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临 > 第四十五章 有点问题
    郑凡起身,恨恨地瞪了一眼苏姑娘。

    讲真,或许真的是鸟多了什么林子也就都有了;

    这个女人,明显不是很聪明的样子。

    不过,或许是因为她是执行的“明面”任务,所以本身业务能力就不是很强,据郑凡所知,乾国朝廷给达官显贵派送“妻妾”时,其实双方都本着一种心知肚明的默契。

    不过,就是不晓得先前瞎子有没有用精神力稍微感染一下那位苏姑娘的情绪了。

    按照瞎子的谨慎,应该不会在此时出手,因为格桑的实力,显然很是棘手,冒然做一些小动作,很可能会引起其注意。

    起身后的郑凡,左手揉了揉自己的裤腰带,做出了一个男人都懂意思的动作,转而向陈大侠先前的离开的方向走去。

    在外人看来,这是纯粹不想再看这个苏姑娘一眼的感觉。

    姚子詹在此时打圆场道

    “用老夫那儿的方言来讲,银甲卫里,最瓜的那一批才会被派出去给人当婆娘,这女人脑子瓜,格桑兄弟不要和她一般见识。”

    格桑还是给姚子詹面子的,重新走回去,坐了下来,开始盘膝打坐。

    阿瞳和阿木则很自觉地离开了这里去外围警戒守夜。

    瞎子等人也围绕在赫连宝珠身边,和姚子詹那儿颇有一种井水不犯河水的意思。

    而另一头,

    郑凡走了好一段路才看见站在那里的陈大侠。

    陈大侠的肩膀左高右低。

    “等出山后去盛乐城,我让三儿给你重新做一个假肢。”郑凡开口道。

    陈大侠扭头看着郑凡,他皱着眉,问道

    “你升官了?”

    “嗯,不再住鸡窝了,现在是一城的城守,手底下好几千兵马呢。”

    陈大侠点点头,道

    “恭喜。”

    “客气了,都是朋友。”

    “是在乾国立的功?”

    “是。”

    “唉。”

    陈大侠叹了口气。

    “你就不问问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陈大侠摇摇头,道“不想问。”

    “这不是你的风格。”

    “我原来的风格该怎样,现在就一剑杀了你?”

    “呵呵。”

    郑凡取出了小铁盒,掏出了一根烟,拿出火折子点燃。

    抽了一口,吐出烟圈,郑凡犹豫了一下,开口道

    “我是为了赫连家的宝库来的。”

    “你是来谋求晋人的东西,与我无关,我只保姚先生无恙。”

    “大文豪嘛,我又不会对他干嘛,我只为了求财,你知道的,要养活手底下几千号人,缺钱啊。”

    “你不用和我说得这般通透,我曾答应帮你杀三个人,你现在也说过了,这次帮你隐瞒身份,算是我替你杀了一个人了,你还剩下两个人的名额。”

    郑凡伸手搭在了陈大侠的肩膀上,

    陈大侠扭头看了一眼,道

    “拿开。”

    郑凡有些尴尬地拿开,

    “干嘛这么严肃嘛。”

    “燕乾不两立。”

    “狭隘了,瞧瞧,狭隘了,看待事物,你得换一个角度来看,比如或许数百年后,一个新的类似当年大夏一样的大一统王朝建立。

    你知道那时的人们会如何看待之前的燕乾以及燕晋战事么?”

    “怎么看?”

    “这是民族大融合,是燕乾和燕晋两地民族的沟通和理解。”

    陈大侠的嘴角颤了颤,

    吐出两个字

    “放屁。”

    郑凡笑着抖了抖烟灰,道“别说,刚看见你出现的时候,还有点惊喜。”

    “居然还有喜?”

    “有啊,算算也挺长时间眉间了,还真蛮想你的。”

    陈大侠叹了口气。

    “干嘛叹气啊?”

    “你在晋地待久了。”

    “…………”郑凡。

    “嘿,没瞧出来啊,你这都会开玩笑了?”

    “这阵子一直跟在姚先生身边,好像确实是比以前会讲话了一些。”

    “挺好,继续保持,你看看人家那老头儿,这货年轻时估计是能白嫖一条街的主儿,说不得人家姐儿不光白给他睡还要倒贴他银子。”

    陈大侠默然。

    “行了,就说到这儿吧。”郑凡将手中的烟头丢在了地上。

    “还有两个人,你让我杀谁。”

    “杀谁?”

    “比如,格桑。”

    “你打得过他?”郑凡好奇地问道。

    “他品级应该和我差不多,但我是剑客,单挑的话,问题不算大。”

    郑凡马上摇头,道“前阵子晋国剑圣也是这般想的。”

    “田无镜不一样,再说了,这世上又有几个田无镜?”

    “嗯,你这话听起来像是田无镜的粉丝一样。”

    “粉丝?汤里的那个?”

    “差不多吧,还有两个人呢,你别往心里去,当初之所以和你约定这个,只不过是觉得被你这货莫名其妙地出来一阵乱砍,人差点被你砍没了,又还得捏着鼻子救下你,心里有点不平衡,所以才和你提了这个条件。

    那会儿你不也是闹着要自杀么,我不提点儿条件给你你心里也过意不去不是?

    这次事儿,你就当不认识我们就算了结了,毕竟按照你说的那样,你是乾人我是燕人,两国刚刚又打了仗,也不好意思再麻烦你什么了。

    就是记得这次出山后去一趟盛乐城,先换一个假肢,咱再吃顿饭喝个酒,之后你是想回乾国还是想浪迹天涯都随你。”

    陈大侠闻言,点点头。

    好哄,真好哄。

    郑凡觉得自己就是喜欢和老实人交朋友,要是全世界都是老实人那该多好。

    “行了,咱们回去吧,你先回去,我再回,分开回。”

    陈大侠转诊,往回走,然而,才走没两步,他忽然停下了脚步,抬头看向了北面那座山,那座……疙瘩山。

    郑凡也朝那边看去,发现山腰位置出现了一串火光。

    “这是在过火把节么?”郑凡自言自语着,随即,火光开始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弥漫,渐渐的,开始呈现出成片成片蔓延的趋势。

    山上,

    着火了!

    疙瘩山被人攻打,同时还被放火焚烧!

    陈大侠马上扭头看向郑凡,直接问道

    “你带兵来了?”

    “呵,我带兵来了还用得着大晚上的借撒尿的名义跑这儿来和你重温旧情?”

    老子的兵要是在这里,甭管你什么银甲卫什么格桑花还是阿童木什么的,

    直接给你们包圆儿了,哪里用得着虚以委蛇。

    当郑凡和陈大侠回到篝火那儿时,发现营地里的篝火已经被熄灭了,樊力将赫连宝珠放在了自己脖子上。

    格桑攥紧了拳头,咬着牙,道

    “我们退,向南走!”

    疙瘩山在北面,眼下格桑却要向南走,意思已经很明显了,看这个火势,疙瘩山的寨子显然已经被攻破,天知道上头到底有多少敌人。

    这时候呼喊着要回去救援是最傻的行为,很大概率就是去送菜了。

    阿瞳和阿木的眼睛红红的,却还是马上按照格桑的吩咐开始收拾东西,他们的父母,也在寨子里。

    “少主安全要紧,撤!”

    格桑再度下令,开始在前面带头。

    这一次,连姚子詹都不坐车了,而是跟着大家一起跑,也不晓得到底跑了多久,格桑才示意大家停下来,指了指面前的这处洞穴道

    “在这里落脚,阿瞳阿木,你们去放哨。”

    “是。”

    “是。”

    樊力将赫连宝珠放下来,赫连宝珠就依靠在樊力的身上,夜深了,小孩熬不得夜,迷迷糊糊地已经在睡了。

    这引得樊力也开始眯着眼开始跟着一起打盹儿……

    姚子詹蹲在地上,大口喘着气,还时不时地咳嗽着。

    女人则在这时看了一眼格桑,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

    “是燕人。”

    “不可能是燕人。”郑凡直接否决道,“我们三天前曾和燕人密谍司遭遇过,将他们全杀了,然后马上和阿瞳和阿木接应到,三天近乎不停歇往这里跑,今天才到的这里,就算燕人要寻着我们的踪迹出动大军过来,也只可能在我们后头,而不可能超过我们在我们前面攻击寨子。”

    最重要的是,老子是盛乐城燕军的老大!

    姚子詹似乎缓过气儿来了,开口猜测道“不是燕人的话,那是周边的生野人?”

    格桑马上摇头道“附近的生野人聚落我们这些年一直在打点,也安插了不少人,他们一来不可能忽然聚集起来对疙瘩山出手,二来,就算他们出手了,我是上午下山接应你们的,进攻寨子的敌人最早也不过是中午才上的山,半天多的时间,他们攻不破寨子的,除非………”

    “除非什么?”姚子詹马上追问道。

    “是正规军。”格桑回答道。

    野人的战斗力具体如何,见识过的人都清楚,要说当初一块铁板的晋国能压着他们揍就算了,结果三家分晋之后,也是照旧压着他们揍不误。

    “是………成国兵马?”姚子詹有些不敢置信道。

    郑凡也有些惊愕,这算怎么回事?

    原本以为是自己运气好弄到的宝库消息,好家伙,现在燕国、乾国、成国的势力都把手探进来了?

    就在这时,

    瞎子的声音忽然自郑凡心底响起

    “主上,你往洞口靠一靠!”

    “怎么了?”

    郑凡一边扯着袖子表示自己很燥热一边气急败坏地向洞口走去要通风。

    “外围出现了不少人正在向这里靠近,这个格桑有点问题!”

    就在这时,

    似乎是在打盹儿的樊力忽然睁开眼,

    迷迷糊糊道

    “哦,这个格桑有点问题。”

    “…………”瞎子。

    “…………”郑凡。

    “…………”格桑。

    yiquanpokaishengsi0

    。p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