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临 > 第一百四十五章 瞪眼
    梁程率两百骑冲入的时机,掌握得刚刚好,这其实也是一种运气,因为在一开始时,梁程并不打算冲进来救剑圣。

    绝大部分时候,魔王们做事,都只从两个方面出发,一则是利益关系,二则,是兴趣。

    救援主上,确保主上安全,那不仅仅是利益关系了,因为有很大可能主上出现意外,自家七个就会集体暴毙。

    至于剑圣,

    梁程是没料到剑圣居然会这般头铁地直接追杀进野人千骑之中。

    不仅仅是梁程,就是已经奔跑到城门口终于可以回头看的郑将军也惊愕了一下。

    他是想让剑圣帮自己杀格里木的,出于雪海关防守的考虑,如果可以将野人军中那个唯一一个擅长攻城战的将领给宰了,那么接下来的雪海关防御将会轻松很多。

    而且,那个格里木虽然是个二鬼子,但他实际上却是这几路野人大军的实际统帅。

    开战前,直接斩杀对方主帅,这对敌方的士气打击,无疑是巨大的。

    正是出于这些方面的考虑,郑凡才会做出以剑圣斩将的打算。

    只是现实中很多事情,并不会按照你预先设计的剧本去走,就比如格里木都没到跟前,就似乎是认出了剑圣一样直接调头开逃。

    这是郑凡没有预料到的,他的哈达还没送出去呢。

    至于接下来的剑圣出剑,自己折返快马回城,

    本就是应有之意,

    但郑凡原本认为,剑圣应该只是尝试看看,能杀就杀,不能杀,就退。

    郑凡原本认为剑圣应该也是这般认为的。

    然而,

    郑将军是真的没料到剑圣竟然会这般头铁!

    卧槽,

    你可是剑圣啊,

    老子能得到你多不容易啊,

    你就这么地为了一个二鬼子去拼了?

    对于郑将军而言,这绝对是一笔亏本的买卖,而且是亏到姥姥家去了。

    退一万步说,就算是输了一切,以后不得已要真的去开“新龙门客栈”了,你客栈里有一个剑圣坐镇那日子过得也是完全不一样的啊。

    郑凡只能有些头疼地感慨,得,剑圣这是上头了。

    人一旦上头,那就真的八匹马也拉不回来了,况且人家是剑圣,他想做什么,他决意去做什么,谁又能真正地去阻止?

    老司徒家主,虽说没登基,但实际上真的和皇帝没两样,人也是说杀就杀了。

    梁程是没打算去救剑圣的,作为一个将领,他不可能没去研究过这个世界的“高武”对一场战争的影响。

    两千骑的冲锋,剑圣还只是一个剑客,并不是类似沙拓阙石田无镜那般有着强悍体魄的武夫,估摸着,人是真的要没了。

    先不管剑圣能不能杀掉格里木吧,总之,在梁程看来,剑圣基本是回不来了。

    在这个认知的前提下,他不可能率领两百骑就直接砸过去接应人的,这很大可能会将自己连带着这两百骑兵一起送进去。

    且在那两千骑出动后,野人大营那里,又在开始调兵出来。

    不过,梁程也没那么决绝地在接应完主上后直接率麾下折返回城,而是下令集体放慢了马速。

    不管怎么样,人终究是剑圣,人也是为了雪海关而不惜自身地去刺杀敌方主帅的,你不能用完就丢,至少得做出一个我尝试去营救的姿态来。

    战场上,对袍泽见死不救,对士气的损害是相当严重的。

    这不能算是虚伪,也不属于绝情,只是身为一军实际主帅所应该表现出来的冷静。

    只是,

    让梁程没想到的是,

    剑圣却直接破境了,

    而且祭出龙渊一通大杀特杀!

    超越三品的力量到底有多强,梁程不知道,因为没有一个参照物,也没有可计算标杆,但那种强大的姿态以及恐怖的杀伤,让梁程瞬间不得淡定了。

    剑圣,

    还有救!

    与之相对的,还有,敌方的主帅,应该是被斩杀了。

    梁程当机立断,举起手,示意全速冲锋!

    救一具尸体出来好生安葬,梁程没兴趣;

    但如果能救出一个还有气儿的剑圣,那绝对值!

    剑圣的杀戮,让最开始包围他的两千野人骑兵损失过半,通常而言,冷兵器时代,一支军队战损超过两成时,基本就已经要预备崩溃了,当然了,特殊情况和真正的精锐之师可以例外。

    野人骑兵因为信奉星辰,且还有一名大接引者坐镇,且还是这么多人对一个人,所以强撑了许久,但在被剑圣一人一剑杀戮一半后,也已经处于精神崩溃的边缘了。

    此时,后续的援军部队还有一小段距离;

    且剩下的野人骑兵,已经失去了所谓的阵形,你这么多人对付一个人,历朝历代,无论哪个兵法大家都不会去设计这种阵形。

    所以,

    梁程所率的两百骑兵在恰到好处的时候宛若一把尖刀,刺入了进来。

    野人骑兵直接被冲散,是的,冲散,他们其实更像是一种解脱吧,一种已经无比疲惫近乎放弃的境况下,似乎终于等到了一个人给自己送上来的台阶。

    对上一个人,已经心理承受不住了,这下子对面来了几百骑,我们败逃溃退,也就理所应当了吧。

    梁程一骑当先,一刀砍翻了一个拦路的野人骑士后,冲到了剑圣身旁,马速不减,侧身伸手,将剑圣抱起。

    入手只觉得剑圣轻了不少,以前也吃过“血食”的梁程清楚,这是因为剑圣体内的鲜血,挥发得太多了。

    将剑圣放在身前,梁程用自己的身体将剑圣护住,调转马头。

    “剑………”

    剑圣发出了微弱的声音。

    梁程深吸一口气,再度调转马头,用手中的马刀将插在地上的龙渊挑起,自己的左手将剑抓住后,大吼道:

    “后列断后!”

    “遵命!”

    “喏!”

    后方从野人大营里冲出来的野人骑兵已经要杀到了,在这种情况下,梁程直接下达了命令,让分出一半兵马也就是百骑充当敢死队,向后方的野人骑兵发动决死冲锋。

    这不算抛弃战友,因为这个命令,他下达得明明白白。

    军中的氛围,就是这般,我主动愿意为你断后和你抛弃了我,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概念。

    大部分将领其实都知道这个道理,但并非所有的部队都能有这种舍身主动牺牲为袍泽争取生机的觉悟。

    剩余的骑兵则跟着梁程开始向雪海关冲去。

    一百决死冲锋的骑兵,确实是阻滞了后续的野人骑兵,但奈何后续的野人骑兵数目太多,还是缀了上来。

    先前,剑圣是直接扎入了野人骑兵之中,所以野人无法射箭,再者,剑圣强行破境之后,将野人给杀得脑子都当机了,就算哈西点出了剑圣现在不能移动的问题所在,但野人们的脑子,还是只剩下极为麻木地冲撞砍杀。

    而此时,后方追击的野人骑兵队伍可没有经历先前那些同族勇士的“精神摧残”,他们很果断地开始张弓搭箭,射出箭矢。

    梁程弯着身子,将剑圣护持在自己身下,在其身边,不时的有骑兵中箭摔落下马,梁程的后背也有三根箭矢命中,一根没力道,直接被甲胄弹开,另外两根力道不弱,穿透了甲胄,但身为僵尸,梁程自己的身体,本就极为坚固,这点程度的伤势,还在可接受范围之内。

    这时,城墙上的盛乐军开始张弓搭箭;

    薛三更是毫不犹豫地下令道:

    “砲车,放!”

    砲车,其实也就是发射石头的攻城器具,将石头砸进城里进行杀伤或者是砸破城墙,无论是攻城还是守城方,都必须依仗这个。

    薛三对这个时代的砲车做了一些改良,无论是发**度还是射程上,都提高了很多。

    原理其实不难,至少对于薛三来讲,不难,其实也就是那个世界的“回回炮”。

    那个世界的古代,蒙古人就是靠着这个攻下了襄阳城。

    只不过因为时间太紧张,所以薛三也就带着人做出了五架砲车,但五枚硕大的石头从天而降地砸下来以及城墙上的箭矢如雨射下去,也是直接将追击而来的野人骑兵给打得一阵慌乱,一时间死伤惨重,其追击的势头也被直接给遏制住了。

    梁程也得以率领剩余的数十骑入了城,城门马上被闭合,后续的障碍物也都被下方的甲士给填充上。

    郑将军马上下了城楼,冲到梁程面前,虽说梁程后背还插着两根箭矢,但郑凡相信梁程没事的,就算箭矢上淬了毒对梁程而言也就是挠痒痒。

    郑凡担心的,是剑圣,他亲自伸手,配合着身边的两个甲士,将剑圣从战马上接了下来。

    剑圣的眼睛微微睁开了一丝,看着郑凡,又闭合上了,似乎已经要不行了。

    其实,他身上的气息,也给人一种油尽灯枯的感觉,连回光返照都算不上了。

    强行破镜,再杀千骑,此等壮举,所付出的,是极为惨重的代价。

    郑凡马上道:

    “你放心,那个小寡妇,我替你养了,回去我就娶了她做妾侍。”

    剑圣闭合的眼睛马上再度瞪开!pig