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临 > 第十六章 风华绝代
    “阿程,你说如果晚上让沙拓阙石去刺杀对方军中的主将,成算有多大?”

    瞎子和梁程刚刚都忙完了,此时正坐在夕阳下的城垛后头。

    梁程摇摇头,道:“难度很大。”

    “说说。”

    如果是生前的沙拓阙石,他可以刻意地控制住自己气息的流露,如果我们城内的兵马再帮忙配合一下,制造混乱或者声东击西,沙拓阙石一个人负责突进,确实有一定的可能对敌方主将实施斩首。

    但现在的沙拓阙石他固然很强大,但作为僵尸,还是太嫩了一些,一旦其苏醒,首先这僵尸煞气就很难瞒得住人,等于是事先就给对方示警了。

    对方主将身手如何先不谈,但身边自然有亲卫护卫,只要能够稍加阻拦一下,待得军中人马包围,沙拓阙石也很难再有腾挪的余地。

    所以,沙拓阙石要么不用,要用还是拿来在最危急的时刻让他带着主上突围吧,这个问题倒是不大。”

    瞎子默默地点点头,他其实也就是问问,因为动用沙拓阙石所会引起的连锁反应很大,沙拓阙石这张底牌,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还是不能翻出来。

    梁程又安慰道:

    “不用太过担心,这座坞堡的城墙虽然不算高大巍峨,但工程器具也不是那般容易打造的,他们来势汹汹,也没预备着做攻城战,军中的工匠应该极为缺乏,就算要从京畿之地调运工匠,没个十天半个月的功夫想将所需要的攻城器械完全打造好也近乎是没可能的事。

    这么长的时间,燕国的援军如果还没来,咱们是否再继续死守在这里,也没什么意义了。

    我反而建议到那时将晋皇交出去,我们再带着这些兵马,脱离燕国的管束。”

    意思很简单,如果那么久燕军还没出现,那就意味着燕国朝廷默认了牺牲这一支人马来让晋皇这般死去的交易。

    燕国都这种态度了,再待在燕国序列里,还有什么意思?

    “是啊,不过,说句实话,咱们还是自己过于弱小了一些,这种必须得看着上面人物态度过活的日子,莫说主上不喜欢,咱们这些个人,心里也是无奈憋屈得很。”

    “家当丢了,人在就行,当然了,最好是人在,家当也在,辛辛苦苦从北到南又到东,折腾了这么远,总不能越折腾越回去了。”

    就在这时,一道哨箭之音传来。

    坞堡城墙上所有人都马上行动起来,下意识地是认为晋军居然想在入夜前再开始一次攻城。

    梁程则是站起身,看向了坞堡外。

    晋军军寨那边,大门依旧闭着,并没有看见晋军出寨的情景。

    但问题是,薛三又不可能无的放矢。

    他肯定是探查到了什么,所以才直接射出了哨箭。

    “怎么了,怎么了,晋军又要攻城了么?”

    郑凡这会儿也急匆匆地回到了城墙上。

    “主上,晋军军寨那边没有任何动静。”

    眼下还没入夜呢,借着黄昏的当口,坞堡的情形也能看个清楚,所以晋军想偷袭也不可能。

    “那是怎么回事?”郑凡问道,“难不成是援兵到了?”

    梁程回答道:“主上,信宿城那边守军本就不多,守城有余,但说出城帮我们解围,概率不会很大,因为信宿城的地位比我们这边的坞堡要重得多得多。

    其他地方的援军过来,从消息传递到援军赶来,就算骑兵不惜马力疾驰,少说也得三天以上的时间。”

    唯一距离这里近的信宿城燕军不大可能冒着信宿城丢失的风险出兵,其他地方的援军,也不可能这么快赶到。

    郑凡刚刚升腾起的希望之火,瞬间就被扑灭了,只能叹了口气,开口道: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主上,那边好像有人。”

    阿铭手指着西南方向道。

    如今,晋军军寨主寨是在坞堡正东方向,但在坞堡的其他方向,也有晋军驻扎,可以说已然将整个坞堡给包圆儿了。

    然而,在西南方向,晋军军寨的外围,出现了三道人影,因为距离有点远的缘故,所以看得不是很真切,不过大概可以看出来那三人骑着马。

    同时,

    伴随着这三人的出现,

    那个方向的晋军军寨迅速被调动了起来,可以清楚地看见一支支晋军正在向那边集结。

    “是晋军的大人物过来了么?大成国新皇帝司徒雷?”郑凡猜测道。

    梁程则道:“主上,应该不是,属下观察对面的这支晋军,虽说他们攻打咱们两次都没取得成效,但并非是一群乌合之众,一定程度上,也能算得上是一支秩序严谨的军队。

    而且这不是后世的追星,这些都是被军纪束缚着的丘八汉,就算大成国皇帝御驾来到这里,也不可能出现守军主动出寨迎接的荒唐事。”

    到底是一支正儿八经的军队,那位司徒雷就算刚登基也刚建国,但司徒家虽无皇帝之名却有皇帝之实已经很多年了,自然不会出现这种山大王回寨兄弟们集体相应的热闹情景。

    也就在此时,

    正东方向的晋军主寨大营的寨门被打开了,

    一支打着主将帅旗的骑兵从寨门内冲了出来。

    “晋军主帅都惊动了?”郑凡有些愕然。

    梁程这会儿也有些无法理解了。

    但有一点,大家可以确定,对面晋军的氛围,并不是那种热烈和高亢,反而带着一种紧张,如临大敌。

    另一侧,刚刚将一袋子沙石卸下来的樊力有些呆呆地眺望那个方向,

    伸手,

    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道:

    “俺滴亲娘喂,至尊宝真的来了?”

    城墙下方出现了薛三的身影,他在射出哨箭之后直接回来了,且许是因为晋军被其他事所惊动,所以没有专门派出哨骑来针对他,薛三得以大大方方地跑回来。

    没等城墙上的人放下绳索,薛三直接借着一把匕首宛若壁虎一般爬上了城墙,翻过墙垛子后,落在了郑凡等人面前。

    “主上,援兵来了!”

    薛三脸上带着喜色恭贺道。

    “援军?”郑凡也是惊愕了一下,先前梁程还对自己解释过,援军不可能这么快赶来,但薛三既然能说得如此笃定,那肯定是有援军了。

    毕竟梁程只是分析,薛三是亲眼看见的。

    “是啊,援军来了,主上,你猜猜属下看见谁来了?”

    瞎子开口道:“再卖关子就阉掉。”

    薛三马上回答道:

    “主上,是靖南侯来了!”

    “靖南侯?”郑凡瞪大了眼睛,连忙又问道:“你确定没看错?”

    “这怎么能看错?就算人脸看不清楚,那只貔貅我能看错么?那鎏金的甲胄我能看错么?”

    郑凡忽然长舒一口气,

    是,

    田无镜自灭满门的那一晚,郑凡就在身边,

    但在这一刻,

    在得知田无镜出现在这附近时,

    郑凡很确信,

    自己得救了。

    ………

    “报!”

    军帐外传来一声长报。

    剑圣大人很知趣地起身,从帅椅上离开,站在了一边。

    “进来!”

    虞化成开口喊道。

    “报,大帅,西南方向出现敌情!”

    “西南方向?”

    虞化成目光一凝,当即追问道:

    “是燕人?”

    “是燕人。”传信兵有些欲言又止。

    虞化成马上问道:

    “是谁领的兵?”

    李豹的那支镇北军在曲贺城,位于西北方向,南面,还是西南方向过来,那应该就是历天城了,而镇守历天城,同时也是新晋之地真正的掌控者,则是燕人的那位靖南侯。

    “大帅,对方打出的旗号,一面是燕国黑龙器旗,一面是靖南军的旗,还……还有……”

    “混账,此时是吞吞吐吐的时候么?”虞化成直接骂道。

    “大帅,来人,好像是燕人的靖南侯爷!”

    “田无镜!”

    虞化成的心脏,忽然停了一下。

    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才看门道。

    外界民间关于燕军二十万铁骑一举覆灭赫连家闻人家六十万大军这一战,基本都归功于燕人的镇北军确实真正是铁骑无双。

    但虞化成这种级别的将领自然清楚,燕人镇北军铁骑厉害确实是厉害,但那一战之所以能打出这般夸张的战果,那个燕国方面统筹整场战役的人,功不可没,而他,就是燕人的靖南侯。

    只可惜这位靖南侯因为自灭满门之举,在民间风评极为恶劣。

    不过,前有百年前初代镇北侯三万破五十万,今有当代靖南侯借道入晋,一举切割下晋国半壁江山。

    毫不夸张的说,当世第一名将的称号,眼下自然是落在靖南侯身上的。

    虞化成很自信,他相信自己有水平有才华,只是因为晋皇自身原因,所以一直无法得以施展。

    但他再自信,也没有自信到敢和靖南侯亲自率领的靖南军来一场对决。

    最重要的是,

    在他身后,司徒家的主力,此刻都在天断山脉一侧啊!

    剑圣大人见自己的弟弟一副心神失守的样子,无奈地叹了口气;

    他清楚,这是人之常情,一如寻常的天才剑客忽然间有一天要面对自己和自己对决时一样。

    剑圣大人走过来,伸手拍了拍自己弟弟的肩膀,一股气势注入其体内:

    “稳住心神!”

    虞化成身子微微僵,随即平复了过来,

    看着这名传信兵,

    问道:

    “靖南军,来了多少人马?”

    传信兵嗫嚅了一下嘴唇,

    虞化成眼中杀机显现,这个传信兵今日的表现,可以说是相当糟糕了。

    终于,

    传信兵以头磕地,

    禀报道:

    “回大帅,算上靖南侯本人的话,燕军,燕军……

    来了三人!”p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