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临 > 第八十一章 靖难
    很多人会觉得,白发,其实并不难看,甚至,按照后世的审美,一个男人白发,只要他不是老态龙钟的样子,看起来还会觉得有些气质,有一种异样的美。

    上辈子郑凡画漫画时,就很喜欢用这种方法去塑造人物,觉得这种方式可以很快且有效地凸显出角色的气质。

    再者,后世因为各种染发的流行,所以人们对于不同颜色的头发,接受程度往往很高。

    但此时的靖南侯,

    他的白发,

    只呈现出了一种凄凉,是一种哀莫大于心死的悲哀,是一种,深秋都无法营造出来的破败。

    什么气质,什么形象,什么这些那些的,都无法去形容这一眼看过去后的惊心。

    郑凡的胸口像是被一块石头堵住,堵得严严实实。

    很长时间以来,面对田无镜时,郑凡都一直是在恰到好处地“表演”自己。

    和上位者的亲昵家常,不逾矩,却又不能生疏,嬉笑骂嚷间,让他觉得你是他的人,且让他知道,你还很懂得分寸。

    但在此时,郑凡没有去隐藏,是懒得去还是觉得没必要,郑凡不清楚,他只是往前走了几步,然后看向门槛后面,

    少顷,

    道:

    “侯爷?”

    侯爷很平静地回答:

    “她睡着了。”

    侯爷的眼神里,看不出悲伤,也没有凌乱,更没有什么歇斯底里,他很平静,但这种平静,却如同火山喷发前的静谧。

    如果忽略掉一夜白掉的头发,他似乎还是原来的自己,没有发生过任何变化。

    但郑凡清楚,有些人的悲哀就在于,

    他太过坚强,太过强大,这已经不是他自己脸上的面具,因为面具已经和自己的脸融为一体。

    悲哀,在于你想去表达自己的哀伤时,你已经忘了,该如何去做。

    你只能这般坐在门槛上,一坐一宿。

    你已经将那种情绪,早早地玻璃出了自己的身体,你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用到它的那一天了,你觉得那于你而言,只是一种累赘。

    但你没有料到,在后来的某一天,你会发现自己比任何时候都需要它。

    它能告诉你,是去哭,是去叫喊,还是去愤怒,而不至于让你像是一个刚学会走路对前方一片迷茫忐忑的孩子一样,无助、无措。

    甚至,你身边的人,都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你,也没人敢去安慰你。他们已经习惯了你的不需要,也已经习惯了你站在万人之前的身影。

    你和这个世界,是隔绝的,一种让人窒息的隔绝。

    田无镜伸手,对着郑凡招了招。

    换做其他人,面对此时的田无镜,可能已经胆战心惊地跪了下来或者慌乱地逃开;

    毕竟,一头愤怒的狮子真的没有一头处于愤怒边缘的狮子来的可怕,天知道隐忍到极点之后,暴怒的它,会做出怎样的反应。

    郑凡走了过去,

    田无镜没有说话,

    郑凡也没有说话。

    在这个位置,郑凡看见里面放着一口棺材。

    田无镜继续坐在那里,

    郑凡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敢抬脚走进去。

    氛围,在这里,是凝滞了的。

    终于,郑凡深吸一口气,对着田无镜缓缓地单膝跪了下来。

    田无镜侧过脸,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郑凡。

    二人四目相对;

    一股磅礴的压力向郑凡倾轧而来,那是一种来自灵魂层面的审视,无形之中的威压,让郑凡胸口里的魔丸都开始微微发颤。

    豁出去了。

    郑凡咬了咬牙,

    直接道:

    “侯爷,我想知道夫人,到底是怎么死的!”

    “她只是睡着了,她等我回来等太久了,就先睡了。”

    你很难想象,田无镜会说出这种话。

    在这个时候,你需要对他做什么?

    如果他不是田无镜,你可以对他泼一盆冷水,你可以对他破口大骂,你甚至可以上前一巴掌抽醒他。

    但正因为他是田无镜,其他人不敢,

    郑凡,

    也不敢。

    因为皇帝的新衣,只有皇帝来穿,才能起到效果。

    郑凡慢慢地张开嘴,

    他现在说的每一句话,都很可能导致在下一刻,自己的脑袋被田无镜一拳砸烂。

    魔丸,根本无法阻止。

    但郑凡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应该尝试去做些什么。

    农村人家办丧事办酒,关系处得好的邻居亲戚也会自发地提前一两天过去,帮忙做事。

    这是在作死么?

    是吧,

    作死。

    郑凡开口道:

    “侯爷………孩………孩………子………”

    郑凡能够清楚地察觉到自己的牙齿在哆嗦,说话也断断续续的。

    他在走钢丝,身下,是万丈悬崖。

    以前不是没走过钢丝,但那是为了追求某种利益,而现在,真的不图什么,也真的不想去求什么。

    郑凡觉得自己好久都没这么纯粹了,

    纯粹地作死。

    田无镜看着郑凡,

    这次的看,

    和之前不一样。

    之前的田无镜,不管内心如何,但至少,目光是平静的,而现在,他的目光里,却带着清晰的情绪。

    他在克制,

    他一直在克制,

    一座火山,

    一直在克制着自己的喷发,

    而很不巧的是,

    郑凡的话语,

    眼看就要将之前的一切克制,都转化为乌有。

    郑凡低下了头,

    心里却直接横下来,

    麻痹的,

    作大死就作大死吧,

    反正你田无镜救过老子几次命,实在不行就再还给你!

    “侯爷,夫人走了,这事儿到底查不查,您总得给个准话!

    又或者侯爷您心里其实已经有了眉目,但更要请您给个准话!

    侯爷您不查的话………”

    “你怎样?”

    “我………我他妈的自己查,老子几辈子加起来都没当过爹,好不容易有个盼头,现在他莫名其妙地没了,老子不服气!”

    说到这里,

    郑凡干脆抬起头,喘着粗气,声音越来越高,近乎喊道:

    “有嫌疑的抓来审,有线索地就叫人查,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拿个筛子过一轮,一轮没有就两轮,就不信,这么大的一件事儿,它会一点线索都没有。

    不管怎么样,都不能像侯爷你现在这样,坐在这里喊夫人睡了!

    侯爷,您是爷们儿,我一直敬佩您,但您现在这个样子,真的让属下瞧不起。

    大老爷们儿,身怀六甲的媳妇儿被人害了,你伤心得要死要活那是应该,要寻死觅活跟着去妻儿去,也能理解,但最起码,得等把仇报了再自个儿抹脖子吧!”

    吼完这些,

    郑凡觉得自己爽了,

    爽大发了。

    爽完之后就只剩下空虚,死就死吧。

    当郑凡话说完后,这里陷入了沉默。

    田无镜缓缓地伸出手,郑凡身子一抖,

    田无镜的手,抓住了郑凡的肩膀。

    郑凡在等待着自己肩膀被捏碎,但没有。

    田无镜回过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棺材,

    道:

    “帮我把孩子,找回来。”

    “孩子?”郑凡愣住了。

    “鹃子是被人用剑,刺穿了肚子。”

    “那………”

    “我检查了鹃子身子,发现她肚子上,有另外一条缝合过的口子。”

    “这………”

    “鹃子在上天虎山前,将孩子,生了下来,但府里,没有孩子。”

    郑凡的脑子有些乱,不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侯爷,夫人,夫人为什么要上天虎山?”

    意外的发生地,在天虎山。

    这也是郑凡最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寻常百姓会天真地认为侯爵夫人上天虎山是为了给远征在外的侯爷祈福。

    但杜鹃是谁,她是那种普通的只知道求神拜佛的女人么?

    她为何要离开侯府,去历天城外的天虎山?

    而且,

    很可能在上山前,

    她先强行将孩子生了下来。

    一个刚刚生产完的女人,一个自己给自己剖腹缝合了的女人,却依然要去上山?

    为什么?

    古代是没有剖腹产这个科目的,但古代的接生婆,也确实会有在孩子难产,保大保小决定保小时,会用刀或者剪子将孕妇肚皮切开取出孩子的法子。

    杜鹃不是寻常女人,她有修为,但那种痛苦……

    所以,她是明知道自己可能会死,所以才先将孩子生下,她上山,是为了求死?

    “宫中的太爷,来了,落脚在天虎山。”

    郑凡听到这话,脑子当即“嗡嗡嗡”炸响。

    燕京皇宫内那位宫中宦官们口中的那位太爷,他也听说过,那位太爷是一位炼气士,早些年为了救先皇一家子受了伤,身体残缺,之后一直住在深宫之中,传授太监们炼气之法,魏忠河,也是那位太爷的徒弟。

    大燕密谍司,里面有番子,也有炼气士,明面上,掌控密谍司的是魏忠河,但真正意义上,密谍司实际上的首领,是那位太爷。

    田无镜缓缓道:

    “我原以为这辈子,心都不会再痛了,但我错了。”

    郑凡则有些浑浑噩噩道:

    “那么说,是,是,是陛下………”

    燕皇疯了么?

    在这个时候对靖南侯的子嗣下手,他怎么想的!

    田无镜摇摇头,

    “不知道,但那位太爷不来这里,鹃子,她不会上山。

    我坐在这里等,本侯在这里等上一天,等他下山,等他过来,等他,给本侯一个说法。”

    “如果……如果他……不下山呢?”

    听到这个问题,

    田无镜很平静地回答道:

    “那靖南军就叫………靖难军吧。”p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