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临 > 第九十章 上路
    客栈上等客房内,

    郑凡看着面前的龙渊,没说话;

    阿铭看着面前的龙渊,没说话;

    李义勇看着面前的龙渊剑外加两个人,

    问道:

    “将军,你们怎么都不说话?”

    阿铭回答道:

    “因为你在。”

    “…………”李义勇。

    郑凡伸手拍了拍李义勇的肩膀,笑道:

    “哈哈,他最喜欢开玩笑,你别和他见识。”

    “末将不敢,末将不敢。”

    “李参将,你先回营让弟兄们收整收整,后天我们就出发去盛乐城,到那里就和回自己家一样,本将军手下,外兵可比燕兵多得多。”

    “能在将军手下效力,是末将的服气。”

    郑凡摸了摸袖口,看着阿铭。

    你带钱了没有?

    阿铭摇摇头。

    郑凡只好再看向李义勇,道:

    “李参将,你那里有钱么?”

    李义勇愣了一下,心里有些惊愕于这位新上司做事这般直白的么。

    “请将军恕罪,末将也是刚刚接到军令赶来,所以尚未准备,等末将回去后,明早就亲自送来,还请将军笑纳!”

    “不不不,你误会了,我呢,这次陪侯爷一起回来,走得匆忙,没带银子,怎么着兄弟们马上要跟我走了,总得给兄弟们一点见面礼什么的,李参将你手里若是方便,先支一笔银子出来给兄弟们买酒肉好好吃喝两顿,等回到盛乐后,我再补给你。”

    “这,不可不可,万万不可,哪里有………”

    “好了,就这么说定了,放心,咱们那儿,现在别的可能都缺一点儿,唯独不缺银子,再告诉兄弟们,到了盛乐后,你们的月饷和靖南军等同。”

    晋营的兵,自然不可能待遇和靖南军一样,说难听点,他么其实就是投降了的二鬼子。

    不过在郑凡那儿,倒是饷银平等。

    至于为此会多出的开销,让瞎子和四娘头疼去吧,郑将军只负责花钱收买人心。

    “末将代全营弟兄,叩谢将军大恩!”

    “行了,你去忙吧。”

    “末将告退。”

    等李义勇走后,

    阿铭开口道:

    “主上不亲自去军营走一趟?”

    “懒得去了。”

    “那说不定那位李参将转头就把人情当作自己的,送给手下人了。”

    待遇,是我在燕人那儿强行求来的,酒肉,是我老李自己花钱买来请大家吃的。

    这种把戏,是个军头子都会,基础技能嘛。

    “无所谓了,等到了盛乐后,让阿程和瞎子他们去拾掇拾掇就成。”

    阿铭闻言点点头,道:

    “也是。”

    郑凡清了清嗓子,指了指面前这剑,道:

    “这是晋国剑圣的剑,你说,田无镜把它送我做什么?”

    “主上可以稍等一下属下,之后再来回答。”

    “等你什么?”

    “等属下自戳双目。”

    “…………”郑凡。

    郑凡的手,在剑柄上摸了摸,感慨道:

    “这是一把好剑啊。”

    “主上可以改练剑的。”

    “算了算了,先练刀,再单纯图个帅去练剑,到最后练出个不伦不类,在战场上反而会把自己给坑了。

    这剑,就先封存着吧。

    剑圣,当初只是被靖南侯给击退了,可并没有杀死,据说这剑是楚国造剑师专门为剑圣给打造出来的,说不准哪天那位剑圣就会来找我要回这把剑。”

    “咱们手底下人也不少了。”

    “不是每个高手都是沙拓阙石,喜欢往人堆里冲,上次在上京城下,百里剑兄妹怎么遛的你又不是没看见。

    不怕那位剑圣来和我宣战,怕他当老银币,时不时地出来给我那么一下,那日子,可就真的没法过了。”

    “也是。”

    “你说,那位剑圣自打被靖南侯击败后,他人在哪里?还在三晋之地?又或者是去了成国?”

    ……

    “我一直在历天城。”

    剑圣一边驾车一边回答道。

    “历天城?岂不是就在靖南侯的身侧?”

    “那次是我疏忽,也是他田无镜厉害,居然将战场上排兵布阵厮杀的法子用到江湖对决上来,也是他的本事,我输得不服,但却不冤。”

    “其实还是田无镜取巧了,论真正的实力,他绝不是大人您的对手。”

    “你也不用对我拍这个马屁,输了就是输了,我输得起。”

    “是,是,大人您胸襟广阔。”

    “但无论如何,我这次输了,天下剑客,可能都因为而蒙羞,总得找机会,再和田无镜打上一场。”

    “所以,大人您就去了历天城?”

    “很早就去了,在我伤稍微处理了一下,就去了那里,就在他靖南侯府外头不远的客栈里住着。”

    “这………”

    “怎么了?”

    “太危险了。”

    “还好,我觉得他应该知道我来了,因为我本未刻意地隐藏行踪。”

    “那………”

    “大兵围剿?没看着。”

    “大人您就一直待在历天城养伤?”

    “伤其实也早就养好了,本来想直接上门找他田无镜再比上一场,但谁料得,他田无镜居然接到了你们燕人皇帝的旨意,要率军远征雪原打野人。”

    “所以,大人您就?”

    “总不能让他田无镜带着伤去雪原上和野人厮杀,那太不讲究。”

    “大人当真是深明大义。”

    “别给我戴高帽子,我弟弟死于他靖南军马蹄之下,但归根究底,这是国战,将军战死沙场,本就是一种归宿,我要为我阿弟报仇,也是我这个当哥哥的义务。

    但他田无镜既然要率军去打野人,我就只能等他一等,等他把仗打完了,等他回来,我们再较量一场就是了。”

    “是,是。”

    “谁料得,等到的,居然是这个。”

    剑圣回头,看了一眼马车车厢。

    “这孩子难道是………”

    “你不早就猜出来了么,否则你跟上来做甚?”

    瞎子含蓄地点点头。

    “他田无镜,是个自灭满门的疯子,他媳妇儿,也够狠的,居然身上带着血腥气,带着刚生出来的孩子,找到了我,然后直接将孩子交给了我。”

    说到这里,

    瞎子明显感觉到剑圣周身有一股极为凌厉的气势在荡漾,显然,剑圣的情绪正在处于失控状态,

    “我是来找她丈夫再打上一仗的,说不得下一次较量就能将这燕人南侯给杀了,而且她丈夫手上还沾着我阿弟的血;

    结果,

    这个女人,

    居然把这个孩子,

    直接给了我!

    她怎么能,

    她怎么敢!”

    瞎子可以脑补出,客栈房间内,剑圣面对仇人的妻子时的画面,以及仇人的妻子将仇人的亲身骨肉送到自己面前时,剑圣脸上近乎抑郁到要抽搐的表情。

    “大人,您的心胸,确实让人敬佩。”

    这是瞎子发自内心的话。

    “我和这野种的爹有仇,但再是什么仇,也不至于牵连到这刚出世的孩子身上。”

    “想来,侯夫人是觉得,孩子在您的手上,反而是最安全的。”

    瞎子还不清楚历天城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这几天一直在和剑圣等人一起赶路。

    但大概,当时城内的氛围,已经很诡异了,杜鹃,为孩子选择了一个“依靠”,在田无镜还没回来也不知什么时候才会回来的情况下,将孩子交托给了…………自家的仇人。

    以剑圣的实力,

    孩子在他身边,

    普天之下,除非调动大批人马,否则能从他手中抢下孩子的,又有几人?

    而且杜鹃这个女人,也吃准了剑圣的心性,剑圣就是一把剑,一把极为纯粹的剑。

    “这野种一路上,尿湿了我几次衣服。”

    “大人,咱们这是要去往………”

    其实通过这几天的行程,瞎子心里已经有了一种猜测,而且这个猜测成真的可能性很大。

    “那女人说,孩子可以交给他干爹。”

    “额………”瞎子。

    “他干爹,在盛乐。”

    ………

    “盛乐城,确实是个好地方啊。”

    板车上,姚子詹左手拿着酒壶右手抓着茴香豆感慨着,在他们身后,是渐行渐远的盛乐城。

    拉着车的陈大侠闻言,笑道:

    “舍不得这里了?”

    “是啊,舍不得,是真的有些舍不得,舍不得那些刚启蒙的娃娃啊,老夫这辈子,还从未给人当过私塾先生。

    现在想想,

    以往那些翰林院里的文华种子们向老夫请教文章,

    和这帮娃娃们比起来,

    嘿,

    味儿差远了。”

    陈大侠继续拉着车,不说话,在陈大侠看来,翰林院里的大人们那都是真正的读书人,他陈大侠只会剑,没怎么读过书。

    “你呢,你就舍得这里?我看你对那个小剑婢挺上心的。”

    “她是天生剑胚,资质比我还好。”

    “啧,那郑凡,怎么总喜欢收集这些娃娃,老夫学堂里还有一个荒漠蛮族小崽子,背起诗文写起字来,也让老夫大为赞叹。”

    “呵呵。”陈大侠笑了。

    姚子詹扭头看向跟车在旁的苏姑娘,经此一遭,苏姑娘的脾气收敛了不少,那种憨憨目中无人的性子,被磨去了大半。

    而且,她每每看向拉车的陈大侠,目光里,带上了些许不一样的神采。

    姚子詹“呵呵”道:

    “苏姑娘,回国后,老夫和姓骆的说一声,你就许给咱们大侠吧。”

    苏姑娘闻言,没理睬这个糟老头子。

    “但是有一说一,咱大侠是个实诚人,你出身银甲卫,终究不是良配。”

    苏姑娘银牙一咬,反驳道:

    “老头子,你瞧不起谁呢?”

    “老夫我瞧不起这该死的命数,前些日子靖南军忽然归去,你可知为何?”

    “说是那边来消息,靖南侯夫人出事了,人,好像没了。”

    “那你可知那位靖南侯夫人是谁?”

    “杜鹃,原本银浪郡密谍司的掌舵人,我怎么可能不知。”

    “呵呵。”

    姚子詹故作神秘地嘬了一口酒,道:

    “那你可知她还有另一层身份?”

    “另一层身份?”苏姑娘“呵”了一声,道:“总不可能是我乾人。”

    “还真是我乾人。”

    “怎么可能!”

    “当年,我还在翰林院写词,他姓骆的,还没当成银甲卫大都督,老夫和他关系不错。”

    拉车的陈大侠开口道:

    “您似乎和谁关系都不错。”

    姚子詹将手中的一颗茴香豆砸向陈大侠后脑,骂道:

    “废话,你自个儿没本事还不早点结交那些当时有本事却怀才不遇的人,那你以后吃什么?”

    陈大侠闻言,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肯定道:

    “有道理。”

    苏姑娘则等不及了,追问道:

    “那杜鹃?”

    “那天,姓骆的领了个才四岁的娃娃过来,说是他干女儿,想让我帮忙取个名字,恰好那时翰林院里头的杜鹃花开了,老夫就位其取名,杜鹃。”

    苏姑娘有些难以消化这一则消息,喃喃道:

    “这件事,你怎么能就这样告诉………”

    “人出事儿了,也就没必要保密什么的了,原本这事儿,应该知道的人不多的,当那杜鹃在燕国密谍司越来越往上时,知道她身份的人,只会越来越少,老夫要不是顶着个文圣的名头,说不得也会被那姓骆的叫过去喝茶喽。

    嘿,估摸着姓骆的那家伙也没料到,这世上,天资聪慧过人的人,不在少数,但还能在仕途上一帆风顺的,只能说是凤毛麟角了。

    进入密谍司,再一步一步往上走,成为密谍司银浪郡的掌舵,接着又成了靖南侯的枕边人。

    姓骆的自个儿,可能都得吓了一跳吧,哈哈。”

    苏姑娘则问道:

    “那这次的事,是陛下授意的,为的是用杜姑娘的死来让………”

    姚子詹不等苏姑娘把话说完,直接打断道:

    “田无镜是个什么样的人?”

    “什么?”苏姑娘愣了一下。

    “那可是一个为了国家,敢将自己满门灭掉的人,世间帝王,多渴望自己手底下也有一个田无镜而不可得!

    你说,这样子的一个人,他会因为妻儿的胁迫,转而和自己的国家割裂分崩么?”

    苏姑娘沉思了一下,最后,不得不摇了摇头,道:

    “不太可能。”

    “如果是你,你会让这么重要的一枚棋子,在孩子还没生出来时,以这种方式去实现这所谓的目的么?”

    “不,我不会,这枚棋子,太……太重要了,她,他,甚至可以留给下一代人继续用,太珍贵了,太珍贵了。”

    “看来,你不蠢。”

    苏姑娘一时间不知道这句评价该怎么回。

    但姚子詹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苏姑娘整个人懵了:

    “那就是咱们的官家犯蠢喽?”p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