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临 > 第一百零三章 支援
    “嗯,成国来的?哈哈,你们倒是有意思,那里还在打仗吧,居然还出来走商。”

    金术可看着对方的文书有些惊疑地问道。

    “瞧军爷说的,打仗就不要吃饭了,就不要做生意了?”

    商队领头人不动声色地将一小包银子送了过去。

    金术可避开了,没接这银子,而是道:

    “这就是你们常说的要钱不要命?”

    “命当然宝贵,但没钱的话,这日子也过不下去不是。”

    金术可点点头,道:“有道理,进去吧,后头再清点登记。”

    “哟,多谢军爷,这些小意思还请军爷收下,给兄弟们喝茶。”

    “收起来,否则判你个行贿之罪。”

    “可不敢可不敢。”

    商队头目马上将银子收起来,又鞠了几次躬这才示意自己的队伍入城。

    城门卡这边,大油水弄不到,但小油水是常常有的,只不过因为现如今盛乐城这里“重典”之下,没人敢伸这个手。

    为这点儿银子给自己把前程和命给赔进去,不值当不值当。

    金术可挥手示意一个手下过来,对其耳语道:

    “去通知三爷的手下,就说有一支成国来的商队入城了。”

    “遵命。”

    吩咐完后,金术可伸了个懒腰,走到虞化平身边。

    盛乐军讲究站军姿,图的,是郑将军检阅部队时好看。

    每月各部都会集结起来走一遍会操,评个前三以及末三。

    所以不少将领在平日里当值时,对自己手下的站姿有着极高的要求,更有甚者,下值后还会将手下召集起来练练正步什么的。

    这一点,倒是极为明显地提升了盛乐城的“市容市貌”。

    当然了,站军姿这种事儿对于虞化平而言,真没什么难度,他能一个姿势从早站到晚。

    金术可取出一个小瓶子,从里面倒出了一点风油精在指尖上,又擦在了鼻下。

    这是城西作坊那里刚出的商品———风油精。

    提神功效不错,金术可就自己买了一些来用。

    看着正在入城的成国商队,金术可小声道:“这里头,指不定就有那边来的探子。”

    虞化平侧过脸看着金术可。

    “我已经通知那边了。”金术可继续道。

    虞化平点了点头。

    这几个月来,虞化平一直兢兢业业地做着一个守城卒,一代剑圣,倒真是能忍得住寂寞。

    甚至,连一开始一天恨不得到东门七八次的郑将军都已经渐渐失去了新鲜感不再来了,但金术可却一直对这个“手下”很是上心。

    似乎是认定了这个人,不是凡品,很多时候会将自己的一些经验告诉他,自己做什么事有什么目的,也会和他分享。

    所以,这个世界上,真的是有些人活该出头,就这种眼力见儿,也不是谁都能拥有的。

    “下值后一起去喝酒?”金术可问道。

    虞化平摇摇头,道:“不了,你们去吧。”

    金术可没有丝毫生气,事实上这种拒绝他已经习惯了,除了自己女人生孩子的那一次,这之后其他兄弟的聚会虞化平都没去过。

    “行。”金术可伸手拍了拍虞化平的肩膀,模仿着当初主人郑凡拍他肩膀时的神情。

    下值后,

    虞化平收起自己的刀开始往回走。

    走在路上,他看见每天准时准点在街口等着自己的徒弟。

    小剑童腰间挎着木剑,站得比比直直。

    虞化平走过来,她就很自然地跟在后面。

    师徒俩走入了城里的一处小巷弄里,这是一个面积极小的院子,显得有些破败,但却收拾得很干净。

    剑圣进来后拿起提起水桶又转身离开,

    小剑童则从怀里掏出了一把蜜饯果子,逗弄着从屋里跑出来的那个小男孩。

    师徒二人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分工,都融入得很自然。

    剑圣来回提了两次水,将水缸给蓄满。

    小男孩蜜饯果子吃得有些撑了,摸着自己的小肚皮。

    一个老婆子乐呵呵地看着这一幕,等剑圣回来后,热情地拉着剑圣过来,给他量鞋板,说要给他做两双布鞋。

    “你们这些当兵的,穿的靴子好是好,但是闷脚,那脚臭得哟,还是老婆子我纳的鞋好,穿得脚松快。”

    剑圣闻言,点点头,道:

    “那是。”

    等天色渐晚时,从香水作坊那里下来的女人回到了家。

    而这时,剑圣和小剑童正准备出门。

    女人抿了抿嘴唇,喊道:

    “我去做饭,晚上一起吃吧。”

    剑圣摆摆手,道:“下次,下次。”

    说罢,

    和小剑童一起离开了这个家。

    回到了驿站住处,驿站管事的送来了两碗面。

    剑圣和小剑童一人一碗面,师徒俩吃得都很没形象。

    “师傅,为什么不留在那里吃晚食啊?”

    “还不到时候。”剑圣回答道。

    晋地规矩,男女之间,如果双方都没有配偶,那么坐在一张桌子上正儿八经地吃顿饭,这就算是搭伙过日子了。

    女人已经开口了,但剑圣一直没答应。

    “师傅是害羞了么?”小剑童问道。

    剑圣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我看那师娘还不错,是个踏实过日子的人。”小剑童这般说道。

    “你才多大,就会看人了?”

    “师傅,我能看出一些人心里的想法,你又不是不知道。”

    剑圣恍然,低下头,继续吃面。

    师徒二人吃罢了食,

    小剑童开始练剑,

    剑圣则拿着龙渊开始雕刻。

    他要做一个拨浪鼓,送给那个被郑凡自己取名叫“天天”的男娃,到底曾在自己怀里尿了六次的小子。

    他还要做一把小木剑,送给她的儿子,叫刘大虎。

    当世名剑龙渊,在剑圣手里,此时却用来给小孩子做玩具,也不晓得那位楚国造剑师要是知晓了,会不会气得吐血。

    那个瞎子曾来问过自己,这守城卒,是否还要继续当下去?

    若是想继续当下去,那就继续当,同时询问是否要升职,若是不想当下去,那大家再商量其他的安排,就算自己要走,也得吃一顿欢送宴。

    但自己却决定继续当下去,继续每天清晨将剑换成刀去城门口看人潮进进出出。

    剑圣自己都没想到,这守城卒,能当这么久。

    他更没想到的是,

    自己停滞已久似乎早已经触摸到的天花板境界,居然有了松动的迹象。

    剑圣记得瞎子曾回答过自己的一个问题,那就是自己的剑,是什么气,瞎子说,是地气。

    雕着雕着,

    剑圣嘴角情不自禁地露出一抹笑意。

    正在练剑的小剑童敏锐地捕捉到这个细节,

    却没有停下自己练剑的动作,

    只是在心里不屑地哼了一声:

    “呵,男人。”

    ………

    “先锋官呢?”郑凡问道。

    “主上,他在前厅等着。”

    “呵呵。”

    郑凡笑了笑,将手中的这道来自大皇子的军令丢在了桌案上。

    几个魔王全都放下了原本的活计聚集在府邸开会,因为大皇子的大军已经来到了边境,即将入成国。

    薛三开口道:“主上,这大皇子好大的威风,开口就是要民夫一万,还要咱们负责他左路大军的粮草补给运输,这他娘的算是个什么东西。”

    阿铭点点头,道:“他把自己当田无镜了。”

    田无镜入雪原,盛乐城负责筹措安排粮草补给,在后勤保障上做得滴水不漏,当然了,战后的利润分配上,盛乐城也因此发了大财。

    大皇子显然是看重了盛乐城这种当“后勤兵”的能力。

    郑凡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没急着说话。

    四娘则道:“咱们盛乐现如今,还处于极大的亏损之中,得亏咱们底子厚,暂时还亏得起,这若是再单纯地支撑个大军物资补给,这可真正的是赔本买卖,就算主上的官衔战后叙功时再转上一转,那又有何意义?”

    只出物资粮草补给,这在日后战果分配里,肯定没你什么事儿的,毕竟你没切切实实地派兵参战不是。

    梁程开口道:

    “这个冤大头,不能当,”

    郑凡此时则问道:“陈阳那里是如何应对的?”

    陈阳是信宿城的总兵官,麾下一万靖南军。

    瞎子回答道:“主上,陈阳那里坚守不出,大皇子本部过境时,也未曾出面招呼。”

    田无镜没发话,靖南军上下谁敢招呼。

    当然,你也可以招呼,这就意味着你从靖南军体系里跳出来,跳到大皇子的怀里求抱抱,就看你自己抉择了。

    只不过站在郑凡的角度,

    他脑子进水了才去离开田无镜投入大皇子的怀里重新当一条舔狗,

    人田无镜的儿子还在自己家里养着呢。

    “告诉那位先锋官,就说咱盛乐苦穷,入不敷出已久,实在无余力支援大军。”

    入不敷出,那是肯定的,因为晋地燕军,历天城曲贺城这种当初闻人家和赫连家的大本营重城还可以,人口稠密经贸发达,而其余地方的燕国守军,朝廷只发半饷,剩下的一半,自己筹措。

    这也算是潜规则了,朝廷也清楚你们自己有本事搞来钱粮的,日子不会过得太差,这就和后世某些衙门死工资就那么一点却依旧有无数人挤破头皮想进去的原因了。

    郑凡又道:

    “另外,将这快一年来朝廷欠咱们的军饷粮草等等都列个账单,派人送去大皇子那里,求大皇子怜惜,说咱们日子实在穷得过不下去了,望大皇子支援。”p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