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临 > 第一百零八章 姐姐
    郑凡已经忘记自己是怎么从汤池里出来了,他感觉整个人都飘在天上,哪怕现在躺在床上,却依旧有种晕乎乎正在随波飘浮的感觉。

    灵魂和肉体,似乎已经被进行了切割,一切的一切,都变得那般不真实。

    “主上,主上,您没事吧?”

    薛三站在床边,脸对着郑凡的脸。

    他没敢去告诉瞎子他们主上真的被自己泡澡泡出毛病来了,他怕被打死。

    郑凡的思绪终于开始恢复,侧过头,看着站在自己身侧的薛三,摇摇头,道:

    “没事了。”

    这感觉,像是刚刚玩儿了十次针线活。

    肌肉都在抽搐了,身体已经不叫掏空了,像是连地基都被敲掉。

    “主上,属下觉得,可能是属下的身体,和主上的身体,在某些方面不一样。”

    废话,

    不是瞎子都能看出来我和你身体不一样。

    郑凡已经懒得去搭理薛三了,这会儿,他只想闭上眼睡一觉。

    “那主上您先休息休息?等您休息好了,再查看一下体内气血有没有什么变化?属下觉得,应该还是会有那么一丢丢效果的。”

    要知道,阿铭和梁程的血,可都是薛三好不容易搞来的,每次他们只是放血,而薛三是真正地要为此“放血”。

    如果真的一点效果都没有,到最后反而白白让主上受苦受折磨,把自己先前舔的功夫全泡汤掉,那薛三当真会欲哭无泪。

    “嗯。”

    “那属下先告退了。”

    薛三溜了。

    郑凡正准备睡觉,却忽然感觉有一团柔软带着温热的东西出现在了自己的胸口上,

    睁开眼,

    才发现是小侯爷正趴在自己胸口。

    摇篮和床,有一段距离,很显然,小侯爷自己是不可能过来的。

    “魔丸………拿走…………”

    这语气,这神情,

    像极了管生不管带的亲爹。

    魔丸没动,化作石头,默默地落在床边。

    醉醺醺的小侯爷先瞅了瞅郑凡,然后打了个呵欠,把脑袋枕在了郑凡的胸口上,开始困觉。

    少顷,

    魔丸又飘浮起来,落在了郑凡另一侧胸口位置,安静了下来。

    郑凡想拒绝,却又无法动弹,最后,只能无奈地重新闭上了眼。

    这一觉,

    郑凡做了很多很多的梦,在梦里,他一会儿回到了高考前的教室,正在专心致志地做着卷子;

    一会儿又来到工作室里,正在废寝忘食地画稿子;

    一会儿又出现在战场上,看着身前一个个袍泽战死在自己面前;

    一会儿又出现在山林里,看见了田无镜和杜鹃站在一起;

    一会儿又发现,四娘在自己身边。

    嗯,

    等下,

    四娘的这个梦,好真实啊……

    “主上,您醒了?”

    四娘柔声道。

    哦,原来这不是梦啊。

    郑凡深吸一口气,想要坐起来。

    “主上,您再躺一会儿吧,您已经昏睡了两天了,奴家先喂您点儿吃的。”

    在四娘的伺候下,郑凡喝了一碗粥。

    “主上,还好么?”

    “没事,我没大碍。”

    郑凡还是坐了起来,脑子虽然还有些昏沉沉的,但在捏了捏拳头后,却发现自己身上的力气,很是充沛。

    境界没有提升,但气血的厚度提升了一大截,这意味着自己距离冲击六品的境界,被大大缩短了。

    “这药浴,还是有用的,只是………”郑凡说道。

    “主上,这事儿太危险了,下次可不能再听三儿的捣鼓了,他拿自己做实验算得什么?最起码,先拿个死囚试试看才行。

    他那个侏儒身子,本身就是个药罐子。”

    郑凡点点头,确实不能再实验了,这次的效果,好是好,但现在郑凡明显察觉到,自己体内经脉已经被扩充到了一个极致,这是一个极为危险的极致;

    意味着如果剂量再高一些,那么自己的经脉就得断裂,到时候自己的修为被废不说,连带着七个魔王也得跟着一夜回到解放前。

    就差一点点,就差一点点,

    薛三差点就把大家所有人都“恢复出厂值”了。

    阿程的血和阿铭的血,配合着方便吸收的药浴,那效果,简直让人炸裂。

    严格意义上来说,那两位的血,是剧毒。

    “下次,没有下次了。”

    郑凡也有些后怕了。

    “主上,这是今天早上传过来的军情,宁边城已经被阿程带人接收了,那座城的守将叫张桐,很配合也很识时务。”

    “好。”

    这相当于是地盘儿又扩大了一丢丢。

    只不过宁边城太小,并不属于什么综合性城池,那座城还是以军事要塞的作用为主,早先,是司徒家用来防备赫连家的“碉堡”,但蚊子腿也是肉不是,再者,宁边城在手,可以扩大自己的战略缓冲范围,不至于人家一来就可以直接打你老巢。

    “派人传信给梁程,再看看附近的那些堡寨什么的有没有可以趁机拿下的,让他胆子大一点儿。”

    趁着司徒家正在被燕国“归化”的时机,自己这边能多占点儿便宜是一点儿,以后再想让自己吐出来,也不是不可以,慢慢扯皮就是了。

    “是,主上。另外,主上,前头那边传来了最新的消息,大皇子那边已经和成国叛军交手了,后续的战况还没来得及反馈回来,估计明天才能到。”

    “嗯。”

    大皇子那边的战事,直接干系到盛乐城的未来,盛乐城上下,都在期盼着大皇子败北。

    “还有一件事。”四娘犹豫了一下。

    “什么事?”

    “今日有人投信,说是密谍司的新任掌舵,后日要来盛乐城拜会您。”

    “密谍司?”

    杜鹃死后,晋国境内的密谍司近乎陷入了停滞,但很显然的是朝廷是不可能坐视这边的谍报系统一直瘫痪下去的,燕人是想将晋地当作燕土来经营的,可不会让其继续散乱下去,让乾国的银甲卫这类组织如入无人之境。

    然而,那位掌舵刚上任就大老远地来盛乐,显然有些醉翁之意不在酒。

    小侯爷在自己这里的事儿,想彻底瞒住人,很难。

    因为丁横和翠林娘作为江湖中人,他们早就在盛乐城抛头露面了,而且还招揽来了不少他们的手下进入盛乐军队。

    驿站那边,也没有斩草除根,乾国银甲卫那边,也晓得这件事。

    小侯爷的下落,就算是想保密,也很难瞒过真正的大佬,要查,肯定是能查出来的。

    不过,很显然的是,朝廷对此,似乎一直是“静默”状态。

    没有钦差过来宣旨对小侯爷进行赐名和爵位颁发,也没有什么特殊的照顾,官方,已经认定靖南侯夫人和其腹中的孩子不幸离世的消息。

    这不禁让郑凡想到了另一位存在,那就是传说中谁也不确信到底存在与否的镇北侯家的小侯爷。

    法理上,是不存在这个人的。

    眼下,自己的干儿子,也是这种“黑户”状态。

    “他来的话,让瞎子去招待吧。”

    “是,主上,您再休息会儿。”

    “嗯。”

    郑凡点了点头,然后侧过脸,看向双手抓着摇篮正在向这里张望的天天。

    给他取这个名时,魔王们都觉得郑凡取得太随意了,但郑凡也就本是想着取个小名暂时称呼而已,你取个什么有寓意地正式名字,反而会给当事人一种越俎代庖之感。

    “哇哦………哇哦…………”

    “四娘,你说,他什么时候才会说话?”

    “主上,还早呢,差不多满周岁时才能说话吧。”四娘笑道。

    “嗯,行了,你去忙吧,我再休息会儿,没什么事儿了。”

    “您先歇息,奴在厨房里还煲了汤,待会儿再喊您来喝些。”

    “好。”

    待得四娘走后,郑凡又躺了下来。

    困意,倒是没多少,但精神上的实质性匮乏,还是使得郑凡很快进入了一种似梦非梦的状态。

    摇篮那边,

    天天见自己干爹又睡下了,有些不满地拍打着摇篮边框。

    许是郑凡天生和“田家”有缘,

    和田无镜亲近就算了,

    眼下就是连田无镜的儿子,对郑凡也有着一种莫名地亲近。

    就是郑凡时不时地会打他小屁屁,他也是“咯咯咯”地笑着。

    郑凡的长时间昏睡,让小侯爷可是愁坏了,但眼见着这人刚坐起来,又睡下去了,居然没来抱抱自己,小侯爷不乐意了。

    摇篮在小侯爷的摇晃下,摆动得幅度开始越来越大。

    魔丸所在的石头飘浮了起来,抵住了摇篮,防止小侯爷自个儿把自个儿给摔出去。

    小侯爷伸手指着郑凡,

    “哇哦………哇哦………”

    他想像上次那样,被带着飞过去。

    其实,与其说他想过去找郑凡玩,倒不如说他想再体验一次“飞行”。

    魔丸不为所动。

    因为上一次郑凡是全身上下没力气了,所以可以任意施为,但现在,郑凡真的只是在休息养神,已经恢复过来了。

    魔丸不爽他爹很久了,但并不意味着他愿意在这个时候去触霉头。

    “哇哦………哇哦………”

    小侯爷还在叫着,见魔丸没反应,小侯爷只得重新看向那块石头。

    “哇哦………哇哦…………桀哇………哇哦………桀………

    姐………姐姐…………”p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