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临 > 第一百零二章 预言
    “所以,这是什么意思,靖南侯不动,却让一个虽说一直领军却没有真的打过仗的皇子挂帅出征?”

    郑凡斜靠在自己的座位上指着放在面前的公文说道。

    “主上,按照六皇子来信中的意思,应该是燕皇打算清理地方军头子所做的布局。”

    “不是君臣猜忌?”

    “应该不是。”

    “小六子信里有没有提我们该如何应对这位大皇子?”

    “没有,反倒是说了他已经去南安县里当一个捕头去了,还特意说了一声以后他在江湖上的名号就叫燕小六。”

    “取的什么鬼名字。”

    “他还在信里问主上这名字如何。”

    “回信时说一声,就说我觉得很好。”

    “是,主上。”

    “大皇子领兵过来,咱们就不用怎么动弹了吧?”郑凡说道。

    “严格意义上来说,咱们已经算是靖南军一系的了,所以,我们不方便太热情,除非靖南侯发话。”

    “但田无镜要发话的话,应该早就发了才是,毕竟人家大皇子这会儿应该率军在路上走着了。”

    “是,按理说,像咱们驻守在盛乐的这支兵马以及驻守在信宿城的陈阳那一部,应该早早地就收到来自侯爷的军令,做好准备配合大皇子出兵进入成国云云;

    甚至历天城那里,靖南侯作为长辈,还应该遣一支万人骑暂借大皇子以做策应,毕竟这是大皇子第一次独当一面,总该提携一下。

    但这些,都没有,有时候,不发话,反而就是一种态度。

    在这种态度之下,靖南军上下,没人敢对大皇子太过热情,否则就是自绝于原本的团体,主上受靖南侯大恩,就更不能主动去舔………”

    “舔什么?”

    “去天真地帮助大皇子。”

    郑凡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道:

    “田无镜这是在使性子?”

    杜鹃的死,还有太多的疑点没能弄清楚,偏偏郑凡作为一个局外人,没有资格也没有能力去刨根问底。

    但靖南侯的这种“沉默”,还真不像是靖南侯的作风。

    “还有一种可能。”

    “瞎子,你该不会说又要来一轮声东击西吧?”

    瞎子耸了耸肩,道:

    “招数不在新旧,只在于好不好用。”

    “问题是,我们该怎么办?错过这一场战事的话,咱们的发展该如何进行下去?”

    困守盛乐城,只能坐吃山空,就是那梁山好汉想天天喝酒吃肉,也得每隔一段时间下去“替天行道”一番。

    但盛乐现在所面对的问题是,以前薅羊毛薅得太狠了,附近山里的野人被几次大规模地清扫后,就算是韭菜也得给它些时间才能重新长出来吧?

    “主上,最好的结果大概就是那位大皇子战败了,局面彻底崩塌,然后我们盛乐城成为中流砥柱。”

    瞎子很平静地说道,

    “只要晋地局势糜烂,靖南侯必然再度出面,咱们这里,也就能破局了。”

    “怎么不说是咱们这里被野人一波流吞掉?”

    瞎子闻言,点点头,道:“的确有这个可能。”

    “燕皇这几个儿子,就没一个是省油的灯,有司徒雷的例子在前,我不信这位大皇子再会犯什么轻敌的毛病。”

    “主上勿扰,车到山前必有路,反正大皇子大军过来还需要一些时日,咱们总归是有办法的。

    阿程前几日才和我说过,这段时间练兵效果不错,总算是收拾出一些样子来了,属下晚上去和他们开会时,也能感受到他们精气神都很不错。

    不管外面风云怎么变,咱们做好自己的事,再等个机遇就是了,就是实在等不到机遇,咱们也能自己创造一个。”

    “你这鸡汤味道不错。”

    “多谢主上夸奖。”

    “行了,你去忙吧,我得练刀了。”

    “主上辛苦。”

    “呵呵。”

    送走了瞎子,郑凡就去院子里练刀,每日的修炼已经成为一种基本功课,但或许是因为在晋升到七品之后,那口气一下子卸掉了,紧迫感也没那么强烈了,所以这阵子境界并没有什么明显的波动。

    这也算正常,毕竟郑凡自己心里也清楚,自己之前的进阶,已经堪称神速了。

    身子刚刚练出汗,肖一波却一脸慌张地跑了过来。

    “什么事啊,慌慌张张的。”

    “主人,主人,后宅那间屋子,那间屋子有动静,有动静,因为主人的吩咐,属下没敢擅自进入查看。”

    “动静?”

    郑凡拿着刀直接步入府邸最后头的那间屋子,那里,是沙拓阙石待着的地方,也是府邸内的禁地,哪怕是其他魔王,平日里也不会靠近这里,只有郑凡会隔一阵子自己进去一趟。

    走到那个小庭院门口,郑凡就明显地察觉到这里的温度似乎低了不少。

    梁程曾说过,沙拓阙石作为“僵尸”,僵尸血统虽然不高,但实力却很强横,有点类似于僵尸界的“草根崛起”。

    所以,他不会像其他僵尸那般,身上的寒气跟没关上的冰箱一样一个劲儿地外泄。

    “你去喊瞎子,告诉他这里的情况。”

    “是,属下这就去。”

    肖一波马上往外跑去找人。

    郑凡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手中的刀丢在了门口,然后走入庭院,穿过短短的回廊之后,推开门,走了进去。

    对沙拓阙石,郑凡心底还是很信任的,而且,是这个世界上,他最信任的人。

    生前身后,他都曾救过自己,所以郑凡相信不管沙拓阙石发生了什么异变,都不会害自己。

    当然了,如果真的发狂了要杀自己,自己手里头带不带刀,也没啥区别,反倒不如赤手空拳进来先混个印象分。

    棺材,正在颤抖。

    “哐当!”

    “哐当!”

    一声声闷响从里面传来。

    先前肖一波说府邸下人听到的动静,应该是源自于此。

    “魔丸!”

    郑凡大喊了一声。

    别的魔王都有自己负责的工作在忙,所以这会儿在府邸的,只有最近一直忙着带娃的魔丸。

    一块石头直接飞了过来,很显然,在郑凡召唤之前,魔丸就已经在这里了,他早就察觉到了这里的动静来看“爷爷”。

    “哐当!”

    “哐当!”

    棺材的响动,正在越来越剧烈,像是里面的东西正在迫不及待地想要出来。

    “这是要诈尸了么?”

    郑凡自言自语着。

    魔丸飘浮到了郑凡的身前,护着郑凡。

    “不管了。”

    郑凡心下一横,眼看着这棺材快要撑不住了,郑凡干脆走上前,气血运行,身上释放出一道黑光,双手抓着棺材盖向前就是一推!

    “吱呀………………”

    棺材盖被推开,落在了地上。

    随即,

    一道绿色的光芒从里面飞了出来。

    “吼!”

    一声怒吼,从石头里发出,魔丸的身形直接显现,对着那道绿光就直接撞了过去。

    “砰!”

    绿光被撞击得散开,魔丸则退回到了郑凡的面前,面对着这道绿光龇牙咧嘴。

    散开的绿光,

    出现了一道女人的身影,

    女人的脸上戴着狐狸面具,身材很是纤细,她似乎正在沐浴,又像是在接受着洗礼。

    “吼!”

    魔丸对着前方的女人不停地咆哮着,像是在对她发出警告。

    女人开始吟唱起什么,发出的是野人的语言,晦涩难懂。

    一开始,郑凡是完全听不懂的,他的注意力也落在棺材里,发现沙拓阙石依旧好好地躺在里面,一动不动。

    所以,先前引发出动静的,是这块玉人令,而不是沙拓阙石。

    就在这时,

    郑凡忽然发现女人的话,他能听懂了,这似乎已经超出了语言的层次,而是一种精神上的信息传递。

    “璀璨的星辰将再度降临,圣族的光辉将重新延续,新王已经诞生,他将秉持着星辰的指引,领导圣族走向新的辉煌!”

    所以,这是预言么?

    郑凡记得瞎子曾分析过,玉人令是野人一族的祭祀圣物,这种东西有着“预言”族群未来的功能那真的不算奇怪。

    冥冥之中,她可能真的有所感应,觉得野人入关,再度兴起,她就开始蹦跶出来了。

    这种预言,若是被别人看见,可能会惊恐莫名,甚至会以为野人君临三晋是天命所归,但郑凡是什么人,以前画漫画时开头用个什么预言当引子的创作模式他自己都不知道用过多少次了,都已经成烂梗了。

    而且这玉人令似乎脑子不太好,这里不是什么野人的祭坛,这里是他郑凡的老巢,你在这里跳大神预言野人将要兴起脑子是不是秀逗了?

    “星辰的光芒将撒照大地,属于圣族的荣耀将再次点燃,新王已经在被星辰送来,跟随着新王,圣族将重新崛起!”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您歇歇。”

    忽然间,

    玉人令似乎是感应到了郑凡,确切地说,是感应到了郑凡所传递出来的“不屑”情绪。

    她猛地对准郑凡,

    开始嘶吼道:

    “亵渎星辰的人都将被星光掩埋,阻挡星辰的人必将被践踏入尘埃,圣族将………”

    忽然间,

    一直躺着不动的沙拓阙石忽然抬起了一只手,直接攥住了那块玉人令,

    然后,

    “啪”的一声,

    玉人令被沙拓阙石的手攥着落回了棺材之中。

    顷刻间,

    先前还充满着神圣气息的女人身影直接消散于无形。

    魔丸愣住了,

    郑凡也愣住了,

    这尼玛结束得像是用遥控器关电视机一样。

    良久,郑凡这才走了过去,靠在了棺材边,看着躺在里面的沙拓阙石,道:

    “所以,刚刚您是故意给我看一下的?”

    不是镇压不住,而是特意把自己吸引过来看一场表演?

    这感觉,像是你家里人在看电视时把你从书房或者厨房里喊出来,

    快来快来,看这个电视节目。

    郑凡有些哭笑不得,

    摇摇头,

    “您也调皮了。”p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