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临 > 第六十章 东!!!
    晋国多山,晋国北部的天断山脉号称是整个东方最绵延的山脉,时有妖兽出没的消息传出,不过这类妖兽,充其量也就类似于燕国皇室饲养的貔兽,甚至还多有不如,也就瞧个稀奇,所以晋国商行游走天下时,最拿得出手的货就是各种稀奇古怪的妖兽。

    当年,乾国大文豪姚子詹在年轻时曾游历晋国,本想借着天断山脉的雄浑崎岖来酝酿一下自己腹中的诗意,结果却一不留神被山脉内的野人聚落给抓了回去,若非恰好碰上了晋国的一支兵马正在附近清剿野人将其救了出来,可能乾国的这位大文豪在还没彻底绽放光彩前就得凋落了。

    天断山脉是其一,在晋国的西方,也就是和燕国接壤的区域,也有一道山脉,晋国人称之为折马山,燕国人则称之为马蹄山。

    这条山脉一直延续到晋国的西南位置,可以说,晋国更像是一个被包裹着的鸡蛋,唯一缺开的口子,也就是坦途的区域,则和楚国接壤。

    其实,在很久以前,晋楚两国是不接壤的,楚国位于整个东方大陆的东南区域,发源于大泽,楚国皇帝更是自诩自家是大泽深处诞生而出的金凰血脉,只不过数百年来,楚人的扩张步伐一直没有停止,不断地灭掉四周的小国,最后,成功地和晋国接壤了,双方时不时地会爆发出数万级别的战争。

    而在晋国西南方向,嫁接着马蹄山山脉的地势,修建了一座南门关。

    南门关外,有多个小国林立,这些小国处于晋、楚、乾三大国之间,三大国都刻意保持着这些小国的存在用来当做一个缓冲区。

    也因此,南门关虽然看起来无比雄浑,但上一次真正在这里爆发战事还是数十年之前了,那一次是一个小国国内爆发了政变,权贵篡位,国主奔逃向晋国,追兵追赶到了南门关,被晋国守军给击退。

    不过,因为乾楚两国的干涉,晋国最终并未派兵帮这位国主复国,只是将其封为了安乐公养着。

    也有说法是,当时晋国国内三大氏族的势力已经很庞大了,为此还流传出过“国主,有德者自当为之”的风语。

    所以,他们认为既然一国君主守不住自己的皇位国家,那就是命数已尽,本该是天道运行之常理。

    此中意味,明眼人,一瞧就能瞧出来了。

    此时,

    南门关下,一支庞大的商队正在经受着检查,这支商队足足有七八百号人。

    城墙上,站着三个人。

    一人身着甲胄,乃南门关守将,一个儒服老者,乃晋国户部侍郎,不过晋国的朝廷只保留着一个架子,这位户部侍郎所做的事,也就是替皇室做买卖,已经带队往来这里十多年了;

    在老者身后,还站着一个黑脸小厮。

    “我说,西边儿,咱晋国和燕国在打仗,西南边儿,燕人还在跟乾人干仗,你们这么大一支商队这是去哪里?”

    “自是去乾国。”为首者笑道。

    “去乾国?这会儿去乾国?”

    “乾人富,我这一车以天断山的草药居多,正好去那边可以卖出个好价钱。”

    “就不怕碰上了乾国里的燕人,到时候一看你们是晋商,直接将你们给抢了,说不得连命都保不住。”

    “正所谓富贵险中求嘛。”

    “看来,咱陛下这是缺银子缺这般厉害了么?”

    南门关守将调侃道。

    言语之间,哪里有半分对晋皇的尊重。

    也确实,晋国虽然叫晋国,晋国虽然有皇帝,但晋国的军政大权,早已落入三大氏族手中多年了。

    这三大氏族都是有封地有兵马的,确切地说,他们更相当于是晋国内的三大诸侯,而晋皇的诏令,有时候连京畿之地都出不去,更像是一个吉祥物一样被供奉在那里。

    当初郑凡初步了解了晋国现状后,就说过这晋皇岂不是和春秋战国时的周王室差不多?

    事实也的确如此,三大氏族之所以保留晋皇的存在,所图的,无非是晋国整体的一个稳定,毕竟西边有燕国虎视眈眈,东南那头还有楚国隔三差五地爆发个冲突。

    同时,也是因为三大氏族自身觉得还没到真正分家的时候。

    不过,晋国上至朝堂下至民间,早就形成了三大氏族的意识,对头顶上的那位皇帝,也早就不当一回事儿了。

    或许就只有京畿之地的晋国百姓和皇族的亲军还心向晋皇一些,让晋皇看起来,不至于那般地全然傀儡。

    “可不是么,和燕国打仗,断了从西方来的商路,乾国那边也在打仗,乾国的商队也进不来了。

    一下子断了这两条商路,京城里这么多王公贵族上个月的俸禄银可都发不出来了呢。”

    “咱陛下,也过得艰难吧?”将领调侃道。

    “必然啊,陛下正打算重修太庙,这已经修了一半了,可后头的银子却断了,可是愁怀了陛下了。”

    三大氏族每年都会意思性的从自己的封地里递交一份银子给晋皇,但这些银子也是少得可怜,靠京畿之地的赋税也完全不顶用,皇室一大家子外加很多早些年传承下来的贵族都指望着国库的俸禄过日子,但偏偏国库的税根本就收不到地方去。

    所以,晋国皇室在很多年以前就得自己做买卖组织商队了,对此,三大氏族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只要晋国皇室存在一天,它就得维持一下体面,否则丢的,反而是他们三大氏族自己的脸,让周边其他国家看了笑话。

    “大人。”

    这时,一位黑脸年轻人走了过来,手中提着一个袋子,递交给了这位守将。

    守将先是微微皱眉,在打开袋子看见里面的珠宝玉器后,倒是露出了微笑。

    看来,皇室日子过得确实是步行了,得靠典当这些老物件儿来过活了,虽然不是很多,但从宫里出来的东西,那一个个可都是价值连城。

    他是闻人家的家将,受命镇守南门关,眼下,闻人家和赫连家联手,已经在西边和燕人打上了,燕人是真的能打,但估摸着也撑不了多久了,两个家族底蕴出动,双方加起来,都快六十万大军了。

    且若说燕人铁骑天下第一的话,那么排第二的,就是晋人,虽说晋国多山,但晋国也多平原,不缺养马地,且天断山脉内的野人以及天断山脉更北边的极寒之地,看似生存条件很差,但也有不少野人聚落,晋国经常征伐他们从他们那里获得战马的补充,甚至还会去抓一些野人过来组建野人骑兵。

    当然了,晋国的野人和燕国西边荒漠的蛮人,那自然是没法相比的。

    “将军,等我们这次回来,还有重谢,现在实在是手头紧,钱磨子压手。”

    当朝户部侍郎小心翼翼腆着脸说道。

    守将点点头,也没想太难为他们,转而对城下的士卒挥挥手,示意他们放行。

    城门被打开,商队开始行进。

    守将则指着户部侍郎身边的这位黑脸年轻人,笑道

    “可真够黑的,打小这般黑么?”

    黑脸青年点点头,脸上露出了羞涩的笑容。

    “啧啧……”

    守将有些惋惜地砸吧砸吧嘴,

    这人要是不那么黑的话,看起来倒也俊俏,自己倒是能开口收下这个人。

    男风之号,在晋国很是流行。

    各国有各国的癖好,

    乾人爱服散,晋人嗜男风,

    也就只有燕人最野蛮,似乎除了打仗,没其他喜好。

    “回将军的话,打小就这般黑了。”

    “黑也不错。”守将还是忍不住,伸手提在了黑脸青年的下巴位置,道“听说咱陛下的脸也挺黑的,早年间,本将军也曾和家主一起去过京城参加皇太后寿辰,皇太后看起来倒是年轻,俏寡妇的模样;

    啧啧,倒是咱们那位陛下,远远看了几眼,只瞧见黑炭了,哈哈哈哈。”

    黑脸青年也跟着一起笑了。

    黑脸青年一笑,只觉得眉眼都开了,一时间,竟然让这位守将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

    问道

    “姓什么?”

    “回将军的话,我姓虞。”

    “虞?”

    虞,是晋国皇室的姓氏,也就是国姓。

    不过,这个姓氏反而使得这位守将越发得燥热了,眼下,晋皇自己日子都过得艰难,就别说其他皇族了,真不值钱了,虞姓女嫁商贾家早就是很普遍的事儿,但凡有点财货家底的,都想着娶个虞姓女,就觉得自己也能沾沾皇气儿的意思。

    “姓虞啊,叫什么?”

    “虞慈铭。”

    “虞慈铭?”守将眨了眨眼,自言自语道“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

    此时,旁边一直伏低做小的户部侍郎则开口道

    “将军,咱们陛下也叫这个名儿呢。”

    “哦,是啊,居然和咱陛下同………”

    守将的脸色忽然变了,

    而这时,

    这个被一直提着下巴的黑脸青年则举起自己的手,手中赫然拿着一把暗弩,同时,扣动了扳机。

    这种暗弩,体积太小,适合藏身,但不适合在战场上使用,江湖人用的倒是多些,不过在近乎面对面的情况下,纵然这位守将是个八品武夫,也是直接被弩箭射中了面门。

    弩箭上淬上的毒药马上发作,守将倒在地上身体迅速麻痹。

    黑脸青年拿出匕首,蹲下身,直接切入了守将的脖颈。

    俏寡妇?

    俏寡妇!!!

    与此同时,商队里的人纷纷从货箱中抽出刀枪直接对守城的兵丁砍去,南门关守军被杀了措手不及。

    而在北面,一队骑兵已然冲了过来,借着前人开的道儿,直接冲杀了进去。

    这是晋国皇族亲兵,人数不多,但对晋皇忠心耿耿,是晋国国内眼下晋皇所能直接调用的唯一一支兵马。

    厮杀声,很快就小了下去,面对这种捅刀子式的突然袭击,南天门守卒根本就无法招架,被砍杀了大半之后剩下的也很快弃械投降了。

    而在这时,

    黑脸青年则对身边的户部侍郎道

    “徐爱卿,替朕更衣吧。”

    户部侍郎后退半步,

    “臣,遵旨。”

    少顷,

    原本粗布麻衣的黑脸青年换上了龙袍,周遭亲军甲士一同跪了下去

    “五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虞慈铭深吸一口气,脸上露出了愧疚之色,

    道

    “朕,不是一个好皇帝。”

    虞慈铭环视四周,

    缓缓道

    “朕很欣慰,还有你们能陪着朕,愿意帮着朕,朕有自知之明,不是什么雄才大略的明主,但朕会尽量做到让尔等与朕可以一同好好地过下去,保住尔等家小,若是可以,朕也愿意给你们一个更好的前程。”

    身边,户部侍郎听到这些话,垂泪不已。

    就在这时,

    南门关西南方向,出现了一片黑压压的阴影,站在城楼上眺望过去,给人以一种恐怖的压迫感!

    虞慈铭开口对身边的徐谦和道

    “徐爱卿,你觉得,朕是否做错了?”

    “陛下,臣,只忠诚于陛下。”

    虞慈铭点点头,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道

    “朕,身为晋国皇帝,身为虞姓子弟,本不该做出这种大逆不道之事,但朕清楚,朕也明白,在很早之前,司徒家很早就打算三家分晋了,却因为赫连家和闻人家的反对而作罢。

    因为司徒家掌握着我大晋东部,反观赫连家和闻人家则分居西部,若是就此分家,显然这两家过于吃亏,所以他们才会竭力维持住这局面。

    但一旦这次伐燕成功,赫连家和闻人家收取燕国部分疆域,那三家分晋,自然也就成了定局。

    朕这个皇帝,自然会被废;

    讲究一点,就让朕禅让给三家,上祭皇天后土,下告列祖列宗,天下,当有得者居之;

    然后将朕这一脉圈养起来,名义上是好生荣养,但随后朕就会死得不明不白,朕的子孙,也会死得不明不白,三代之内,必然绝后。

    不讲究一点,就纵一支乱兵谎称野人直接屠灭皇宫,天下人信不信无所谓,他们无非是求一个青史上的遮掩罢了。”

    “陛下。”徐谦和再度抽泣。

    “徐爱卿,燕人就在眼前了,你说,他姬润豪,会信守承诺么?朕不求也不奢望君临大晋,朕只求一个封国,可以保住你们,保住他们,保住祖宗祭祀血食之所。”

    徐谦和长舒一口气,道

    “陛下,八百年前,大夏朝时,姬家先祖受封于西北苦寒之地,奉大夏天子之命为东方御蛮。

    如今,大夏已亡六百年,但姬家,依旧不曾让蛮族得以过燕境一步,哪怕百年前乾人北伐之际,姬家也仅仅是派出三万骑回援,其全国主力依旧在荒漠和蛮族进行决战。

    当今诸国,诸多皇室,论重诺,无可及姬家者!”

    “其实,徐爱卿,你说的这些,朕都明白,就是这祖宗基业,就被朕这般打开大门放予了外人,朕这个皇帝,还真有些荒唐。”

    “陛下,我大晋,君不君,臣不臣,已经太多年了。”

    “是,是,我虞姓几代皇帝,哪里还有半分皇帝的样子!”

    说着,

    晋皇似乎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因为燕人的大军,已经开赴城下了。

    “徐爱卿,你说那帮乾人得有多废物,这燕人的大军都已经从他乾国迂回绕路到这里来了,他乾人在三边分明有大军百万,却依旧一点动静都没有?

    朕之前还想着,要是燕人过不来,朕也就不用再去权衡选择煎熬了,但现在,朕忽然觉得,这天命,这该死的天命,似乎真的在眷顾燕人。”

    徐谦和知道,晋皇是在为自己的选择找一个合理的借口,燕人天命所归,他是顺应天意,这是最好不过的借口。

    “陛下,我等,就顺应天意吧。”

    晋皇叹了口气,挥挥手,

    道

    “罢了罢了,就这样吧,传令,开城门,朕亲自出城迎接燕人。”

    ………

    “无镜啊,待会儿你跪不跪?”

    镇北侯坐在貔貅身上眼瞅着南门关在前,忍不住开口问田无镜。

    “陛下给过晋皇承诺,会保其封过皇号,他现在是皇帝,以后,也是皇帝。”

    “唉,不得劲,不得劲。”

    “虽说南门关一开,晋国在西侧攻伐我大燕的六十万大军后背就已然向我等敞开,这一仗,可以说胜负已定了。

    但如果他肯好好配合,日后在治理兼并这些晋地时,能少很多麻烦,咱们麾下儿郎,也能少死不少人。”

    “这话我爱听,能让麾下儿郎们少折损一些,让我去给他舔靴子我都愿意。”

    田无镜摇摇头,不再作声。

    靖南侯性子严谨,镇北侯却性子洒脱豪迈,可以说,二人的性格是两个极端。

    南门关的城门,被打开了,里面走出来一群人,为首者一身龙袍,很是醒目。

    大军行至近前,

    镇北侯和靖南侯一起下了坐骑,向前走去,在他们身后,则是镇北军和靖南军的主力。

    然而,

    就在两位侯爷刚准备给晋皇跪下行礼之际,

    晋皇虞慈铭忽然主动向着两位侯爷跪伏下来,

    诚声道

    “下国国主虞慈铭,拜见两位侯爷!”p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