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临 > 第一百章 波起
    “主上,这是这个月的营收。”四娘将一个厚厚的账本递给郑凡,账本上还有一张白纸,上面单独写着几个主要营收项目和一些支出项目。

    因为一般来说,郑凡是懒得看下面那厚厚的账册的,反正也不大可能看懂,就看个营收大概就是了。

    至于说手底下的魔王们会不会贪自己的钱,郑凡还真不担心这。

    自己加上他们总共八个人,这几乎命运共同体的关系在一定程度上来说,比所谓的家里人还要瓷实得多得多。

    扫了一眼大概,郑凡揉了揉眉心。

    和庞大的[八一中文网fo]支出相比,所谓的收入,当真是显得过于袖珍了一些。

    整个盛乐城,就是一只吞金的魔兽,无时无刻地不再吸食着郑凡的财库。

    “主上,主要是作坊那边还没完全运营起来,等到那边运营好了,我们的营收会好看很多。”

    只能说叫好看很多,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做到自给自足,连四娘都很难去预见。

    甚至可以说,如果没有大的变局或者叫没有战事发生的话,这种亏本将会一直持续下去,一直到郑凡的钱烧完。

    兵,养得太多了。

    “不怕,应该很快就有仗打了。”

    不出意外的话,燕国的钦差大臣应该已经带着燕皇的旨意在路上了,一旦和成国接触成功,形成了法理上的归属,那么大燕出兵驱逐野人,近乎是必然的事。

    现在唯一的变数很可能就在于燕皇会做出怎样的选择,是将成国晾在那儿转而积蓄力量筹备下一次攻乾呢,还是先将三晋之地彻底收入囊中。

    就是郑凡也清楚,给乾国太长时间的“发展”和“修养”期的话,依照乾国的人力物力水平来看,以后真的会很难搞定。

    但站在郑凡自己的角度,肯定是得出兵打野人为好,不打仗自己手底下这些兵马每天只能在那儿干浪费钱粮。

    “主上,田无镜的那个孩子,还真是与众不同,这才几个月大,看起来就跟别的孩子七八个月一样生龙活虎的了。”

    “他爹基因强大呗,他妈也不是普通人。”

    这孩子身体素质好,这真的一点都不奇怪,在后世很多运动员的父母本身就是运动员。

    “主上也是有办法,居然让魔丸去看孩子,呵呵。”

    “孩子看孩子,很正常不是,放心,魔丸可能会一怒之下………”

    杀了我这话郑凡还是没说出口,

    转而道:

    “但魔丸对其他婴孩,是下不了手的。”

    他憎恶世上的一切,但正因为他自己也是个孩子,所以对自己的“同类”,自然有着完全不同的感受。

    当然了,若是爹妈都在幸福美满的小孩,魔丸说不定会因为嫉妒而下手,但小侯爷刚出生亲妈就没了,亲爹到现在也不露面,像是浑然没这个儿子一样。

    这种境遇,很容易让魔丸产生感同身受的感觉。

    最重要的也是最主要的原因则是,让魔丸看孩子,怎么想怎么觉得好玩啊,哈哈哈哈哈哈!!!

    “奴家先去了,主上,我让瞎子进来。”

    “好。”

    这是半个月一次的例行通报会。

    四娘主管钱粮方面,也就是说经济发展工作,而瞎子则负责官吏以及军队的思想政治工作。

    瞎子进来了,先递送来一份名单。

    这是这一批的枪毙名单。

    “人这么多。”郑凡有些无奈道。

    瞎子回答道:

    “不可能杀得完的,主上。”

    “我知道。嗯?这里还有两个姓温的?”

    温家人因为温苏桐的原因,加入郑凡这个团队比较早,所以在盛乐城的体系里占据着不小的席位。

    “是的。”

    “杀这两个,会不会影响你们的夫妻关系?”

    瞎子摇摇头,道:“不杀俩舅哥那该怎么立威?不瞒主上,属下盯着温家人很久了,但或许真的是因为温苏桐的家教确实不错,一种没能找到问题,现在好不容易逮到了,可千万不能错过。

    温家人的势力,在我们城里有些过大了,得提前修剪修剪枝叶。”

    “行,就按照你说的办。”

    “是,主上。”

    送走瞎子后,郑凡则起身,端起提前让四娘准备好的一些小菜,走出了屋子,来到了后宅的最后头。

    那里有一间单独的屋子,平日里下人也不允许到这里来进行打扫。

    郑凡推开门,走了进去,屋子里摆放着一口棺材。

    每隔一段时间,郑凡都会来找沙拓阙石喝喝酒聊聊天。

    小菜摆上,

    郑凡对着棺材盘膝而坐,开始倒酒。

    小酒喝着,小菜吃着,顺带着讲一讲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

    讲到最后,

    郑凡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感慨道:

    “老沙啊,你说,要是你没出事儿跟正常人一样的话,那得该多好。”

    梁程会打仗,但沙拓阙石能坐上蛮族左谷蠡王的位置,显然也是一位有着大韬略的主儿。

    在一定程度上,还真不见得比田无镜差多少。

    想想看,自己现在手底下已经有一个看城门的剑圣了,再加一个全盛时期的沙拓阙石,啧啧,那画面简直美得让人受不了。

    说完了话,郑凡收拾收拾东西,伸手又拍了拍棺材盖,算是和老沙打了个招呼,然后走出了这间屋子。

    带着微醺的醉意,郑凡走回自己所住的院子,推开门走进去,发现小侯爷正躺在摇篮里呼呼大睡,自己进来时,摇篮还在一晃一晃的,摇篮下头,有一块石头。

    “呵。”

    似乎是瞧见自己来了,魔丸就不再给弟弟摇摇篮了。

    郑凡走到摇篮边,低头看着这个孩子,这孩子长得确实可爱,郑凡基本每天都会抽出时间逗弄逗弄他。

    捏捏脸,拍拍屁股什么的,

    然后脑子里想象的是田无镜的身影,那种恶趣味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看了会儿孩子,郑凡走到床边,侧身躺了上去,闭上了眼,准备睡个午觉。

    城内上下,所有人都忙得要死,反而是这个真正的主事人,却能够日日得清闲。

    而郑凡这边刚刚躺下,

    在另外三个地方,

    却有三个人不得不从床上坐起。

    一个是颖都皇宫内卧病在床的司徒雷,

    在听闻东边沙业城守将向自己那两位哥哥开城门投降的消息后,

    这位成国皇帝陛下强行推开了内侍和御医坐了起来。

    沙业城算是拱卫颖都的屏障,如今屏障丢了,意味着自己那两个哥哥所率领的叛军以及野人的兵马,想来颖都的话,可以说是一马平川。

    “来人,给朕着甲!”

    ………

    另一个则是曲贺城内,因为昨夜自己的儿子成婚,喝得酩酊大醉的李豹被手下从床榻上强行喊起来。

    李豹本就是豹子一般的脾气,自从断了一支胳膊后,火气变得越发之大,宿醉被吵醒后正准备骂人,一看前方站着一个公公,公公手里还拿着一份名黄色的卷轴,脑子里的马尿当即就散去了七七八八,在身边人摆好供桌香案后,李豹跪下接旨。

    圣旨,命李豹率本部兵马开赴晋国旧都。

    …………

    第三个被从床上喊起来的人,正在做一些不可告人的运动。

    当传旨太监进府的动静传来时,怀中的女人显得很是慌乱。

    “放心,父皇早知道你被我偷偷带回京了。”

    身下的女人,是蛮王的小女儿,如今早已被大皇子收为了房中人。

    女人起身,一边帮大皇子穿衣服一边有些紧张道:

    “可会连累了殿下?”

    “连累什么?你怎么说都是一位公主,一位公主,没有名分的前提下就敢跟着我回京城,我父皇知道了,夸我还来不及呢,哪里会怪罪我。”

    “但大燕先祖曾有言,后世子孙,不得和异国异族和亲。”

    “不准的是嫁女儿出去,但没说不准娶别人的女儿进来,倒是委屈你了。”

    “奴不委屈呢,能和殿下在一起,奴就心满意足了。”

    “再忍忍吧,或者咱们再加把劲,早点把肚子弄出了动静,我也好进宫向父皇报喜,这样一来,你的名分就下来了。”

    “有了孩子,就能………”

    “那是必然,我父皇和你父王斗了一辈子,现在他儿子将老对头的女儿拐了过来,还把肚子弄大了,这对于父皇而言,这得是多痛快的一件事,必然会昭告天下,同时补足聘礼礼数。

    怎么说呢,本殿下这也算是扬我国威了,大涨我燕地儿郎气志!”

    “那我蛮族和大燕,以后就可以不打仗了么,荒漠的部落和大燕的百姓,可以和平共处了?”

    女孩儿脸上露出了希翼之色。

    大皇子伸手抚摸着房中人的侧脸,

    笑着点点头,

    “会的,一定会的。”

    “那可真好,如果两国不再动刀兵,每年可以少死很多人呢。”

    “是啊,大家都可以安安生生地过自己的日子了,多好。

    你再歇息一会儿,我去前头接旨,应该是让我领军去晋地了。”

    穿戴整齐的大皇子走出房门,

    转过身,

    脸色当即就沉了下去。

    房中的那个女孩,他是真的有些喜欢。

    蛮王说得没错,她确实纯澈得和荒漠上的泉水一般,让人心动。

    但有句话大皇子却没有告诉她,

    那就是他的父皇,

    似乎特别喜欢剪除皇子们的母族和妻族,

    这一点,自己的二弟和六弟,体会最深。

    大皇子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开始着重于眼前的事上来。

    明明靖南侯人就在晋地,为什么还要让自己挂帅出征?p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