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临 > 第五十五章 憨憨升级
    盛乐城城守府签押房内,

    四娘端坐在首座,面前桌案上摆放着大量需要批示的文卷。

    盛乐城其实不算大,治下之民也不算多;

    当下,非战时,

    燕国的地方官还能经常出去呼朋唤友游猎一番,乾国的地方官动不动就聚会饮宴吟诗作赋。

    但在这里,则是做到了事无巨细,毕竟这到底是自家第一个地盘,总不可能在此时玩儿什么无为而治。

    且各方面的建设都在草创之中,以温家那批人为代表的文员此时还没完全熟悉和适应工作岗位,瞎子他们还都跟着主上去天断山脉没回来,四娘身上的担子,自然也就重了不少。

    上上下下,需要她调节和做决断的事儿多不胜数,倒是梁程洒脱,只需要将自己丢在军营里练兵操练就好。

    此时,在四娘的下首位置,坐着瞎子的媳妇儿月馨。

    她被四娘安排进签押房来一起做事,到底是温苏桐那只老狐狸亲自调教出来的孙女,且其天生聪慧,哪怕是俗务,也都是一点就透,这颗心思,饶是四娘都觉得啧啧称奇。

    可惜郑凡等人现在还没回来,要是他们能够看到此时签押房的这一幕,按照薛三那一贯喜欢“挑拨离间”的性子,肯定会确保主上能听得见的程度去小声嘀咕一句

    “这不是武则天和上官婉儿么?”

    四娘放下笔,揉了揉自己的手腕,心里感慨着哪怕是和主上玩儿针线活儿也没这般累人。

    月馨起身,亲自过来给四娘续茶。

    “姑娘,累了你就先歇息歇息吧。”

    “姐姐不歇息,我也不累。”

    四娘笑笑不说话。

    月馨也是含蓄地微笑。

    “唉,算算日子,都这么多天了,主上他们还不回来,听说野人的姑娘性格火辣,保不齐是家里的小鲜吃腻了想换换口味尝尝山珍了。”

    “家里反正清冷,带回来一些山鸡,也可以增添不少热闹呢。”

    “你倒是看得开。”

    “是与姐姐学的。”

    “姑娘,别怪姐姐把你拉来干这些俗务,这没你帮衬着一起做事,我可能一天忙到晚都不得有什么空闲。”

    “这是妹妹应该做的事,爷爷在家时常说,米缸没有废人的饭。”

    “呵呵,说起老爷子,老爷子在燕京可有书信过来了?”

    “前天刚到,爷爷说他在燕京一切都好呢,陛下打算让他来掌国子监,被他以年老体迈给推了。”

    “其实,像老爷子那般过日子,也算是舒服,不用再操心什么事儿了,可以踏踏实实地安享晚年。”

    “姐姐说的是,年轻时求的是得,年纪大后求的反而是舍。”

    “姑娘平时也是这般和阿北这般说话么?”

    “夫君比我更会说话呢。”

    “那倒也是,他那张嘴啊,当真是………嗯,你脸红什么?”

    “姐姐,有件事,妹妹不知当说不当说。”

    “说吧,这儿又没外人。”

    “妹妹这些日子一直在看姐姐做的账册,养兵开销确实不小,过不如今这世头,手上没兵确实心里不踏实,这钱,是该花的,也不能省减。

    但学社、医馆等等这些………”

    “姑娘是觉得不值得?”

    “这是大好事,值得的,古往今来,多少大圣大贤之辈所求的,不外乎如是了。”

    “那?”

    “妹妹只是觉得,如今咱们是小家小户倒还好,也能这般使得,日后家大业大了,再这般下去,就支撑不住了。”

    四娘点点头,道“眼下这般是为了夯实地基,以后如何,就随它去吧,做好当下才是本务。”

    “姐姐,这………”

    “先以此固根本,收人心,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如果真有以后的话,也没人敢说你变了。”

    “妹妹明白了。”

    “你是个聪明伶俐的人,多学多看,能帮忙的,就多帮帮忙,别看我后院里养的那些丫头各个娇艳,但能出来做这种事儿的,一个都没有。

    再者,燕国女人出来抛头露面做事本就是风气,不似你乾国大家闺秀要恪守礼数。”

    “这样方才自由呢,日子过得也舒坦,不闷。”

    “我也清楚你是个闲不住的主儿,虽说让你把我们当一家人看,多少有点过于套话了,但,争取做一个有用的人吧。”

    “………”月馨。

    这时,城守府管家肖一波走来禀报道

    “风先生,主上他们回来了。”

    ………

    后宅里的汤池已经修建好了,比学堂医馆建设得都快,毕竟再苦也不能苦领导。

    此时,

    郑凡正泡在汤池里,闭着眼,享受着这舒适的温度。

    一块顶着毛巾的石头漂浮在郑凡身边,时不时地会冒出点儿气泡,父子俩当初在虎头城时就习惯了天天泡澡,现在仿佛又回到了当初。

    四娘穿着一袭轻纱,身子半没在汤池里帮郑凡擦着背。

    “主上,阿程已经领了两千兵马进山了。”

    “嗯,要做好首尾。”

    赫连家宝库的事儿,最好是闷声发财,因为这件事一旦传出去,难免会引起朝廷的反感。

    至于姚子詹那儿,因为赫连家宝库的财富只剩下不到一成,郑凡相信那个老头儿会帮忙保密的,如果当真是满满当当的宝库,这老头答不答应保密都是次要的了,郑凡是不可能让他活着离开这里的。

    “都预备妥当了,蛮兵们进宝库取出财货,再包装起来,当作山货给运出来。”

    “嗯,这些日子,辛苦你了。”

    “不辛苦呢,这是奴家应该做的,倒是主上您,下次可千万不得再涉险了。”

    “嗯,好,对了,那个赫连宝珠,你安排一下吧,现在还不知道她的身份,你先单独安置一下。”

    “是,奴家晓得了。”

    “姚子詹那边,从盛乐城的红帐子里给他包俩婶儿过去,选那种体格大的。”

    “主上,人家好歹是当世文圣,你这样好么?”

    “吃惯了细皮嫩肉的,换换口味也是可以的,诗人嘛,就要多体验体验生活才能写出接地气的诗歌,咱这是给他多加点生活气息。”

    “主上言之有理,那主上自己是不是也想换人多体验体验呢?”

    “嗯?”

    郑凡装作没听懂四娘的言外之意,反而惊喜道

    “又可以换地方了么?”

    ………

    清晨,公鸡打鸣打得很起劲,似乎真以为太阳是自己叫出来的一样。

    因天气渐暖已经换上卫衣的郑凡行走在盛乐城城墙上,在其身边陪同的,是姚子詹。

    姚子詹面色有些发白,背也有些驼了,总而言之,这是被压榨得不轻啊。

    “姚师,你说我这座城以后会如何?”

    这个问题就像是人家公司开业,采访你说一下公司前景如何一样,人家只是想听听吉祥话,而不是想听你做什么专业的市场分析。

    姚子詹沉吟了片刻,道

    “盛乐,盛乐,取的是兴盛安乐之意,老夫认为,盛乐百姓在郑老弟的治下,定当平平安安,永享安乐。

    咦,对了,郑老弟不妨上书给你大燕陛下,将此城更名为‘永乐’,岂不是更为合适?”

    “永乐?”

    “是,永乐,你家燕皇刚改元永平,按照习惯,改元之后,一些城池也应该顺应帝心加以更迭,晋地是新附之地,将盛乐改名永乐也有着祥和寓意。”

    “所以,如果真的改名成功了,我就是永乐城守?”

    “是。”

    “不太好吧?”

    “有何不妥?”

    “吃相有点太难看了。”

    “哪里难看了?”

    “太直接了一点?”

    “哪里直接了?”

    讲真,要不是知道姚子詹不是穿越者,郑凡倒真要以为这货像是自己以前对六皇子一样,使劲撺掇着让自己造反呢。

    “这事,容我回去和幕僚们商议一下。”

    “自是应当。”

    “姚师最近生活可还满意?”

    “乐不思乾。”

    “你喜欢就好,赶明儿我让人送一坛虎鞭酒给姚师。”

    “求之不得。”

    “呵呵。”

    郑凡和姚子詹分开了,姚子詹要去刚修建了一半不到的学社去给那些孩子们上课,其实让一个当代文豪给孩子启蒙,确实是大材小用了,而且也不至于说这些孩子就会沾染上文气从此一飞冲天什么的。

    关键还是借用姚子詹的名头,给自己做做广告,加加分,刷刷存在感。

    燕人虽然口头上说着瞧不起乾国人的文弱,但骨子里还是有一些“文化不自信”的,没事儿时,刷刷声望,总没坏处。

    郑凡则回到了自己的府邸,他其实没有多少政务需要干,每三天大家晚上聚餐时,会将一些比较重要或者需要自己提意见拿决断的事儿在饭桌上向自己汇报一下,郑凡也乐得当一个甩手掌柜。

    回到后宅时,郑凡就看见樊力从自己房间里出来,手里还拿着一套工具。

    “你在这儿做什么?”郑凡问道。

    樊力挠了挠脑袋,憨憨地笑着。

    四娘从屋子里出来,指了指里头,道

    “主上,阿力过来给咱屋里头装了个抽水马桶哩。”

    郑凡愣了一下,心里有些感动,走到樊力身旁,伸手拍了拍樊力的肩膀。

    樊力也微微下蹲,好让主上更方便拍。

    “你有心了。”

    “呵呵呵。”樊力傻呵呵地笑着,

    然后,

    樊力的气息开始暴增!

    。p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