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临 > 第四十章 夺宝奇兵
    大家一起换了个帐篷。

    薛三有些不敢置信地瞪着一个人孤零零地蹲在远处在地上划圈圈的樊力,

    道

    “为什么我会和这个二货诞生于同一家漫画工作室?”

    魔丸的狠辣,阿铭的妖异,梁程的阴森,瞎子的城府,四娘的风韵,外加他薛三的英俊,

    为毛还得加一个樊力?

    “主上,你当初能容忍自己手下去创作樊力为主角的漫画,你们工作室经营不下去是真的理所应当。”

    郑凡则笑了笑,道

    “你的销量和他是并列倒数。”

    “…………”薛三。

    大家席地而坐,

    这会儿,

    野人俘虏,野人寨子里搜刮的财货都有些无足轻重了。

    所有人满脑子想的都是赫连家的宝库!

    晋国京畿之地的财富已经是很富有的了,但其实晋国皇室早没权力几代人了都,就这,都能留下这般多的财富。

    那实打实地三晋霸主赫连家,为了自己日后能东山再起,得存下多么恐怖的财富?

    人啊,

    一步一个脚印踏实奋斗从而取得成功,这个过程,其实是很宝贵的;

    但如果可以通过一个钢丝球就能获得想要的一切一步登天从而省略掉奋斗的过程,

    相信不少人其实是愿意的。

    如果真的将这座宝库掌握住了,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真的就不需要担心钱的问题了。

    相当于开局玩游戏,靠作弊刷了海量金币,下面可以直接点建筑升级了。

    “问题是主上你们当时抓到这个孩子时,她身边的护卫,没有留下活口。”瞎子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显得很苦恼。

    这个孩子才多大啊,她能知道多少消息?

    薛三则道“那帮人都是死士,我检查过,他们牙槽里都有毒药嵌着,除非一开始就由我们几个亲自出手,否则很难抓到活口。”

    阿铭打开了自己的水囊,喝了一口,道

    “这个赫连宝珠,应该是被家族死士保护着躲藏在这座寨子里。”

    郑凡抿了抿嘴唇,一边思索一边道“赫连家和闻人家,大燕对他们的态度,很简单,就是灭族。

    因为是这两家主动先攻打大燕的,所以这两个罪魁祸首,无论是镇北侯还是靖南侯,都没有留手。

    赫连一族和闻人一族,抓到就即可斩杀,想来这个赫连宝珠应该是花费了很大的代价,才得以被这些死士保护着来到了这里。”

    因为算算时间,从燕国踏平赫连家和闻人家那一刻起,再到郑凡绕了一大圈最后来到盛乐城城守,这里头,足足有近两个月的时间。

    这足以说明,为了躲避曲贺城燕军的搜捕,他们得多么不容易,也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宝库,宝库,既然是赫连雄璧布置预埋下的,应该不是那种电影里类似满清宝藏的那种遗存方式,很可能,那座宝库那儿,也有一支人马在看守,等待着赫连宝珠这个赫连家的少主来取用。”梁程说道。

    “赫连家虽然几百年来一直以晋人自诩,但他前身确实是野人,所以将预留的后路安置在天断山脉内,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儿。

    而且应该做得极为隐蔽,按照那些大家族的习性,要么不做,要么就得做到最好,所以我觉得,那里应该会有一个专门的生野人部落在负责看守那座宝库,至少,看起来像是生野人部落的存在。”郑凡说道。

    “那就很难找了,天断山脉里,熟野人反而是少数,生野人聚落多不胜数,而且生野人更不好打交道。”瞎子说道。

    郑凡点点头,目光环视四周,道

    “但不管如何,我们都得试着去找一找,带上那个赫连宝珠,去找一找。”

    不找,是不可能的,既然有了这个线索,哪怕是大海捞针,哪怕最后是徒劳无功,但肯定得要尝试一下。

    没找到又不会有什么损失,但只要找到了,取回来了,那赫连家预留的东山再起的宝库,就是郑凡崛起的真正资本!

    海量的财货,可以换来海量的粮食、甲胄、战马、军械,

    可以打通很多很多的关系,

    钱确实不是解决所有问题,但九十九点九的问题,根本原因还是在于没钱。

    “应该是还有人的。”薛三开口道,“他们既然留在寨子里,很显然是在等待接应的人,可能这帮护送着赫连宝珠来到这里的死士,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宝库的具体位置所在,应该是派出人去对那边进行了联系,但正好赶上咱们攻打这些野人给他们截住了。”

    梁程马上起身,道

    “我去把那个寨子抓回来的野人让人都审讯一遍,你们稍等。”

    说完,梁程就亲自去招呼来了左继迁、丁豪以及徐有成等人开始吩咐这些事,刚刚还在休息的甲士们被发动了起来,开始审问俘虏。

    得亏这是熟野人聚落,会说夏言的人不少,找个翻译官帮忙问话很是容易。

    要是生野人,那就真的得头大了,别看都叫野人,但有时候两个生野人聚落之间,他们各自的语言,彼此都听不懂。

    这看似是很奇怪的一件事,但其实并不罕见,郑凡记得后世有个叫南通的城市,一个市里,两个区的人如果说方言的话,彼此可能都听不懂。

    在梁程去带人问话的功夫,郑凡则继续道

    “如果按照三儿说的那样,那咱们现在还不能带赫连宝珠回盛乐城了,甚至连咱们自己都不能回盛乐城,因为接头的人,很可能会在近日过来。”

    “但寨子已经被我们攻破了啊。”三儿无奈道。

    接头的人回来一看这座寨子都被打掉了,肯定会警觉起来。

    瞎子则摆摆手,道

    “这个不难,应该得益于燕军对赫连家的灭族政策贯彻得很彻底,否则赫连家的余党也不可能把这个女童推到少主的位置上去。

    所以,赫连宝珠,是他们绝不会轻易放弃的存在,还有,这是一个带着点玄幻色彩的世界,我甚至觉得,那座宝库应该会设有什么机关,比如非赫连家血脉的人无法开启这类的。

    他们如果回来发现寨子被攻破的话,应该不会扭头就走,大概率不会轻易放弃的。”

    阿铭用手背擦拭了一下嘴角,道

    “这个好办,寨子被破了也就破了,咱们带着这个女童在寨子附近的山里藏着就行,再在附近的树上刻上一些赫连家的家徽,那女孩儿身上不是还穿着那个针甲么,我之前拔下来的针还在呢,没丢,到时候可以在我们藏身的附近撒上一些;

    或者干脆把那女童的钗子或者衣服片儿这类的,留一下,确保对方能找上门来,我们到那时再出手,给他活捉了。”

    “只能这样了,甚至宜早不宜迟啊。”郑凡说道。

    这时,梁程走了回来,直接道

    “运气不错,直接问出来了,那个寨子里的人说,这个女孩儿是他们首领的贵客,女孩儿身边一开始是有九个护卫的。”

    “九个护卫,准确么?”瞎子问道。

    “那个野人女人是在厨房做事的,负责给他们送饭,是九个人。”

    薛三马上道“寨子里总共杀了八个护卫,这证明有一个护卫是去送信了,等人来接应。”

    “安排人手吧。”郑凡下令道,随即,看向了瞎子。

    “主上,我得留下,万一真找到宝库的消息,寻找时,有我在,你们也就不用到处打洞了,我也能当个探测仪的作用。”

    瞎子说得很实在,找东西时,有他在,往往能事半功倍。

    “我也得在,丛林山谷追踪我擅长,打探消息还是刺杀,这次应该都用得着。”薛三说道。

    阿铭继续喝“酒”,他无所谓,反正已经提升了,自然可以矜持一点。这次酒水打够了,他其实不打想去。

    梁程则主动道“我率兵回去,四娘可以暂时接手瞎子你的工作,但总不能让四娘去练兵吧,我去把兵马带好,同时做好再次进山接应你们的准备。”

    这时候,能不喊着要一起去,已经是极大的牺牲了。

    郑凡指了指阿铭,道

    “阿铭一起来吧,没你在身边,还怪寂寞的。”

    阿铭撇过头,

    又喝了一口“酒”,酒入愁肠啊;

    他当然知道主上为什么要点名自己跟着去,

    主上不是舍不得自己这个人,而是舍不得自己的身子。

    这时,薛三伸手暗戳戳地指了指还蹲在远处的樊力,

    “带上他么?”

    瞎子看向郑凡,道“主上,还是带上他吧,万一需要挖坑凿洞什么,还用得着他。最重要的是,与其让他留在盛乐城出事,还不如带在我们自己身边。”

    “行,就这么决定了,阿程率兵回去,和四娘先控制住盛乐城的局面,我们这些人,就带着赫连宝珠在寨子附近的山头上找个地方,等接头人回来。”

    郑凡做出了最后决断,

    起身,

    伸了个懒腰,

    又感慨道

    “别说,好像一直都在打仗,好久没有像这样子就咱们几个人一起行动过了,还真有点期待了。”

    ————

    默哀。

    yiquanpokaishengsi

    。p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