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临 > 第三十九章 宝库
    郑凡策马走了出来,在其身后,诸多蛮兵一同跟进,蛮兵可以算得上是郑城守身边最忠诚的一批班底,因为他们受瞎子洗脑的时间最久。

    “没事吧?”郑凡问道。

    阿铭左手放在自己身下,躬身行礼,绅士范儿十足,

    道

    “多谢主上的关心,属下现在舒坦得很。”

    阿铭现在确实很舒服,诸多魔王之中,魔丸是亲儿子,四娘是唯一的女性,他能成为第三个实力提升的,已经是很了不起了。

    接下来,他就可以一边品“酒”一边看着其他四个花式忙活,这感觉,很不错。

    郑凡点点头,

    手指向着前方寨子一挥,

    很平静地道

    “敢有反抗者,杀无赦。”

    梁程和薛三带队,大批蛮兵冲入了寨子之中,开始搜检。

    郑凡则下了马,在阿铭的陪同下缓缓走入了寨子。

    寨子的格局不是很复杂,有石头建起来的屋子,也有茅草屋,甚至还有就着岩壁上的洞穴搭建的屋子。

    从屋子的构造上就能看出这座野人寨子里的等级森严。

    或许,是因为阿铭成功提升实力的原因,这无形中让那位老者最后的“反扑”在郑凡这里,不具备多少仇恨值,所以郑凡也没有下令屠寨。

    “男的胆敢反抗者直接砍了,听话地就先绑起来,娃娃和成年女人归聚到一起,其余的随他去!”

    薛三大吼着发布着命令。

    这原本就是计划中的事,荒漠蛮族在部落征伐吞并中其实就有着类似的规矩,个头在车轱辘以上的男丁尽数杀死,因为小孩可以带回去同化,女人可以带回去帮忙生育。

    寨子内,此时鸡飞狗跳,哭泣声尖叫声连连,但这座寨子的命运,却已然无法改变。

    战争,很少有绝对正义的说法,每个人所坐的屁股不同自然就有不同的结果,郑凡不是嗜杀之人,但既然这里的野人敢于反抗自己的统治,同时主动联合起来向自己发难,那自己也就没什么好客气的了。

    包括眼前的这座在内的三座野人寨子,自今日起,都将被从地图上抹去。

    “主上,这才仅仅是刚开始。”阿铭忽然开口道。

    郑凡笑了笑,道“我没那么脆弱。”

    当你经历了民夫营的那一夜之后,这个世界所谓的含情脉脉,早已经被撕扯得渣都不剩。

    就在这时,

    寨子西南方向传来了砍杀声,

    阿铭目光一凝,身形直接掠了过去,郑凡抽出自己的刀,也紧跟而上。

    在那里,有大概十多个蛮兵正在和七八个不像是野人的武者进行着搏杀,这些个武者功夫都不错,其中有三四个显然是入品了的。

    这些人身后,还站着一个身穿红色夹袄的小女孩。

    “主上,不像是野人啊。”阿铭说道。

    “拿下再说。”

    “遵命。”

    阿铭冲入了战团,老实说,这种小规模的战局才适合魔王们个体实力地发挥。

    有了阿铭的加入,外加四周蛮兵越来越多的赶来,很快,这些个武者尽数被砍翻在地,最后一个想抱着小女孩突围,则被一名蛮兵直接射中后背摔倒在地。

    女童被摔在了地上,哇哇大哭。

    郑凡走到女童身边,犹豫了一下,还是没伸手去碰她。

    阿铭走了过来,指了指这女童,道

    “送给四娘养着?”

    “先问问话。”

    说着,郑凡示意周围的蛮兵开始搜查这些死者的衣物。

    “吓唬她?”阿铭问道。

    “哄哄她。”郑凡纠正道。

    阿铭有些无奈地点点头,弯腰将女童抱起,刚抱起来,他又默默地把女童放下,紧接着,他摊开手臂,那里居然被刺入了二十多根针。

    郑凡手中的刀对着女童劈了下去,女童吓得闭上了眼,她没事,不过她外面那层夹袄被劈裂了开来,露出了里头的一件银色背心。

    四娘曾为诸位魔丸都织过一件金丝软猬甲,很显然,这女童身上所穿的,更是一件高级货。

    呼,

    郑凡有些庆幸,果然小心一点总没坏处,身边有一个工具人不用那是真的傻。

    梁程和薛三此时也赶了过来。

    阿铭马上将双手举起,对着梁程,道

    “帮我看看,有没有毒。”

    皮外伤什么的阿铭不怕,但要是这些针头里有毒的话,那麻烦可就大了,毒液会和血液融合在一起,对于他而言,很是麻烦。

    普通的毒素还好,但偏偏这个世界都能有魔法和斗气了,来点儿超品类的毒素很意外么?

    梁程还没来得及去查看,

    薛三就直接跳了起来,从阿铭手臂上拔下了一根针,放在了自己眼前瞅了瞅,

    道

    “放心,针上没毒,这针应该是后来补上去的,没有存储毒素的细凹。”

    薛三精通暗器,在兵器上淬毒那是看家本事,他既然说没毒阿铭也就放心了,开始一根一根地给自己拔针玩儿。

    四娘曾说过,别人出门打仗,都是甲胄破损兵器残缺地回来,唯独阿铭,是出门打仗回来后,还能往家里顺带扒拉回东西。

    郑凡弯腰,看着女童,先前那七八个明显不是野人的武者保护着她,就足以说明她身份的不简单,况且其身上还穿着这种东西,就更足以证明其身份。

    “你叫什么名字?”

    女童有些发抖地看着郑凡,

    回答道

    “我叫………我叫宝珠………”

    “宝珠?”郑凡微微皱眉,又问了一句“你姓什么?”

    “姓……姓赫连。”

    …

    另外两家寨子倒是没发生什么插曲,到下午时分,三路人马逐次在山坳平坦处的军寨里聚集。

    在青壮基本战死或者逃走之后,野人寨子里剩下的人,也近乎没什么威胁性了。

    俘虏们被押送了过来,让他们待在一个地方,四面八方都有手持弓弩的甲士看守。

    财货也运下来不少,不过郑凡是见过大场面的,晋国皇宫都搜刮过,对这些熟野人寨子里的东西,虽说也不乏金银珠宝,却已经很难刺激起郑城守的感觉了,唉,敏感度被提升后,生活也一下子失去了不少本该有的乐趣。

    瞎子已经忙得不可开交,他需要统计的东西实在是太多,而且有些数据这会儿不统计好,待会儿可能就会出乱子,不过,尽管如此,他还是被郑凡喊了过来。

    “她?”

    瞎子指了指面前的女童。

    郑凡点点头,道“瞎子,你来问话。”

    瞎子舔了舔嘴唇,笑了笑,道

    “主上,这孩子还小,要是我用精神力进入,审讯结束后,肯定变白痴,甚至直接植物人。”

    “没有婉转一点的方式?”

    “可以试着用催眠的方式问话。”

    说着,

    瞎子看向阿铭和薛三,问道

    “不是天山童姥吧?”

    薛三和阿铭都摇摇头。

    “不是天山童姥就行,那催眠问话也是一样的。”

    催眠问话肯定没有直接精神力“搜魂”来得方便准确,甚至,如果碰上了意志坚定甚至是也修习过类似手段的人,还能对你进行反蒙骗。

    不过,既然这个女童不是天山童姥,就不存在那种情况了。

    瞎子从怀中掏出了一枚铜钱,找了根线,将铜钱拴住。

    郑凡有些好奇道

    “以前就觉得奇怪,不是怀表就是挂钟摆锤的,是不是必须得用这种东西才能有效果?”

    似乎心理医生催眠都喜欢玩儿这一套。

    瞎子摇摇头,道

    “不是,这个唯一的效果就是让外行人觉得好神秘好厉害。”

    “…………”郑凡。

    “来,小妹妹,乖,看着这里,看着它,看着它,对,就这样看着,你会感觉很累,你也感觉好困,你要睡觉了,睡觉觉,乖,睡觉觉哦,宝珠睡觉觉哦………”

    瞎子应该是用了些精神力的辅助手段,女童的身子开始慢慢摇晃,眼睛也缓缓闭合了起来。

    一边的樊力也开始摇晃,然后像是也要睡着的样子。

    薛三拿出一根针,刺了一下樊力的大腿,樊力马上一个激灵站直了身子。

    “你叫什么名字啊?”

    “宝珠,赫连宝珠。”

    “你父亲是谁啊?”

    “赫连………雄璧。”

    当这个名字出现后,郑凡的目光当即一凝。

    赫连雄璧,是赫连家的老家主,曾经是和司徒雷平起平坐的人物。

    在大燕民间传闻中,赫连雄璧就是被镇北侯李梁亭一刀连带着坐骑神兽一起劈死的。

    当然了,真相其实是赫连雄璧想要决死一搏,率三千最为精锐的赫连家骑兵想要突袭镇北军大营也就是镇北侯帅旗所在,最后被一直护卫在镇北侯身边的青霜斩杀。

    “真的是年纪越大越坚强,多大年纪了都,这还是女儿?”薛三有些敬佩地说道。

    按照正常年纪来算,曾孙女儿都不为过。

    郑凡抬起手,示意薛三闭嘴,别影响瞎子的催眠。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啊?”瞎子继续问道。

    “是……是阿山叔叔带我……带我来的………”

    “那阿山叔叔为什么要带你进大山啊?”

    “阿山叔说,说我是少主人,要……要承担起……家族……的………希望………”

    “你这么小,该怎么承担啊?”

    “阿山叔说,说,说爹很早,很早就在山里,留了,留了宝库,让,让我们家,可以,可以,可以东山再起。”

    嘶………

    包括瞎子在内,

    郑凡、阿铭、薛三乃至于梁程都一同倒吸了一口凉气。

    樊力眉头一皱,为了让自己显得合群一些,也倒吸了一口气,

    然后,

    bu~~~~

    (本章完)

    yiquanpokaishengsi0

    。p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