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临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浪花淘尽英雄
    左路军的鏖战,已经进入白热化,打仗就像是拔河,一步失位,接下来就步步受挫,一点点的劣势不断地累加起来,最后都将变成压死自己的大山,无力回天。

    邓九如依旧在挥舞将旗,战事到了这一会儿,其实已经没什么好指挥的了,整个营寨,乱杀一团,想指挥也指挥不了。

    当部队已经被打乱了编制后,将领的军令根本无法传递下去,眼下,只剩下一腔血勇可以依靠,看看能否将野人给驱逐出营盘!

    老将军能做的,也只是挥舞这面旗帜,让那些士卒可以看得见它,让他们继续有信心有信念地厮杀下去。

    为将者,其实最不喜的,就是这种局面,战事的发展已经完全脱离了自己的掌控,此时的自己,和那些跳大神的,又有什么区别?又能有什么区别?不都是听天由命罢了。

    野人那边,攻势如潮,他们的战斗力,确实让燕军惊愕。

    不畏死地前冲前冲再前冲,为了抓紧时间撕开口子,他们后方的弓箭手不惜向缠斗厮杀的双方一起射箭。

    而那些被自己族人射中的野人勇士,非但没有愤怒,反而狞笑着将射入自己身体的箭矢斩断,嘴里噙着血,继续厮杀。

    星辰是否会庇护他们,战死的亡魂是否真的能够被星辰接引过去,他们其实真的不是很在意。

    数百年来,雪原因为麻木而诞生愚昧,所以使得他们一代又一代地只能沉浸于那美丽的梦中,也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抵御雪原的苦寒。

    而如今,那个人的出现,为他们指引了方向,他们的人生,不再只剩下夜晚头顶上的茫茫星辰,他们重新认识到自己脚下的土地,也看见了一种叫做希望的存在。

    王说过,

    圣族的未来,已经不在天上,而在前方,就在,我们的前方!

    为了前方,

    杀!

    杀!

    杀!

    野人王对雪原上的祭祀,或者叫星辰的接引使,向来是不感冒的,从他将喜欢杀接引使的桑虎提拔到那个位置上就可以很清晰地看出来。

    因为在野人王的心里,他其实就是星辰。

    并非说他伟大璀璨,

    而是他能够像星辰的光辉一样,让那些雪原勇士们相信自己,臣服自己,愿意为他去奉献,为他去牺牲。

    郑凡曾和瞎子一起分析过野人王这个人,最后二人都得出了一个结论,他不仅仅拥有着极强的战略眼光,还有着让其族人折服狂热的人格魅力。

    其他国家的皇帝也都号称天子,但说白了,天子,只是一个称谓,一个至高无上的称谓,与其说是神职,倒不如说是和那张龙椅联系在一起的至高“官职”,而野人王在雪原,已经有了****的意思。

    燕军本就不坚固仓促建立起来的外围营寨,已经完全告破,野人开始疯狂地挤压燕军军阵。

    在这种情形下,个人的武勇开始显得越来越苍白。

    有时候,不是你想退,而是你不得不后退,这连锁反应一下来,左路军开始不可抑制地向后退移。

    “不能退啊,弟兄们,不能退啊,不能退啊!!!!!!!!”

    邓九如放声高喊着。

    后头,可是大江!

    “杀,杀回去!将他们杀出去,我们还能等到援兵,我们还能等到援兵!”

    虽然,老将军也清楚,援兵其实就在对岸,但因为楚国水师的阻隔,一江之宽,此时宛若鸿沟,无法逾越。

    厮杀,持续了很久,让邓九如有些庆幸的是,自己的部队,似乎还是稳住了阵脚,儿郎们的血勇,燕人的本性,还是让他们在这场突袭中,扛了下来。

    至少,看上去,是扛住了。

    然而,燕军的问题在于内部的指挥已经完全被打乱,而野人那边,按照一开始的布置,在长达两个时辰的厮杀之后,前军开始有序撤下,后军开始顶替,新旧力量完成了交替,这也是邓九如看起来自己这边似乎已经撑住的原因所在。

    地上,已经铺满了尸首,双方的都有,有些地方,甚至已经堆出尸山,这是货真价实的尸山血海!

    当那一袭白色狼皮的身影出现在战场后,

    野人们彻底沸腾了,

    刚换上来的野人厮杀得更为勇猛,而燕人那里则无法进行有序地更替和轮换。

    战场面积被压缩得就剩这么大,后头的燕军无法上来,前头的燕军已经精疲力竭却无法退下去休整,再英勇不畏死的士卒,他终究也是人。

    在面对野人第二轮攻势后,燕军开始出现大规模地溃退,前军的后退挤压得后方的袍泽也不可抑制地向后一起退。

    在这个时候,哪怕主将心狠铁血地直接下令斩杀前方溃退的士卒也无济于事了,因为大溃退已然形成,一如深夜炸营一般,除了等到天亮,否则根本就无法收拾。

    才松开一口气的邓九如很快就看见了身后不停地有燕军士卒被挤落下水的场景,那些士卒身上还穿着甲胄,莫说燕军之中擅水性者寥寥,就算是真的水性好的,身上穿着甲胄落入水里也只有被淹死的份儿。

    邓九如张大着嘴,

    其唇间,已经被自己咬出了好几个血口子,

    他的目光,也开始变得有些茫然。

    野人的攻势,依旧在持续,甚至变得越来越猛烈,燕军这边的崩盘,也在越来越快。

    渐渐的,开始有士卒转身向江里跑去,已经有人开始卸甲希望能够泅渡过江,士气,因为这些直接泄掉了。

    奔逃,逃跑,回去,成了此时绝大部分士卒心中的所想,明知道身后是江,但已经溃败的士卒已经失去了继续和敌人厮杀的勇气,他们宁愿去面对江水的吞没,却拼一拼那渺茫的运气,也不愿意再回头和野人厮杀了。

    邓九如大口地喘着气,四周的惨叫和喊杀声,在这一刻他似乎完全听不见了,仿佛此时的自己,已经与这片战场完全隔绝。

    一群又一群地燕军或是自己主动,或是被驱赶下江,一时间,江面上尽是扑腾的燕军,很多个人头,很多双手,没过多久,江面上就开始出现一具具密密麻麻的尸体。

    楚国的战船上,楚人们拿着弓弩,一边大笑着一边射杀着江面上的燕军士卒,这对于他们来说,不像是打仗,更像是一种享受。

    黑色的龙旗,曾让整个东方颤栗。

    而如今,

    他们只是一群可笑的玩物,落水的猪猡。

    燕人水师战船上,开始唱起楚地民歌,这种场景,让他们雀跃,让他们情不自禁,再配上江面上燕人的哀嚎惨叫声,简直动听得让人灵魂都觉得酥麻了。

    哈哈,

    燕人,

    不过如此嘛!

    邓九如张大了嘴,他在尝试大喊,但他的嗓子,已经完全沙哑了,喉咙里,满是血腥味。

    他有些不敢置信,

    那些江面上的,

    是大燕的兵,

    是大燕的儿郎,

    是自己带着他们渡江而来,

    但自己,已经没办法再把他们带回去了。

    这不是真的,

    这不是真的!

    百年了,

    燕人何曾这般惨败过!

    不,

    甚至是数百年来,

    就算是战败,

    燕人也是面朝前方,要死,也是向前栽倒,何曾这般狼狈不堪过?

    但这一次,

    在自己手里,

    这一幕,

    出现了!

    邓九如眼里满是泪水,

    羞辱,

    悲愤,

    迷茫,

    老将宛若魔障了一般。

    数百年来,

    在自己手里,燕人,丢掉了骨子里的骄傲,

    是自己的错,

    是自己的无能,

    是自己的不可饶恕!

    什么家族传承,

    什么外孙夺嫡,

    什么朝争党争,

    和眼前的这一幕幕比起来,

    简直就是个笑话!

    “将军,吾等护送将军突围!”

    邓家的亲兵,也就是家丁在此时聚集在邓九如身边,身后的大江,过不去的,真的过不去的,所以,他们打算拼死护送邓九如冲杀出去,哪怕一时间不能过江,但只要冲出去,藏起来,终有逃生的机会!

    邓九如猛地推开忠心耿耿的家丁,

    此时的他,因为没有头发,也没有胡须,所以没有披头散发的狼狈,但那种眼神里的歇斯底里,确实那般的清晰。

    “我是左路军主将,我不退!!!”

    邓九如继续举起战旗。

    “我是邓家人,我不退!!!”

    战旗继续挥舞。

    “我是当朝国丈,我不退!!!”

    野人,开始突破过来,邓家的家丁们开始和周围的野人厮杀。

    老将军已经年迈了,年迈的武者,气血衰败,哪怕年轻时,他也曾是军中好手,但到了这个年纪,气血已经很难再调动起来去拼杀了。

    他拄着战旗,

    目光死死地盯着前方,

    邓家的家丁们也在一个个地倒下。

    而此时,自己的年迈,却成为了邓九如最为憋屈之事。

    一军主将,不需要都像田无镜那般,是高品武者,类似镇北侯那般,也依旧可以谈笑间指挥大军攻城拔寨。

    但邓九如多希望自己能年轻一些,若是自己还在年轻时,若是自己的气血没衰败至斯,自己也能再斩杀几个野人当垫背!

    “嗖!”

    一根箭矢射中了邓九如的胸膛,

    邓九如拄着将旗单膝跪了下来,右手抓着旗杆,左手攥着刺入胸口的箭矢,口中,鲜血不断地溢出。

    一道黑色的身影顷刻间毙杀数名邓家家丁,出现在了邓九如的面前,正是野人王麾下亲军主将,桑虎。

    此时的桑虎,身上也满是伤痕,有些地方,深可见骨,但他笑到了最后,胜局,已定!

    他抢先一步,来到了燕人主将面前,像是一个祭祀那般,开口吟诵道:

    “星辰在上,若你愿意归降,将赐予你温暖的光芒。”

    这是劝降,

    一种高高在上的劝降,

    一种将胜利者姿态诠释得淋漓尽致地劝降,

    与其说在劝降,

    不如说是趁着这个机会,满足着自己的精神需求。

    看吧,

    高高在上的燕人将领,

    他正跪伏在我的脚下,

    他将祈求我的怜悯,他将哀求我的宽恕!

    邓九如咧开嘴,

    此时的他,

    用尽身体的力气,

    开口道:

    “终有一日,我大燕铁骑,将横扫雪原………”

    桑虎的目光,沉了下来。

    “野人,必灭族!”

    最后三个字,邓九如是吼出来的,

    与此同时,

    未等桑虎出手,

    邓九如直接攥着胸口的箭矢向体内更深处扎去。

    “噗!”

    桑虎刚刚抬起的手掌,还没来得及落下,这个老将就已经自尽于自己面前。

    哪怕是死了,其尸体也依旧借着将旗跪伏不倒。

    “呵呵。”

    “砰!”

    桑虎一脚踹翻了老将的尸体。

    他蹲了下来,把嘴巴凑到老将尸体的耳边,轻声道:

    “雪原上,只有被灭族的部落,才会在绝望之际,发出这种苍白且无用的诅咒。”

    说完,似乎还意犹未尽,又补充道:

    “圣族,必大兴。”

    眼下,

    江上,

    楚人的歌声随风飘荡;

    江面,

    燕人的尸身顺流而下。p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