也是当今陛下的嫡子,陛下想让老二当太子的心思已经很明显了,估摸着明年老二就能入东宫了。

    但,这又如何?”

    “侯爷,您就不为您侄子考虑考虑?”

    “你也真是什么都敢问。”

    “是侯爷您什么都敢对着属下说,弄得属下都已经做好出了这马车就被赐死的准备了。”

    “哈哈哈哈,本侯可不是咱们陛下那样子的人,本侯做不出这种………”

    忽然间,

    靖南侯沉默了。

    “侯爷,您怎么了?”

    “没事。”

    这时,马车外传来一声通禀:

    “侯爷,家里派人来信了。”

    “递进来。”

    “是。”

    一封信,被递送进了帘子。

    杜鹃伸手将信接过来,还没等她转交到靖南侯手中,靖南侯就开口道:

    “念。”

    杜鹃深吸一口气,将信拆开,

    “你先看一遍,再与本侯说。”

    “是,侯爷。”

    杜鹃将信看了一遍后,将信放了下来,对靖南侯道:

    “侯爷,这是老爷的信。”

    老爷子,自然是田家家主,田家,并非是大燕第一等的门阀,但论尊荣,哪怕是镇北侯府,都无法与田家相比。

    田家家主,他的女儿,是当今皇后,且为陛下诞下皇子,很大可能即将入主东宫;他的儿子,被封靖南侯,掌五万靖南军。

    当今一朝,除非镇北侯府的郡主日后和太子成婚,否则田家之尊荣,无可与之匹敌者。

    “嗯,说说,本侯家那老头儿,在信里要对本侯说些什么,废话就不用说了。”

    杜鹃犹豫了一下,开口道:

    “侯爷,老爷说,今日镇北军和朝廷这边已经越来越剑拔弩张了,老爷子想问问您的看法和态度。”

    “还有呢?”

    “老爷还说,听说侯爷最近身边一直有一个密谍司的女人,老爷说,那个女人,可以玩玩,但银浪郡的密谍司,身为一个臣子,应有所忌讳,哪怕陛下让您拿着,您也不该真的拿着。”

    “呵。”

    靖南侯笑了笑,伸手从杜鹃手中接过了信,自己也没再看第二遍,就丢炭盆里烧掉了。

    “侯爷,不回信么?”

    “不急,用不了多久本侯就会回去和我家老头当面好好说道说道。”

    “报!!!!!!!!”

    “侯爷,哨骑来报,前方乾国燧堡处发现乾军骑兵大规模调动。”

    “哟呵,杜鹃,你说,那小子现在还活着么?”

    “那得看侯爷您是否想让他活着了。”

    “挺有趣的一个小子,还和老六有关系,能让老六不惜把本侯欠的人情用在他身上,他如果真死了,本侯还真有些不好像老六交代。”

    “侯爷您以前可从不会这样想事情。”

    “哦,是么?那就换个更简单的理由吧。”

    “嗯。”

    “我燕国的兵,就算把天捅破了个窟窿,也轮不得他乾国人来指手画脚!”

    言罢,

    靖南侯站起身,张开双臂,

    “着甲。”

    杜鹃起身,亲自帮靖南侯穿上甲胄,鎏金色的甲胄穿在靖南侯身上,将其整个人衬托得那般英武不凡。

    “侯爷,穿好了。”

    少顷,杜鹃后退了一步说道。

    靖南侯伸手一把将杜鹃搂在怀里,

    杜鹃轻咛了一声,没有反抗。

    “老头子,已经答应我们的婚事了。”

    “侯爷,老爷只是说,玩玩。”

    “这日子,不就是一边玩一边过的么,老头子这是同意了。”

    “侯爷,您说笑了,老爷怎么可能同意您娶一个密谍司的女探子。”

    “这又有何不可?还是他乾国皇帝大方,朝廷发女人。这一点优良传统,本侯觉得咱们大燕,也该学学。

    至于老头子那边,你且放心,下次本侯带你一起回家,老爷子不会说什么的。”

    “妾身,都由侯爷做主。”

    “这就对了。”

    说完,

    靖南侯掀开了车帘,他的那一头貔兽已经主动凑到马车边将靖南侯迎到了自己背上,两只原本一直站立在马车顶上的苍雕则飞上了天空,开始盘旋起来。

    下一刻,

    靖南侯举起手,

    沉声道:

    “世人皆晓我大燕北军天下无双,今日,就让乾国人看看,我大燕南军,亦是当世之一等精锐!”

    命令下达,

    靖南军上万骑兵开始了加速,战马开始奔腾而起。

    “我大燕将士誓死不降!!!!!!!”

    “大燕皇帝陛下万岁!!!!!”

    “靖南侯千岁!!!!!!”

    远远的,传来了这些声音。

    靖南侯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

    下令道:

    “列阵!”

    “虎!”

    “虎!”

    “虎!”

    …………

    因为靖南军的忽然出现,使得乾军一下子就陷入了一种骚乱之中。

    战阵冲杀,气场和气势,真的会起到很大的作用。

    靖南军的威严肃杀,一出现,就给人一种势不可挡的压迫之感,而乾军这边的指挥系统在反应上一下子就显得慢了许多。

    乾军骑兵们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应该列阵准备防止靖南军的冲锋还是继续保持对眼前的这三百多燕军的包围,同时因为这里的乾国骑兵分属于三镇,彼此之间别说是配合了,甚至还有不少龌龊在里头。

    一同慌乱的,还有台车上的杨太尉及其身后的三名节度使。

    杨太尉,再淡定,再一把美须髯,他毕竟是个没luan子的公公,真遇到事儿时,顿时就暴露出阳气不足的缺陷。

    而三位节度使都是文官,让他们做做边塞诗那没什么问题,反正他们隔三差五地哪怕自己不写也会让自己手底下的文吏师爷们写一些报国捐躯马革裹尸为国戍边的诗词传递回上京,当然了,这些诗词肯定会冠以他们的名字;

    这么做的好处是一来可以继续刷一刷文声,二来则是表露自己的忠君爱国之心以及为国戍边的艰辛不易。

    但乾国边境真的已经快一百年不打仗了,连那些真正当兵的,那些武官都对战阵极为生疏了,更别提这些文官了。

    此时,杨太尉的第一反应,居然是想下令让后军改前军,先护送自己所在的台车安全回去。

    好在,杨太尉终究还保持住了一些理智,他清楚,一旦自己真的这么做了,战阵上的乾军可能会在顷刻间就军心涣散。到时候燕军只要随便掩杀一下,就是一场溃败!

    “来人,去给本督向对面燕军统帅传个话,问他,是否要置两国邦交于不顾,他可敢承担两国开战的后果!”

    杨太尉最后一句话是近乎吼出来的。

    传令兵面色有些发苦,因为之前去传令的文官老爷是怎么被射成刺猬的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这些燕人似乎根本就没有两国交战不斩来使的规矩。

    但没办法,军令已下,这名传令兵只能策马而出,先经过了郑凡等人所在的那一边,然后继续向北。

    杨太尉则是双拳紧握,他转过身,发现自己身后的这三名节度使也是神色惶惶。

    废物,废物,真是一群废物!

    杨太尉在心底疯狂地鄙视着这帮平时各个吹嘘自己文韬武略尽在腹中的文官,真的遇到事儿时,居然没自己这个太监能沉得住气。

    直娘贼,本督本是被陛下派来制约这些文官的,想着扯扯后腿下点眼药离间离间关系什么的,谁晓得居然到了关键时刻,居然还得自己来扛事?

    过了一会儿,那名传令兵骑马回来了。

    “回禀太尉,对方是燕国靖南侯亲至。”

    “靖南侯?”杨太尉嘴唇嗫嚅了几下,继续道:“那位靖南侯说了什么?”

    “靖南侯说,他要求我方撤开包围,让那支燕军回去。”

    “怎么可能,那支燕军擅入我乾国疆域,杀我乾国子民,屠我乾国官吏,怎可能就这般放他们离开!”

    “回禀太尉,这些小人已经对那位靖南侯说过了。”

    “好,那靖南侯又瑞和回的?本督就不信了,他只是一个侯爷,又不是燕皇,敢就这么随随便便地撕毁乾燕两国百年的和约!”

    传令兵听到杨太尉的这些话,脸上忽然露出了些许为难之色,似乎不知该如何开口。

    杨太尉当即瞪了他一眼,呵斥道:

    “说,那燕国靖南侯到底是如何答的!”

    “靖南侯说,说,他说,自从百年前他燕国御蛮之际我乾国偷袭至今;

    他燕国,就从未和我乾国缔结过任何和约。

    自百年前起至如今,

    大燕和乾国,一直是交战状态。”

    “…………”杨太尉。

    “那位靖南侯还说,还说…………”

    “他还说什么?”

    “他说,他燕国皇帝陛下这些年一直裁减宫内用度,已经数年未曾再收新阉入宫,宫内内侍已然不够用了;

    若是我方在一炷香的功夫内不放人,他就请,请太尉您入燕国皇宫再续本职。”

    “放肆!”

    “燕贼猖狂!”

    孟长奇和吴英物两位节度使当即怒喝。

    杨太尉张了张嘴,

    深吸一口气,

    又缓缓地吐出,

    伸手向下压,示意节度使不要说话。

    杨太尉手指传令兵,

    道:

    “你再去传话,就说人,我们马上放。

    再对那位靖南侯说一句:

    老奴年老体衰,恐无法将燕皇伺候周到;且等老奴归于上京挑选一批伶俐的小厮,将他们净身后送于燕皇宫中代替老奴听候使唤。”

    ————

    四更,两万一千字更新完成,龙去睡觉了,睡前再呼喊一波月票。p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