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临 > 第四十一章 收网
    夜里,山中下起了雨。

    洞穴外,雨气夹杂着些许凌乱,以大自然之力营造出了一股子喧嚣的氛围。

    郑凡嘴里叼着一颗草茎,默默地坐在那儿,在他对面,坐着阿铭,阿铭很是闲适地水囊不离手。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有时候,喝血,是为了生存,而有的时候,则是为了生活。

    赫连宝珠睡在洞穴里头,行军用的铺盖给她包裹得严严实实。

    虽说要利用人家,但利用归利用,无论是郑凡还是魔王们都没掉价到去折磨一个女童的地步。

    洞穴里,就这三个人。

    薛三在外围游弋,身为一个刺客,他有信心在此时去为团队开视野;

    瞎子在洞穴外的一棵树上,披着一层兽皮毯子,洞信号不好,还是在外面辐射强一些,就跟家里的路由器一样。

    樊力,

    则是沉默在下面的一个水潭中,只留着一颗脑袋在外头透气,同时脑袋上还被盖上了一些枯叶。

    这个世界上,有两个最为世人所熟知的组织,在勘测情报上被世人公认最是在行。

    一是大燕密谍司,二则是银甲卫。

    其实,在郑凡看来,大燕的密谍司还是有点糙了,许是因大燕在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都不算“大一统”的国家,所以其密谍司组织并不算很是完善和强大,且炼气士等方士组织也并入密谍司之中,使得其更像是一个大杂烩。

    也就是在银浪郡,在靖南侯手中,因为夫妻店的原因,使得燕国密谍司的作用被一度最大程度地发挥了出来,取得了不俗的效果。

    相较而言,银甲卫,其实比燕国的密谍司更有感觉,业务能力以及资源调动能力组织框架什么的,都比燕国的密谍司高出一个层次。

    哪怕是燕乾大战开启时,乾国的银甲卫也一直在暗处活跃着,发挥了极大的作用,怎么禁都禁都禁不绝,怎么杀都杀不净。

    不过因为乾队层面上的溃败,使得银甲卫这一衙门在世人眼中,一下子比燕国密谍司矮了不止一个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不过,郑凡相信,论起玩儿情报,论起隐藏,自己手底下的这帮魔王,才是真正的优秀中的优秀,精英中的精英。

    也就是吃亏在自己现在实力不强横,风头不够响亮罢了,等到日后自己这边要是能真正崛起的话,会让世人看见一个真正不一样的“情报组织”。

    到时候再让四娘设计一套新的飞鱼服,

    嘿嘿。

    就在这时,

    瞎子的声音开始在所有人心里响起,

    这种“心灵锁链”也就是所谓的“开黑频道”自然不可能一直保持着,电量撑不住,所以只有在关键时候才会搭建起来;

    且瞎子因为之前闹了几次乌龙,洞悉到了其他人的一些心里想法,被郑凡和其他魔王怒瞪了几次之后学乖了,

    每次构建“心灵锁链”时,

    都会像农村丧事班子刚安置好了上世纪的大音响后拿起麦克风

    “喂,喂喂,喂喂喂………”

    以此作为提醒,现在心里别瞎嘀咕有的没的。

    当然了,最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樊力在这里,天知道这憨憨脑子里现在在想着啥。

    比如说他在想着

    主上居然让我藏水坑里,还不如一斧头把主上给砍了!

    “三儿发信号了,有人接近了,大家做好准备,一级战斗准备。”

    郑凡和阿铭对视一眼,分别将放在身边的衣服披在了身上,这是赫连宝珠护卫的衣服,有些破损,但问题不大。

    衣服穿好后,郑凡向里侧倒了过去,阿铭则靠着墙壁蜷缩起了身子,装作很累的样子在打盹儿。

    树上的瞎子则用意念力将身边的树杈收拢了一些,将自己遮蔽得更为严实。

    水潭里的樊力则干脆整个人闷入了水面之下。

    郑凡在等待着,

    老实说,这种引君入翁的把戏,玩儿起来难度非常之大,且玩儿崩的概率也很大,但这确实是当下最为有效的方式。

    “莫慌,最近的那个人还有三十米的距离,来了三个人。”

    瞎子的声音像是播报员一样不停地在众人心里响起。

    郑凡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刀就放在自己身下压着。

    七品武者,在俗世里已经算是小宗师了,无论是去给豪门贵族当供奉还是去投军,都能混得不错。

    只不过可能是战争场面见多了,也习惯了那种氛围,忽然间改回了落单模式,还真有些不适应。

    “十米。”

    “五米。”

    “主上,有两个人已经到洞穴口了,还有一个在水潭边,这三个人实力都不错,而且都很小心。”

    “外围估计还有其他人,三儿在盯着,这里的三个人,我们要解决得够快,不能弄出大的动静。

    阿力,待会儿等我发信号,你跟前水潭边的那个,直接杀死;

    主上,你左侧洞穴口那里会来一个,你直接对其出刀;

    阿铭,你右侧洞穴口的那个,留活口!”

    交手时生死只在千钧一发,容不得闪失,想要刻意地留活口,要么,你就是武功高出他们很多很多个层次,要么,就是他们一剑杀不死你。

    “来了,已经过来了,他们还真小心,注意,大概还有五秒钟他们的身子就会探进来。”

    此时瞎子的报点,有一种组队吃鸡其中有一个开了挂在ob的感觉。

    “瞎子闭嘴。”

    阿铭在心里说道。

    人都已经这般近了,还用你报点?

    这会儿再在心里说话,反而会影响自己的反应速度。

    瞎子果然不说话了。

    郑凡也察觉到了,有人将身子探了进来。

    “主上,你先动。”阿铭说道。

    郑凡身子猛地一颤,右手抽出了身下压着的长刀,整个人一个鲤鱼打挺起身接一个前扑,刀口直接横切了下去。

    对方的反应很快,马上持刀格挡,但因为郑凡七品武者的力量,气血在这一刻全都灌输进了长刀之上,使得对方的这一记格挡在顷刻间就被打破,手中的兵器也飞了出去。

    郑凡左手撑着地面向下一拍,右手的刀口再度向前一捅。

    “噗!”

    刀口直接刺入了对方的胸膛。

    其实,以郑凡的实力,哪怕公平单挑,都能赢了对方,更何况是设局出手,短短两回合,对方就被郑凡斩杀。

    另一头,近乎在郑凡动手的同时,阿铭整个人宛若游蛇一般身形向下一蜕,对方只看见眼前的人只剩下了一件外套,随即,一股森然的寒意覆盖到了他后背位置。

    到底是训练有素的人,此时的他毫不犹豫地一剑向自己腋下刺去。

    “噗!”

    剑锋刺入了阿铭的身体,

    但阿铭却不为所动。

    阿铭的左手掐住对方的脖颈,瞬间发力,右手指甲则直接砸开对方的牙口,眨眼之间,就将对方藏在牙齿之下的一颗小毒丸给取了出来。

    最后,阿铭身形再转,来到对方身前,左手卡着对方脖子,右手猛捶对方腹部。

    “砰!”

    对方跪伏在了地上。

    这时候,抽出手来的郑凡马上上前一把踹飞对方跟前的剑,而后掏出了绳子,帮阿铭将身下的这个人给绑了起来。

    “主上,先给他卡个口塞。”

    郑凡点点头,将阿铭平时用来磨指甲的锉子塞入对方嘴里,这是防止其咬舌自尽。

    这边的事儿结束,那边的事儿也结束了。

    那个站在水潭边的人压根就没想到水潭下面有一只巨大的生物在这里潜伏很久了,被樊力双手抓住了脚踝后直接拖入了水潭之中,再一拳砸下去,水面上就开始冒血泡了。

    讲真,就是晋国剑圣或者百里剑俩人,谁毫无防备下被樊力这么来一遭,估摸着也得歇菜。

    瞎子用意念力支撑着自己的身子从树上下来了,手里还拿着一个橘子在那儿剥着。

    接下来,是他的活计了,对赫连宝珠,人家毕竟是小女孩,直接搜魂,还真有点不符合大家行事风格的审美;

    但现在既然抓到了成年人,就不用那么客气了。

    “主上刚刚的那一刀,当真是快很准,属下在树上看着实在是赏心悦目得很。”

    瞎子一边走过来一边拍着不怎么走心的马屁,估摸着纯粹是想着万一瞎猫碰上死耗子拍着拍着就进阶了呢?

    做人嘛,得有梦想。

    郑凡没理会瞎子,而是伸手在这个活口身上开始搜索。

    瞎子走了过来,对阿铭点点头,阿铭开始加固对这个活口的压制。

    这是一个成年男子,脸还算白净,此时正瞪着双眸盯着面前的人,无比的愤怒和不甘。

    “哎哟哟哟,啧啧啧,别怕,别怕,安心享受,一会儿就没事了。”

    瞎子一边惋惜着一边将自己的双手放在了对方脑袋上,准备开始搜魂。

    “不用搜魂了。”

    郑凡忽然开口道。

    “嗯?怎么了主上?”瞎子有些意外,但还是听话地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郑凡叹了口气,

    有些无奈,有些神伤,也有些……哭笑不得,

    将刚刚从对方身上摸出的一块腰牌举了起来,

    而腰牌上赫然刻着三个大字

    密谍司!

    。p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