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临 > 第五章 水
    魔丸,舔成功了。

    这本来应该是极为理所当然的事情,但在之前的现实发生中却又显得那么的令人意外。

    院子里,六位魔王心里都有各自的想法,一是魔丸的变化已经明白无误地告诉了他们,主上,已经入八品武者境了,按照以前的经验,下面就该是他们一个接着一个地去获得属于自己的力量恢复了。

    二则是主上这一次回来后,明显有着一种变化,这种变化,让他们这六位魔王都有些猜不透。

    他们不知道主上到底在想什么,

    又或者,

    可能是他们以前,看似无论是在口头上还是在行动上都将郑凡当作了“主上”,但也压根没特别的往心里去吧。

    “吱呀………”

    头发湿漉漉的郑凡推开屋门走了出来,往前走没多远,就来到了这院子里。

    “主上,我帮你擦。”

    四娘马上起身,找了毛巾帮郑凡擦头发。

    郑凡没拒绝,自己在四娘先前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四娘开口问道:“主上,要擦点绵羊油么?”

    哪怕银浪郡是大燕的南疆了,但相较于整个东方,它依旧是地地道道的北地,乾国诗人做诗歌也总是习惯将乾国边镇三郡称为苦寒之地,谁被外放到这里做官,都要先请酒吃饭,就当是提前给自己办“丧事”了。

    冬天,皮肤容易龟裂,绵羊油还是荒漠蛮族拿来预防和治疗皮肤龟裂的方法,主要成分是从绵羊油脂中提炼出来,再奢侈点,其中可以加入几味荒漠上并不罕见的草药。

    “好。”

    四娘取出绵羊油,先挤压在手上,然后自己双手打开,紧接着,双手放在郑凡的脸上开始帮他涂抹。

    虽然四娘的手常年做针线活,但她的手却一点都不粗糙,这一点,郑凡很有发言权。

    涂抹好了后,郑凡笑了笑,

    道:

    “我觉得还是尿素霜或者大宝用得更习惯一些。”

    小时候,郑凡记得家里用的是“尿素霜”,等之后,慢慢的开始用大宝。

    “这利润薄,所以就没做。”瞎子北回答道。

    “嗯。”郑凡也只是说说。

    其余人也都坐了下来,四娘则站在郑凡身后,伸手帮郑凡按摩着太阳穴。

    瞎子北从铁盒里掏出了烟,递给了郑凡,郑凡接了过来。

    “主上,有些事,我们需要告诉您。”

    “说吧,都是自家人。”

    郑凡显得很平静。

    但不知为什么,郑凡的这种平静,让在场的六个魔王心里产生了一种不真切的感觉。

    你要说大家的关系,产生了什么裂纹,这是真没有,大家的关系,还是好好的,但确实是有一层隔膜开始越来越深。

    要说双方的猜忌和提防,在虎头城里时才是最重,但现在的问题是,伴随着主上的一步步成熟,外加这次京城一行起到了极大的催熟作用。

    使得郑凡的个人意识开始逐渐觉醒。

    瞎子北空洞的眼眶里看似什么都看不见,但曾作为心理医生的他,其实能很准确地捕捉到这种变化。

    究其原因,以前的主上,更像是个牌位,该拜拜,该跪跪,该敬也敬。

    但牌位终究是牌位,它的存在,只是一种思绪的寄托。

    现在,牌位成精了,要变成人了。

    可能,郑凡不是本意要做什么,而是伴随着他的成熟和对这个世界的融入,双方之间的“主从”关系,开始慢慢地出现“纠正”。

    “主上,有一件事,我们也是才发现不久,那就是我们七个人实力的恢复,应该是和主上您的实力水平有很大的关系。”

    “哦?”

    郑凡惊疑了一下,

    但似乎是因为先前头发湿漉漉地出来吹了冷风,又许是被四娘现在按摩得很舒服,导致现在整个人的脑子有点晕乎乎的,也因此,这一声“哦”以及随之带来的惊讶呈现,并不是很逼真。

    也懒得让导演喊“咔”重来一次了,

    郑凡默默地接着道:

    “这样啊。”

    在场的魔王哪个不是人精?哪怕是樊力,虽然经常语出惊人,但毕竟和陈大侠那种憨憨还是有区别的。

    大家都清楚,主上的这个反应证明,主上其实早就猜到这一点了。

    也正是因为猜到这一点,所以这次在主上进阶之后,他才会刻意地隐瞒这件事。

    “是的,主上的实力每提升一层,我们的实力,也就会跟着恢复一层,不过,这里面,似乎还有一个仪式环节,像是拿着申请单去有关部门盖章。”

    “这是需要我的认可?”

    “是的,主上。”

    自始至终,都是瞎子北在代表其余五个人说话。

    “原来是这样啊。”

    郑凡点点头,补充道:

    “我现在八品了。”

    瞎子北默然,在等着郑凡继续的话语。

    就连帮郑凡按摩太阳穴的四娘,手指也微微一顿,但马上又继续以先前的力道按摩下去。

    郑凡伸手,抓住了四娘的手,四娘也由他抓着自己的手。

    论懂男人心思,在场没人能比得过四娘,先前的手指一顿,说是其心里忽然一紧张,郑凡是不信的。

    只不过是想以自己女人的身份,来稍微让场面上的氛围,软和一下。

    也不算是用心机吧,这只是一种习惯,甚至是一种本能了,就算是普通男女夫妻过日子,偶尔也是需要一些小技巧调剂调剂的。

    “大家不要这么严肃,我是虽然刚睡醒,但也不知怎么的,整个人却比之前更懒散了一些。”

    “主上这是京城一行累到了。”

    回到家里,一休息,一放松,没了先前精神上的紧迫感,身体就开始懈怠垮懒下来。

    “或许吧,咱们,都是自家人,真的,我不想我们之间的谈话,是这种氛围,还是热闹一点比较好。

    你们,大部分都曾救过我的命,没你们,我也活不到今天。”

    “主上,说这话,才是真正的见外啊。”

    “不是,瞎子,你等我把话说完。”

    瞎子点点头,手中的烟,迟迟没有拿火折子去点。

    “以前,我一直把这个世界,把自己的死而复活,当作一场游戏的开端,我更多的,还是在用玩游戏的心态在面对这个世界的一切。

    其实,你们和我也差不多吧,我们和这个世界,都有些格格不入。

    这一次京城之行,靖南侯、镇北侯外加燕皇,我都见了一遍,不怕大家笑话,在他们面前时,我挺怂的。”

    大家脸上都露出了笑意。

    “这个世界,真的挺精彩的,但也挺无奈的。游戏,我们已经按照步骤开场了这么久,手底下的兵,不管是否一条心,已经快两千了吧?”

    四百出头的蛮兵,今日来的一千二三百的左家和霍家族人,再算上红巴子以及肖一波他们从虎头城里带来的一些手下。

    不足两千,但也差不太多了。

    “你们以为我用这种口气说这种话,是不是有一种想急流勇退回去做一个富家翁的意思?”

    六位魔王们不说话。

    “以后可能会有,但现在,还没有,我就是有一点点迷茫,再好玩的游戏,一下子玩的时间长了,人,难免就会出现一些倦怠的情绪。

    但好在,这不是游戏,这是新的人生,看得见摸得着的人生,玩游戏时,你可以随时选择退出,关机;

    但人生,你没办法去控制进度条,你愿不愿意,你想不要,它都继续推着你往前走。

    我尝试过去开发点新的目标,以前想着,我想当魔王,想当皇帝,想建立一个自己的王朝,但我其实也没那么大的政治抱负。

    尤其是,也没什么不好意思对你们说的,在天成郡的田家,我是看着田无镜下令灭自己满门的。

    我当时就在想,如果要当大人物,得付出那么多,得做出那种决断的话,这大人物,还有什么意思?

    咱们大燕的皇帝陛下,对待自己的儿子就像是这些儿子全是隔壁老王生的一样。

    对于女人……”

    郑凡抬头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侧的四娘,继续道:

    “我现在也挺满足的。”

    权力,你害怕了?

    女人,你满足了?

    这人生,没动力了?

    魔王们心里面心思在翻转,但大家表面上,都是一副在很认真倾听的模样。

    不过,现在郑凡的铺垫,很像是二师兄在为“散伙回高老庄”做准备啊。

    “这个世界,对我,对你们,其实都有一点不好,那就是,它没给我们一个具体的目标,在一定时间内不完成这个目标,我们就会死。

    虽然,如果有这个目标在的话,对于我们来说,会很残酷,但你要真没这个目标,咱们就很容易迷茫。

    我没想着要散伙,你们当初给过我选择的机会,是做一个富家翁还是去搞事情,我当时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

    哪怕让我再选择一次,我还是会选择后者,老天爷让我和你们得以真正重生一次,总得活出一点风采来。

    听到这里,你们是不是觉得我的话有点矛盾?唉,四娘,待会儿给我泡一杯冲剂吧,我可能真的有一点感冒了。”

    “好的,主上。”

    郑凡拿出火折子,把瞎子北先前递给自己的烟给点燃,吸了一口,又缓缓吐出烟圈,

    “人,都是矛盾的,我刚刚说了,我个人,不是很喜欢田无镜的无情,虽然他这个人,确实很伟大。

    我也不喜欢咱们燕皇陛下的亲情淡漠,虽然,他确实是个雄才大略的皇帝。

    但,你们知道么,那天在皇宫里,我领着靖南军骑兵进宫,铁蹄滚滚之下,我看着走在最前面的三个人。

    我有些……热血沸腾。

    我羡慕那时的他们,我也憧憬,自己能有这么一天,但我这个人不实在的地方就在于,我只想他们爽的那一部分,却不想要他们为此付出和忍受的那一部分。

    一如,我现在和你们刚说的那些一样,我不想我们之间,再夹杂着勾心斗角什么的,我虽然是漫画作者,但在这里,其实这个位置对于我来说,更像是坐在火架上被烤着一样。

    有时候,我挺希望自己也是个漫画人物的,和你们一样,是你们之中的一个,那样子的话,可能就没有那么多其他的心思了。

    抱歉,我今晚的状态可能不是太好,我本来不想出来的,但我知道你们在等我,思绪有点乱,说得也乱,你们担待点。”

    魔王们的目光在游离,在互相对接,他们越听就越是有些糊涂,但越听越能感受出主上此时的诚意。

    很矛盾对不?

    确实很矛盾。

    可能,主上真的是感冒了吧……

    仿佛又回到了上辈子的工作室里,纸篓子里全是擤鼻涕的面巾纸,旁边放着不敢喝下去的感冒冲剂,因为喝下去怕犯困,同时,一边忍受着头晕一边在赶画稿。

    这种状态下的画稿,自然会有些凌乱,但往往又是这个时候,可以让人忘却过多的技巧和表现手法,只是单纯地,在诉说着自己的心思。

    瞎子北一直没说话,一直在默默地听着,一开始,他还在分辨,主上今天的状态,刚刚的话语,是不是一种演技?

    然后,瞎子就不再纠结这个问题了,如果主上的表现,是演技,那证明这头头狼,已经长出了自己的獠牙。

    如果不是,那就不用再纠结了。

    “我想玩,虽然没目标,但我觉得我应该去找目标,但我也清楚,没有实力,没有权力,我们连自由自在地去找寻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的意义都没有。

    同时,我也想去尝试做一做人上人,只是单纯任性的做人上人,我不想像他们那样过得那么辛苦。

    我觉得,要想以后的日子,过得更自在,过得更有趣一些,我应该先和你们把心里话,真正地说说。

    这些话,我以前因为怕你们,所以没敢说,或者是,以前也没想得那么深入。

    现在,也不是说我有底气有资格说了,而是,我真的很想拿你们当亲人。

    我只画了魔丸,你们其余人,都是我伙伴的作品,但请相信我,在给你们续画时,我是投入了真感情的,因为咱们工作室那时候大部分作品已经被封杀了,没办法靠你们赚钱了。

    赚钱的事不一定完全不出自兴趣爱好,但不赚钱的事,大部分都是的。

    咱们,就不要再猜忌了,也不要去想杂七杂八的心思了,你们不要来算计我的心思,我也不去算计你们的态度。

    有什么问题,就直接问,有什么话,就直接说。

    大家在这个世界上,争取都活得快乐一点,轻松一点。

    这是一个吃人的世界,我们可以去外面吃其他人,但在家里面,不,我的意思是,我想有一个真正的家。

    就像是在虎头城和在这翠柳堡,每次出远门回来,我都有回家的感觉。

    你们可以继续喊我‘主上’,但不用真的把我当作主上。

    抱歉,

    脑子真的有点不舒服了,妈的,这八品武夫,连防感冒的抵抗力都没有么?”

    郑凡清了清嗓子,指了指面前放着的茶水,道:

    “四娘,每个人倒一杯茶。”

    四娘点点头,起身走到前面,开始给每个人倒茶。

    郑凡举起手中的茶杯,茶,早就凉。

    “我这人,很不喜欢形式主义,但越长大越明白一个道理,有些形式主义,跳不得;

    哦,对了,瞎子?”

    “我在,主上。”

    “是不是还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我如果死了,你们也可能会死?”

    瞎子北点点头,道:

    “是的,有很大可能是这样。”

    “呵,挺好,可惜我命只有一条,没办法给你们去试,不过,瞎子,我还是相信,哪怕没有这个可能,那天在尹城外的驿站里,

    你和三儿,也不会丢下我自己去逃命的,因为那样做的话,很没意思,很无趣。”

    瞎子别思索了一下,

    道:

    “是这样子。”

    “是吧,三儿?”郑凡看向薛三。

    薛三叹了口气,道:

    “主上,一起来的这个世界,你丢那儿死了,我们溜出去,这事儿做得忒不地道,也忒没劲。”

    “对,是这样子,咱们今天,就形式主义一把,以茶代酒,干了。”

    在场七个人,一起举起茶杯,饮尽。

    “好了,从明天开始,咱们就全心全意地面对新的一天,面对这个世界,面对,新的人生,我的讲话完了,谢谢大家。”

    大家开始鼓掌,不是很热烈,也不是很走心,也不是故意为了配合,只是单纯地觉得,此处应有掌声。

    郑凡伸手,放在了自己的左胸位置,

    道:

    “其实,有一件事,我觉得我比他们幸运,靖南侯镇北侯加上咱们的皇帝陛下能站在一起,其实真的很不容易,简直是政治史上的奇迹。

    我不知道他们是用什么方式来互相确认这种信任的,我也不知道在夜里床榻上,他们是否曾被惊醒过;

    但我,

    可以证明,

    证明我今天晚上说的话,都是发自内心,也可以证明,我是真的相信你们。

    别说,我还真有点喜欢上这种羁绊了。”

    郑凡闭上了眼,

    左手依旧放在自己胸口位置,

    下一刻,

    六道强横的气息迸发而出!

    ————

    ps:龙感冒了,外加今天赶路回家,精神不是很好。凌晨一点前还有一章,莫慌。p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