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临 > 第三十四章 蜜桃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福王世子坚持道谢,且将姿态放得这般的低,其实心里也是想着在此时找一个“靠山”,既然郑凡出手帮王府解围了,他就想着顺杆儿往上爬。

    谁晓得,正努力爬着呢,居然等来的是这一句。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倒不是说郑凡非要这般大煞风景,故意这么不给福王世子面子,而是这个本就是瞒不住的一件事儿。

    福王的人头,是自己提着送到两位侯爷面前的。

    福王府,也是他做主要保下来的,当然,这也是赵九郎的意思。

    善待乾国宗室,也是瓦解乾国战争意志的一种手段。

    毕竟,身上无论再褒贬不一,但能跟崇祯帝那般硬气地自己吊死在煤山上的末代君主,古往今来,还真没几个。

    善待宗室,也能给乾皇留点儿希望,没必要死磕。

    不过,只要这福王府不被灭掉,日后,他们知道自家老王爷的脑袋被谁充作了军功本就不是什么难事。

    所以,与其这会儿虚以委蛇,还不如就这样说开。

    世子殿下的脸一阵青一阵白,双拳攥紧。

    郑凡就这么很平静地看着他,不过,四周的甲士则在此时同时向王府门口逼迫了两步。

    保你,是保你,但那是建立在你安安稳稳规规矩矩懂事儿的基础上的。

    你要敢跳,你要敢表露出什么骨气,你要敢玩儿什么振臂一呼,

    那就满门灭掉没得商量。

    古往今来,王朝更替之中,这本就是很寻常的戏码,也是一种双方都明白的潜规则。

    郑凡是杀了福王,但那又怎么了?

    毕竟郑凡是在开战时于绵州城下杀的,并不是在破了滁州城后寻衅至福王府杀的人。

    “你父王的棺椁我已经让人看管好了,明日就安排人去下葬。”

    福王世子听到这句话,

    深吸一口气,

    缓缓道

    “多谢将军。”

    这个福王世子,年纪轻轻,却倒还有一些“纯真”姿态。

    讲真,看着这小子对自己敢怒不敢言也不敢出手的煎熬姿态,郑凡心里还真挺爽的。

    大概就是那种将对方揉捏得欲仙欲死的满足感吧。

    这个世上,很少有人能自由自在。

    上辈子,多少人背着房贷车贷和家庭压力,辛勤工作,明明没睡几个小时,闹钟响起时气得想要砸手机,却还是要咬着牙爬起来继续去上班。

    这一世,强如沙拓阙石,在复仇前,还要辞去自己在王庭的职位,孤身一人,来到镇北侯府大门外求死。

    强者的洒脱,也是有这种限制,就别说普通人了。

    郑凡觉得,这个年轻的世子殿下,他是真的想手刃自己的,至少,是想要向自己拔刀的,而且这种冲动,极为强烈。

    但他清楚,冲动的后果,是被灭门。

    不过,这位世子殿下接下来的反应却有些让郑凡意外,他弯下腰,躬身道

    “还请将军入府喝一杯水酒。”

    来这里,本就是想要参观参观正儿八经的王府的。

    但在这时,郑凡却有些犹豫了。

    “两国交战,那是国战,生死有命;现如今,是大人庇护我王府,这是恩情,自当还。”

    这话说得还算圆满。

    但郑凡还是指了指四周,道

    “我这些甲士,可都是要进去的,说不得会叨扰到王府内眷。”

    郑凡怕死,

    虽说王府在白天就已经被真镇北军进入押走了所有护卫,但保不准王府内哪个老太监或者哪个扫地的老奴就是个隐藏高手。

    “滁州城,眼下已是燕国之土,燕士,何处去不得?”

    这时,

    瞎子的声音自郑凡心里响起,

    道

    “主上,这小子背后站着一个懂事儿的人。”

    郑凡微微颔首。

    从这位世子殿下先前的反应来看,他没有这种圆润和此般城府,这意味着在其身后,有一个人在指点他,而且指点他的那个人说的话,世子殿下还得听。

    “如此,就叨扰了。”

    郑凡客气了一下。

    在福王世子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后,

    郑凡身侧的甲士们马上冲入了王府之中开始布置和开路。

    王府内,确实亭台楼阁,很是精致,也很有味道。

    只是,王府内的下人们明显是在打包装点着什么。

    “殿下,我记得我下过命令,不得动王府私产。”

    福王世子马上回禀道

    “将军,贵军初至,我福王府作为曾经地主,自当出一份力以劳军。”

    明明不在抄家名单上,却主动拿出王府内的家财贡献出来,这可以说是相当上道了。

    只是,好笑的是,若是这种上道,属于那些投机者也就算了,这位,明明是乾国宗室藩王。

    “那就多谢殿下了。”

    “将军,客气了。”

    凉亭内坐下,下人端上来了一些干果和酒水。

    王府上下如今是人心惶惶,估计后厨今儿个也难生火了。

    “招待粗鄙简陋,还请将军海涵。”

    “殿下这说的是哪里的话,能在府内饮酒,本就是我这种武人丘八这辈子的福气。”

    世子殿下举起酒杯,

    正准备请郑凡共饮。

    不料,一直在充当郑凡亲兵头子的丁豪走了过来,先拿起郑凡的酒杯,喝了一口,然后每个果盘上都挑了一小把,丢入自己嘴里咀嚼了下去。

    福王世子有些尴尬地举着酒杯看着这一幕,

    郑凡却很是平静。

    少顷,丁豪对郑凡点点头,郑凡挥挥手,示意他可以下去了。

    然后,郑凡拿起酒壶,倒了一些酒将酒杯给清洗了一下,随即又斟满,举起酒杯,对世子道

    “让殿下看笑话了。”

    世子殿下摇摇头,道

    “将军身上干系重大,自是应当小心。”

    “干了。”

    一杯酒下去,郑凡也就没拿筷子,而是用手抓了一把干果一个一个地丢嘴里咀嚼着。

    凉亭内外,都有甲兵守卫着,所以,此时的氛围,还真是有些尴尬。

    世子殿下几次张口欲言,却又咽了下去。

    但郑凡就当没看作对方的肢体动作暗示一样,

    笑话,

    你要说私密话就得让我屏退左右?

    万一忽然杀出个高手怎么办?

    就在场面继续这般尬默了许久了后,一道倩影从外面走来,来者是个女子,身着华衫,雍容高雅,在其身后,还有几个侍女跟着,只是这些侍女在瞅着这些来自异国他乡的凶悍甲兵时,明显吓得有些哆嗦。

    世子殿下马上起身,拱手对那位女子行礼道

    “母妃。”

    哦,这位就是福王妃?

    郑凡站起身,看向那个女人,开口道

    “见过王妃。”

    没行礼,也没弯腰。

    事实上,如今你为鱼肉我为刀俎。

    站在侵略者的角度来看,没直接冲进来抢你王府女眷,其实已经够和善的了。

    双方表面是客气,但具体的地位和差距到底是怎么回事,彼此其实都心知肚明。

    而站在郑凡身后的瞎子北,则心里跟明镜似的。

    主上先前能和世子殿下虚以委蛇,假模假样,眼下却开始对王妃摆出了架子,真的很好理解。

    雄性生物总是喜欢在雌性生物面前展现出自己野蛮强横的一面,

    唔,

    跟猩猩捶打胸膛吸引母猩猩差不多。

    “妾身在此见过将军。”

    王妃将自己的面纱摘了下来,露出了她的脸。

    世子都这么大了,王妃自然不可能是什么花季少女,只是皮肤保养得极好,外加还很有气质,这种气质,可不是靠化妆和衣服撑起来的,纯粹是靠身份地位养成。

    再加上体态丰腴……

    瞎子北微微摇头,

    哎哟,

    这是主上喜欢的口味。

    魔王圈子里,其实都会玩梗。

    比如阿铭和梁程不得不说的故事,

    俩人都有迷妹,却都对迷妹不感兴趣。

    比如主上的口味问题……

    “将军,妾身可否与将军单独说会儿话。”

    世子殿下听到这话,脸上再度羞红。

    他不是不相信自己的母亲,但自己母亲和外人这般单独相处,就算什么都没发生,但也是于礼数不合。

    要是传出去了,外人会怎么以为?

    况且,这个燕国将领,还是自己的杀父仇人!

    郑凡点点头,道

    “都下去吧。”

    “…………”瞎子。

    四周的甲士都退下去了,瞎子也下去了,不过,瞎子下去时,还对世子殿下做了个请的手势。

    世子殿下咬了咬牙,也下去了。

    亭子里,只剩下郑凡和王妃。

    郑凡坐了下来,

    王妃则主动走过来,帮郑凡斟酒,递给了郑凡。

    郑凡接过了酒杯,没有喝,而是放在了桌子上。

    鬼知道你指甲里有没有下毒!

    王妃微微一笑,她正处于一个女人最好的年纪,成熟的气质还有尚未衰老的容颜,虽然没有刻意,但其一举一动,其实都散发着无穷的魅力。

    嗯,

    还是比自家四娘差不少。

    郑凡在心里评价着。

    四娘其实也不是小姑娘,但四娘在御姐以及到淑女这一档里,简直就是bug一般的存在,无人可比!

    王妃似乎是知道郑凡心意,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再将酒杯递向了郑凡。

    酒杯杯壁,残留着红唇印。

    嘶……

    郑凡接过酒杯,却依旧没喝,放了下来。

    天知道你唇膏里有没有涂毒药!

    是的,

    郑守备怕死,很怕死。

    没办法,任何一个男人,在杀了人家丈夫后,再坐在人家老婆面前,你都本能地会有一点慌的吧?

    至于同意和对方独处在凉亭里,也是郑凡心里有底气的反应,首先,外围的甲士虽然不在凉亭内,但在外面,已经围成了一个圈。

    瞎子的精神力,此时应该覆盖在四周。

    排除掉福王妃是“天山童姥”一般的恐怖存在这个低到不能低的可能,

    郑凡相信,以自己八品武夫的实力加上魔丸,对付一个女人,问题应该不大。

    “敢问将军贵姓?”

    “郑凡。”

    “郑将军威名,妾身听说过呢。”

    虽说乾国朝廷对民间曾说过另外一个绵州城破的版本,但福王府自然有资格和有渠道知道那一晚的真相。

    只是,那是第一次攻破绵州城的版本。

    可能,用不了多久,郑凡第二次攻打绵州城的新版本又将出现,因为,福王的脑袋,成了第二次打绵州城这一仗最好的点缀。

    王妃微微一笑,展露出那一抹和煦风情气质,道;

    “郑将军,妾身如此唐突请将军独处,是有一桩买卖,想与将军谈。”

    “呵,巧了,我从军前,就是做买卖的。”

    郑凡猜测,那个站在世子身后,指点世子言行举止的,应该就是这位王妃了。

    看似和煦,但应该是个带刺的玫瑰。

    “这滁州,已然是燕人的地盘了。”王妃说道。

    “嗯。”郑凡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

    “妾身多谢将军对我王府的庇护。”

    “这些,世子殿下已经感谢过了。”

    “只是,将军,在乾国,我福王府的境遇,本就有些艰难,朝堂上的诸位相公都在等着借口来敲打我福王府,就是官家,对我福王这一支,在观感上也不太好。”

    对宗室,当权者肯定没好感的。

    郑凡没说话,继续听着,他倒真想看看,这位王妃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如今,大燕天兵已至,我福王府,愿意躬身侍燕,倒戈向明。”

    郑凡摇摇头,道

    “王妃此言差矣。”

    “将军,妾身所述,句句真心。”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眼下除了躬身侍燕,你福王府,还有第二个选择么?”

    凉亭外,一直在默默窃听着的瞎子嘴角微微勾勒出一道弧度。

    主上确实成长得很快啊,

    知道在谈真正买卖前,先把对方的气势给压下来。

    “将军说的是,是妾身失言了。”

    “王妃有什么话,请直言,天儿,挺冷的。”

    “将军若是畏寒,可随妾身入屋一叙,妾身让人多安置几个炭盆亲自为将军取暖。”

    一时间,

    郑凡的呼吸变重了许多。

    老实说,王妃的这个话,加上此时双方的境地,郑凡若是拼着不顾后续可能会被责罚的代价,把王妃,睡了也就睡了。

    但对方可是王妃,哪怕乾国的藩王一直被当猪养,但依旧是王妃。

    一个王妃在你面前,将姿态放得这般低,她图什么?

    “还请王妃直言。”

    郑凡又催促了一次。

    今晚的夜色很不错,滁州城内随时都会传来惨叫声和哭喊声,让这夜色,显得不再那么孤寂。

    “将军,妾身想求的是,不知将军可否告知燕国陛下,我福王府,我福王世子,愿意登基为乾帝。”

    郑凡的目光忽然一凝。

    王妃很认真地看着郑凡,似乎是在期待着郑凡的反应。

    瞎子,瞎子,瞎子?

    郑凡在心里喊道。

    特么的,我知道你肯定在偷听!

    “主上。”

    “怎么办?”

    “凉拌吧。”

    “好,我明白了。”

    言简意赅地场外连线求助之后,

    郑凡看着这位长得很美艳的王妃,

    道

    “怎么想到提这个?”

    女人的意思是,让她的儿子,也就是这位世子,登基为伪皇帝。

    燕人可以扶持一个傀儡政权,来帮忙治理和分化乾国。

    这种举措,在历史上真的一点都不罕见,在郑凡熟悉的历史里,儿皇帝其实有一大把。

    “将军,既然都得低头,为何不低得更彻底一些?将军庇护我福王府,这是恩德,妾身知道,但等大燕席卷大乾之后,我福王府,又有何作用呢?”

    既然已经委身侍贼了,那就把自己卖得更彻底一点吧。

    “这种事,我没办法决定。”

    郑凡拍了拍手,不想陪这个女人再唠下去了。

    “还请将军代为传话。”

    “这事儿,犯忌讳。”

    擅自建言立皇帝,哪怕是伪皇帝,儿皇帝,都代表着你对“皇权”的蔑视。

    不过,这其实只是郑凡的推辞,因为无论是两位侯爷还是燕皇,都是绝对的实用主义者,建言这个,倒是不担心会被因言获罪。

    只是,一天后,大军将重新向南进发,等日后乾国边防军回援,这滁州城大概又得被“光复”,你在这里弄个儿皇帝出来,没多久又被灭了,这不是自己抽自己的脸同时给乾国送经验宝宝么?

    这个女人,长得确实好看,熟透了的蜜桃。

    但心思也未免太多了一些,心思多就算了,还很天真,反而让人因此觉得有些乏味了。

    郑凡起身,道

    “就不打扰王妃休息了。”

    郑凡打算告辞,

    却在这时,

    王妃也霍然起身。

    郑凡整个人“咯噔”了一下,被对方这个举动吓了一跳,

    不会那么倒霉吧,还真是个隐藏高手?

    然而,

    王妃只是对郑凡轻轻一福,像是在送别郑凡一样。

    郑凡平稳了一下呼吸,点点头,转身离开。

    “主上,这么美的一朵花,有点可惜了。主上大可随心所欲,四娘就算知道了,也不会说什么的。”

    “呵呵,我不喜欢鱼唇的女人。”

    郑凡在心里冷笑了两声,继续往外走。

    只是,

    刚走出亭子,

    郑凡却不得不停下了脚步,

    只因王妃开口道

    “将军,妾身姓钟,是钟家女。”

    一直在外面偷听着的瞎子身子忽然一震,

    两声“卧槽”,

    在二人“私密公会频道”里同时响起。

    “主上,这女人如果是鱼唇,那我们就是兔唇了!”

    郑凡深以为然,

    转过身,

    看向王妃,

    道

    “那世子殿下岂不是?”

    王妃点头,嫣然一笑,

    回答道

    “西军钟相公钟文道的……亲外孙。”

    ————

    大家新年快乐!

    保底月票投一投哈。

    yiquanpokaishengsi

    。p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