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临 > 第三十四章 第一个
    很惆怅,

    很忧伤,

    也很无奈,

    眼前一黑,

    再睁开眼时,

    郑凡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车水马龙的街道,

    低下头,

    看见一个手里拿着一串糖葫芦正咧着嘴对着自己笑的………逆子!

    魔丸这次学乖了一点,又或者是上一次的见面是因为顺路借的郑凡因经历田无镜自灭满门所产生的梦靥,而这一次,是他自己弄出来的“梦境”。

    总之,这条街道,泛着复古的气息,不是现代化的场面。

    至少,没让郑凡一下子出戏。

    小男童伸手,抓着郑凡的手,往前拽,他想让郑凡陪自己玩,陪自己逛街。

    他的手因为抓过糖葫芦,所以粘乎乎的。

    郑凡叹了口气,

    他清楚,

    原本应该等待着自己的是什么,

    谁晓得忽然变成了这个。

    有点类似于后世激动地下载了一个30g的种子,结果下好了打开后放出的是“葫芦娃,葫芦娃,一根藤上七朵花……”

    “儿子,就不能再等等。”

    郑凡蹲下来,看着小男童。

    小男童很是茫然地看着郑凡,

    他很平静,

    也很可爱,

    但郑凡分明看见了,似乎是因为郑凡的态度,

    导致魔丸明亮的瞳孔里,开始有一团嗜血的光泽正在不断地扩散,

    魔丸,

    要暴走了!

    “嘶!”

    郑凡马上伸手抱住了小男童,

    “哟哟哟,我们来骑马马,骑马马,来!”

    危机,

    在此时消弭。

    男童的笑容再度传来,尤其是在坐到郑凡肩膀上后,更是开心地不停地挥舞着小手掌。

    俗话说的好,

    你得到了什么,你也得同时付出些什么。

    人家到郑凡这个年纪,也算是上有老下有小了,一根顶梁柱,得撑着;

    哺育下面,反哺上面,战战兢兢地过日子。

    郑凡不同,他是上啃老,下坑小。

    遇到事儿,儿砸先上,儿砸不行,那就干爹上。

    沙拓阙石躺那儿,倒是安静,但郑凡也不敢缺逢年过节时的孝敬,时不时地也得抽个功夫跑去和他喝喝酒聊聊天。

    至于儿子这边,

    得,

    平日里倒也算是安稳,但你刚升级,就想去睡女人,将他抛诸脑后,哦不,是将它真的当作一个石头一样丢出窗外。

    不行,

    儿子不答应。

    亲儿子亲儿子,可不是让你来大义灭亲故意避嫌的,那就是嘴上一套手上一套,忒虚伪。

    不能好处事事先,那还叫个什么亲儿子?

    更何况,人次次上你的身给你卖命救你脱险的次数,也不老少。

    想通了这些,郑凡也就默然了,认命了。

    美人温床,今晚是享受不到了,只能先陪着儿子在这梦中享受享受亲子之乐。

    走啊走,看啊看,

    面具,

    买一买,

    杂耍,

    看一看,

    生煎,

    尝一尝。

    上辈子郑凡没结过婚,自然也就没养过孩子,这辈子倒是直接上车了,喜得贵子。

    嘿,别说,一开始还有些漫不经心的,但慢慢的,竟然也有种融入其中的感觉。

    到底是关系上有着千丝万缕的纠葛,有愧疚,有感动,有不舍,虽然没有血液之亲做羁绊,但灵魂上的勾连更为密切。

    一条街,似乎永远都走不完,总有新鲜的花样,总有诱人的吃食儿。

    郑凡也不觉得累,肩膀上的小家伙也不会累。

    十世怨婴,他很享受这一刻,享受这梦里的……光明。

    也不晓得逛了多久,玩儿了多久,

    梦嘛,

    有时候就是这般,短暂得可以如白驹过隙,漫长得可以不知岁月。

    悄无声息间,

    耳畔的喧闹声似乎开始安静下来,

    郑凡再抬头向前,发现自己走到了一条小河边,河边落英缤纷,一派春日午后的气象。

    坐下来,郑凡情不自禁地躺下,北地多苦寒,他还真是有些想念春天了。

    小男童笑呵呵地自己跑出去,开始逮蚂蚱,开始追蝴蝶,开始自个儿撒着欢儿地跑,开始唱着一些不知道是什么曲调的歌谣。

    郑凡侧着身子,弥勒佛卧躺姿势,目光一直落在小男童的身上。

    忽然间,

    郑凡脑海中想象出了魔丸要真是现实里的孩子,

    他可以上幼儿园,可以背着书包去上学,可以一天天成长……

    伴随着这些画面过来的,不是温馨,而是一种窒息。

    有些东西,郑凡一直回避着,故意没往那个方向去想。

    虽然一直一口一口“儿子”“儿子”的叫着,

    虽然常说作品是作者的晶血,是亲儿子。

    但说白了,

    在塑造魔丸这个角色时,

    郑凡是将一切压抑、阴暗、扭曲的元素,配上歇斯底里的画风,想要呈现出的是一种黑暗之中孤独绝望的氛围,以这种方式,来讨自己的陶醉,来讨漫画读者的买单。

    并非,真的是当儿子来看待。

    想着想着,郑凡忽然就愣神了。

    回过头,

    他忽然发现小男童就站在自己身侧,因为自己是侧躺着,所以对方在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

    父子二人目光相对,

    然后两个人都笑了。

    “玩儿累了没有?”郑凡问道。

    小男童摇了摇头。

    “那就再玩会儿?”

    小男童又摇了摇头。

    忽然间,

    四周的一切都开始变暗,

    郑凡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原来的房间里,

    灯烛摇曳,呈现出一种类似鬼片闺房的既视感。

    郑凡第一反应是魔丸玩儿够了,放自己回来了,但当他环顾四周却没有发现四娘的身影时,郑凡明白了过来,

    自己,还在这梦中。

    郑凡开始在房间里寻找,走入了里间,看见床上,坐着的小男童。

    小男童身上穿着一件红色的肚兜,眉心点着红痣,看见郑凡进来,他主动张开了双臂。

    郑凡走了过去,伸手将他抱住,然后将其放在了被窝里,盖上了被子。

    犹豫了一下,

    反正这是梦,

    走出门还是梦,

    郑凡干脆也躺进了被窝中。

    父子俩靠在一起,躺在床上。

    被窝里的温度,是零下,郑凡也没傻乎乎地问儿子你是不是发低烧了。

    而是继续装模作样地给小男童掖掖被角。

    小男童瞪着眼睛看着郑凡,伸手拽了拽郑凡的头发。

    “想听故事?”

    小男童兴奋地点点头。

    “好,爹给你讲故事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还有一个小和尚,有一天,老和尚对小和尚说,我给你讲个故事,从前………”

    被子外,开始结霜了。

    郑凡低头,看着小男童,小男童的神情看起来听这个故事听得如痴如醉,但这一刻,仿佛有一张恐怖的大嘴,即将撕咬下来,将一切吞噬。

    郑凡打了个哆嗦,

    道

    “从前有个人,他爹是个货车司机,脾气不好,爱喝酒,他娘呢,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这个家。

    不是死了,是走了,他爷爷奶奶一直对他说他娘的坏话,说他娘是跟着别人跑了,贪图人家有钱。

    其实他自己心里知道,他爹这个人,和他相处过日子,确实不怎么行。

    后来,在他还没成年时,他爹也走了,这次是人死了。

    说实话吧,这个人从小长大,也没因为这个受过什么苦,也没觉得别人有妈妈自己没妈妈有多难过,反正就是正常地过日子,上学放学,家里虽然条件不算很好,但也算衣食无忧吧。

    他自小喜欢画漫画,上大学后,就自己筹建漫画社团,然后慢慢地往商业上发展………”

    说到这里,郑凡又低头看了一眼小男童,发现小男童也是在很平静地看着郑凡。

    “无聊了?”郑凡问道。

    小男童对着郑凡翻了个白眼。

    紧接着,

    他翻了个身,背对着郑凡。

    郑凡伸手,放在小男童的脑袋上,道

    “下次想玩了,提前知会我一声,我就在梦里陪你玩,你想玩温馨的就玩温馨的,想玩血腥的就玩血腥的,好不好?”

    “吼!”

    一声咆哮,

    从四面八方涌来。

    郑凡依旧平静地躺在床上,

    小男童忽然站起身,

    慢慢地转过来,他的脸,开始急速变化着各种表情。

    有腼腆,有童真,有笑容,有阴沉,有凶狠,有残忍,像是在快速切换着的幻灯片,不停地转化着。

    “这是叫我………来喊停?”

    像是年会上的抽奖节目?

    小男童点了点头,表情继续变化。

    “但很多年会上的大奖都是有内幕的。”

    小男童没回应,继续变化着表情。

    “好吧,一,二,三,停!”

    表情凝固,

    停格在了一张“残忍”的表情上。

    郑凡叹了口气,道

    “我就说嘛,暗箱操作。”

    小男童的牙齿开始碰撞,舌头开始舔着嘴唇,像是要准备进餐了。

    郑凡“呵呵”一笑,

    道

    “恨不得吃我的肉?”

    小男童点点头。

    “那你吃呗,反正这是在梦里。”

    郑凡看得很开,就当是一场噩梦罢了。

    小男童转过身,向床尾走了几步,站住,又侧转身,面向了郑凡。

    郑凡的眼睛当即瞪大了,

    想挣扎却发现自己身体一下子被束缚住了,像是被鬼压床一般。

    “别,别,不能咬那个地方,要出问题的!”

    小男童忽然一个下蹲,

    “啊啊啊啊!!!!!!!”

    郑凡大叫了起来。

    但叫完了之后,

    郑凡再昂起脖子努力地向下看,发现小男童只是蹲在那里,他扭过脸,看向郑凡,脸上露出了调皮的笑容,先前残忍的神情已经消失不见。

    “呵呵呵呵…………”

    男童清脆的笑声传来。

    “呵…………呵…………哈哈哈…………”

    郑凡也笑了起来,

    妈的,

    笑中有泪。

    ………

    厅堂里,诸位魔王们都没走,他们还有一些具体的事情没有商量好。

    薛三忽然甩开了话题,对瞎子道

    “瞎子,你扫扫,看看他们进行了没?”

    “哦?你叫我去探测那个?”

    “反正主上又不知道,四娘也不一定能感应到。”

    瞎子正色道

    “但魔丸可以感应到我的精神力,然后,我就死定了。”

    在大家都争相当舔狗的时候,

    你去探测主上闺房之事,

    那你真的是一点都不想追求进步了。

    万一主上落下个心结,其他人都在噌噌噌地恢复,你却一直原地不动都很有可能。

    那简直就是一种酷刑。

    梁程则很平静道

    “急什么,要相信四娘,明天,就能有结果了。”

    薛三点点头,又道“记得上次第一个晋升的,是魔丸。”

    梁程闻言,开口道

    “要相信四娘,这次四娘明显是有备而来,不会落到魔丸后头去的。”

    “嗡!”

    话音刚落,

    一道属于魔丸的强横气息忽然迸发而出!

    顷刻间,又迅速消散于无形。

    薛三马上跳起来,猛捶一记梁程的膝盖,

    喊道

    “你快说我永远都不会再长高!”

    。p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